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中國/澳大利亞

蓬佩奧悉尼發言將中國軍力上升與貿易糾紛掛鉤 中使館回應

美澳兩國外長參加悉尼智庫研討會資料圖片
美澳兩國外長參加悉尼智庫研討會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美澳部長級會議在周日於澳大利亞悉尼舉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當天出席會後的論壇活動時,就指控中國在南海“軍事化”、知識產權盜竊等一系列問題對中方的行為加以批評。

廣告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戰略研究榮休教授休·懷特(Hugh White)曾在今年6月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提出,“沒有哪屆澳大利亞政府願意過於明顯地支持華盛頓,給同中國的關係造成風險”。他說,“ 隨着美國同中國之間的對立日漸公開化,這一點已經越來越明確。”懷特認為,澳大利亞對於美國在戰略競爭中會勝過中國的信心在減退  在特朗普總統的美國優先政策之下,美國在全球舞台上的影響力已降低。他並分析稱,“這是因為中國比先前的任何對手都更強大,而美國雖言辭強硬,仍顯得軟弱又不可信,特別是特朗普總統治下的美國。”蓬佩奧則在當天出席一個由澳大利亞智庫“獨立研究中心”舉辦的論壇在問答環節時回應稱,“你可以將你的靈魂出賣來換取一堆大豆,或者你可以保護自己的同胞”。他說, “我們的目標則是雙管齊下,我們認為有可能實現這兩個不同的結果”。

澳洲國防部長雷諾茲也於當天表示,由莫里森總理領導的政府正在認真的考慮,參加美國發起的波斯灣國際軍事護航行動。而就中國問題,據英國《衛報》報道顯示,蓬佩奧指出,此次與澳方進行的部長級會議十分必要,因為“中方已開始採取一些前所未有的行為”。他稱,“(這些包括)在不同的網絡上盜取數據 … 或將南中國海軍事化的措施,而習主席曾向世界作出過不會這樣做的承諾;或者向那些急需經濟資源的國家強加於資金,使他們最終陷入與貿易往來無關而是意在政治控制的債務問題”。蓬佩奧還告訴在場的聽眾稱,對於一個國家的外交關係來說,有時對貿易需求和安全需求存在不同的考慮,他表示,“我經常聽到人們將經貿問題和國家安全問題分開討論”。但蓬佩奧說,“我們不要搞錯了,中國(達到)的能力,解放軍之所以具有當下的能力是與貿易關係分不開的”。

蓬佩奧還進一步宣稱,“他們通過一系列不公平的貿易規則來發展國家,因此他們能夠以高速度發展本國經濟,並對外盜取科技及強迫知識產權轉讓”。他稱,“特朗普總統正在聚焦改變的這些經濟工具,正是使得中國能如其所願的在全球範圍內動用軍隊的原因,它承擔了建立軍隊的能力”。蓬佩奧說,“我們認為維持與中國進行貿易,並同時要求他們遵守同一規則是可實現的”。他並揚言,“沒有任何國家或文明能允許如此不公平的規則在一段時間內存在和存活,我們的目標就是重建對等原則”。蓬佩奧總結道,“我們歡迎中國繼續發展,但他必須是建立在正確、公正、平等和相互的基礎上”。

另據《澳大利亞人報》報道稱,蓬佩奧告訴澳洲盟友,美澳聯盟面對中國崛起而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他指出,“兩國共同建設努力以應對中國在太平洋區域擴張影響力嘗試的時間到了”。蓬佩奧稱,“(我說)時間到了是因為中國在這片區域對我們帶來的挑戰已經擺在面前,這或許是南海的軍事化或者是一帶一路倡議”。蓬佩奧還預示了華盛頓與堪培拉之間關係得到加強的兩個早期可能,他提出,“現在是澳大利亞加強其太平洋地位的時候了,因為澳方正在從‘中等力量’國家標籤中升級,並扮演在該區域的一個關鍵角色”。他並沒有就美國計畫在亞洲部署中程導彈的位置作出任何透露,但蓬佩奧表示,不排除它們可能被部署於澳大利亞北部。那裡現有美國在澳大利亞的軍事基地和在達爾文的25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

中國方面,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發言人在當天回應稱,堅決拒絕澳美聲明中任何針對中國含沙射影的指責。中方發言人強調,“美國高官訪澳出席澳美雙部長會期間,對中國的地區作用進行無端攻擊和誣衊,暴露了美國某些勢力一貫的霸權心態,他們的圖謀是不會得逞的”。發言人在批評美國於近日退處《中導條約》是在“逃脫自己的責任”後,並進一步指出,“當前南海形勢總體穩定。美國等域外勢力在南海問題上煽風點火,挑撥離間。有關做法只會擾亂南海局勢,破壞地區和平穩定。本地區國家和人民不會上他們的當。”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