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前線召集人甄燊港談香港的抗爭運動

音頻 11:45
7月27日香港元朗抗議警民對抗資料圖片
7月27日香港元朗抗議警民對抗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香港反送中的大規模抗爭活動愈演愈烈。從6月初開始到現在,這場抗爭運動已令香港陷入嚴重的危機局勢。街頭民眾的和平示威在警方的催淚瓦斯和橡皮子彈中逐步演變為暴力衝突。香港民眾為何不顧警方禁令、繼續抗爭?他們的訴求究竟何在?如何看待這場抗爭運動?香港前線召集人甄燊港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這次訪談內容錄製於7月28日)。

廣告

法廣: 香港近天來的示威活動不斷出現警民對峙的局面,示威民眾多次遭遇警方的橡皮子彈和催淚瓦斯,最近幾次遊行也沒有得到警方批准。但是,示威場面依舊客觀。這表明了什麼?

甄燊港:香港目前的情況與以往完全不一樣。現在我們絕對不會聽取警方警告,或者完全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做。他們通知我們說:以後禮拜六、禮拜天的任何遊行,如果規模超過兩千人,就不被允許。這嚴重地侵犯了我們的基本人權。按照基本法,我們有(遊行)的權利。因此我們絕對不能答應。香港目前的情況是:不達目的、看清形勢,不會罷休的。

法廣:7月21日元朗事件之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面向記者表示:絕不可觸碰“一國兩制”底線。您如何看待林鄭月娥眼中的“一國兩制”底線?

甄燊港:其實,“一國兩制”概念,其中的內涵跟界限,我們大家各說各話。實際上最基本的應該從基本法中反映出來。可是目前這個“逃犯條例”,是引起所有事件的源頭,甚至破壞了基本法。過去二十幾年來,為什麼不修正這個(條例)呢?因為大家對大陸都有了恐懼,對大陸的法制有了恐懼,不信任。而且這不是憑空想象的。從銅鑼灣書店、肖建華事件等等,隨便哪個人都可以被抓,如果這個條例案獲得通過,以後就不需要(什麼手續)了,隨時打個電話就可以凍結(某個人)的所有的財產,然後就把(某個人)送往中國、受中國的法律審判。這是我們不能答應的。這完全破壞了”一國兩制“。因為依照鄧小平所說、依照基本法所說,香港起碼在50年之內還繼續遵守資本主義的制度、資本主義的法制。如果(“逃犯條例“獲得通過),就是變相將香港置於大陸的法制之下。這不是危言聳聽。

大家開始並不明白,所以三月初剛推出(此法案)時,(形勢)並沒有現在這麼厲害。後來大家越來越看清楚,感到了(事態的)嚴重,大家就起來了。我覺得林鄭月娥無論是講”一國兩制“或其它的什麼,都毫無意義。從實質上講,應該保障香港人民在兩制之下的差異,才是重要的。如果模糊了兩制的差異,絕對不是忠於”一國兩制”,而是在搞“一國一制”,因此我們絕對不能答應。

法廣:與香港此前歷次民主運動相比,本次“反送中”運動最大特點是什麼?

甄燊港:與歷次民主運動相比,這次可以說是一次很大的進步。過去二十幾年的民主運動中,我們都有不同的團體、不同的領袖、包括我本人之類的(領袖),來號召人們出來。規模也不可能再大。在香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示威),就是八九六四,當時國家鎮壓北京人民,引發了(民眾的)義憤,那種自發出來的、不是任何人號召出來的。所以香港人民有可愛之處。這一次跟以前不一樣:我們把這一次叫做“be wate”,就是好像“水”一樣,是自發的。我們隨意可以做,會沒有領袖、沒有組織、大家靠的是網絡,這個網絡工具是在是太偉大了。我們有很多群組,大家在裡面講話、討論,達成一致。比如穿衣服,現在已經有所淡化,以前是很重要的。比如規定第二天的活動穿什麼顏色的衣褲、戴口罩、頭盔等。大家都遵守。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香港這次這麼做的規模超出想象。

共產黨有“網信辦”,把網絡管製得那麼嚴。而香港正是因為有自由的網絡,所以我們就可以這樣做。(至目前)我們已經有200多人被捕、100多人受傷,可是卻沒有抓什麼領袖。因此這實在太偉大了。因此我希望各地的同胞,我們的朋友都明白這是怎樣的一種狀況。這是值得大家研究的。

法廣:2014年香港的“雨傘革命”堅持了兩個多月,卻沒有取得期盼中的成果,您如何預測今次“反送中”運動的出路?

甄燊港:2014年的佔中(運動),當時我與其他幾位(領導人)的意見有點不一樣。開始我也是佔中的主力之一。可是兩個星期以後,我就認為:我們針對的是人大常委會的“八三一”決定,閹割了香港的發展,我們沒有真正的雙普選。所以我們大家都很氣憤。可是我覺得:如果真正推翻“八三一”決定,並不是一天就可以做得到的。那個時候我就提出來說:我們開始的行動已經很偉大。當時的人民、路旁的商店紛紛給我們拿水、拿飯,都很熱情。就好象八九六四的時候在北京。所有市民的人氣似乎都升華了。可是如果我們繼續下去,他們就做不了生意,慢慢就有些危險了。想不到過了一個多月,他們就非常反對我們。當然(我說這些)不是(為了)追究以前大家的決定。它已經是歷史,是我們的抗爭、我們的決心的一種可貴、可敬的歷史。但是回想一下,如果我們(像)目前這樣“be water”,即:進出有道、能進能退,(情形)就不一樣了。我想結果也就會不一樣。

上一次,我們面對“八三一”決定,人大常委會,那個比較抽象一點。現在這次不一樣,我們面對的是逃犯條例修訂案。另外,如今政府鎮壓人民,做很多不公平的事情,比如將我們的集會說成是“暴動”,這是我們不能答應的。因為如果定性成“暴動”,我們那些被逮捕的同伴就面臨“暴動罪”,是十幾年(監禁)的罪。我們沒有打劫、沒有搶劫、沒有打破玻璃、沒有打一般的民眾,怎麼能說成是”暴動“呢?反而(警方)是暴力。我們不是暴徒,只有暴政。所以說,這次的鬥爭是延續了那樣一種精神,體現了堅決(的立場)。面對新的形態,新的情況,我們這一次不能允許抗爭運動的失敗的情況出現。這就是我們的決心。

法廣:最後請談談,香港民眾長期抗爭是否是保障民主的唯一出路?

甄燊港:民主從來都不是靠上天來賜予我們的。我們都很明白這個道理。誰都不願意犧牲。(想象一下),我們在香港每天都在忙,不是忙於工作,而是忙於抗爭。誰願意這樣做呢?大家都犧牲很多。可是香港目前的情況,如果我們不抗爭,我們就沒有前途。香港的政府目前經常是授意一般具有既得利益的人。這些人中,在英國人統治的時候曾受教育、也是得意之人。想不到現在改朝換代之後,就馬上變成了他們中的一分子。人心就是這麼脆弱。所以我們覺得不能再相信這一點。我們需要的是制度。比如香港的法制制度,我們絕對不能妥協。這是我們的基本價值。還有我們的自由生活,也絕對不能妥協的。

現在他們一天一天地來干涉我們的自由、來改變我們的制度、來閹割我們的法制制度,我們絕不答應。我們究竟能否真正保持民主的地盤?民主也是相對的。可是,承諾了“一國兩制”,就應該遵守。特首,應該由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立法會成員也應由一人一票選舉出來。香港為什麼到了今天大家到街頭抗爭的地步,就是因為沒有真正的選舉。立法會中大多數人都是他們的人,不是由人民選舉產生,而是通過目前不公平的制度(產生)。這種不公平的現象,不能再忍受下去了。否則我們對不起年輕的一代人。香港畢竟是他們(年輕人)的。以後由他們來承受。如果我們這一代人將這樣的香港交給下一代,我們絕對對不起他們。香港人民不好鬥,我們是一個和平的人民。我們是受過教育的人。可是如果面對這樣一個極權,我們(不作為),就沒有前途(可言)。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