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反送中風暴

“港獨”與美國“顛覆專家”密謀真相

黃之鋒(左二)、羅冠聰(右三)等人與Julie Eadeh(右二)
黃之鋒(左二)、羅冠聰(右三)等人與Julie Eadeh(右二) DR

香港眾志核心成員黃之鋒、羅冠聰等人與美國駐港領事會面交談一事,被官媒描繪成是一場“密謀”,那五個人在萬豪酒店大堂交談的照片傳的全世界都是,何密之有?美國則指責中方公布美國女外交官私人信息的做法是“流氓行為”。

廣告

有分析懷疑,北京正在為香港這場泛民主運動尋找一個罪惡的替身,比如“外國黑手”;賦之以一個罪惡的名義,比如“港獨”,彷彿三十年前中共當局抹黑天安門學生運動一樣。

本來這件事不難解釋,在香港這樣一座國際城市,與“外籍人士”會面何必大驚小怪?親北京的幾家港媒8日卻以爆料的神秘語氣稱,黃之峰和羅冠聰6日聯同香港大學的黃程鋒和彭家浩與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政治部主管埃德(Julie Eadeh)“密會”。親中媒體援引“網民見證”:黃之鋒和羅冠聰見了埃德進來後“立即站起身來”,表現得“非常地恭敬”,就像見到了大老闆一樣。兩分鐘後,外國女子帶領四人“轉場”到其他地方繼續“密斟”……顯然,這裡使用這樣一個無法證實的細節完全在於醜化,激起不明真相的讀者的厭惡感,但是仔細一想,即便“網民見證”屬實,青年學生見了美國女外交官,“立即站起身來”,表現得非常恭敬也合情合理,正常不過。既然要見面交流,難道人家來了還要坐着不動,非橫眉豎眼不成?見面寒暄幾句,找個地方談話也很正常,難道非要站在大庭廣眾發表宣言?

為了加深這場“密會”的不可告人,報道稱,埃德的外交生涯開始與美國國務院的心戰部門,曾前往中東等地以人權民主名義“策畫顛覆活動”,是一名“身份神秘、行事低調的顛覆專家”。為了強化這位“顛覆專家”的神秘,報道稱,埃德掌握包括漢語、阿拉伯語、法院和西班牙語等多種語言。

好像一切都是設計好的,香港示威者中頗有聲望的黃之峰,與披着人權民主外衣的美國“顛覆專家”“密會”,未來的所有罪名似乎都已齊備。

其實,黃之鋒等人早已是當局的眼中釘。香港眾志是以黃之鋒為首的泛民主派青年力量在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組成,那場運動失敗後,當局秋後算賬,包括黃之峰在內的多名成員被指不遵守基本法而被禁止參加各種選舉,在目前這場反送中運動中,香港眾志一如當年,扮演着非常有影響力的角色,據指他們目前正在計畫九月份開學後發動學生罷課的事。

面對外界猜測和種種“曝料”,黃之鋒證實與美國外交官會晤,但強調談論的只是“香港人權民主法”立法進程,同時促請美國停止向香港警察出口催淚彈和橡膠子彈。黃之鋒還表示自己以前到訪華盛頓,直接跟美國議員交流,羅冠聰5月間也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會面,這次與美國駐港人員交流,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把這麼一樁簡單的會面描繪成密謀,把氣氛營造的十分鬼怪,稍微深挖一下,原來有跡可尋,7月2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就已宣稱,香港發生的事件背後有“外國勢力操縱、策畫,甚至組織實施的跡象”,華春瑩接着目標直接對準美國,質問“美方針近期香港事態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香港爆發的反送中運動,世人皆知,就是因為林鄭月娥特首不顧民意,在北京支持下,強行修訂旨在向中國大陸遣返嫌犯的『逃犯條例』而引爆。引爆的實質就是對中國大陸黨大於法的法治系統的毫無信心,深層的原因就是對北京當局不顧當年承諾的“高度自治”不斷蠶食“一國兩制”積怨已深,加之2014年以真普選為宗旨的“雨傘運動”遭到當局鎮壓而引發。這些都是港人的親歷、親身感受,親身參與,何必故意說這樣一場傾城而出的抗議運動是受了美國人或者某個外國勢力操縱、發動、煽動?

當局對民眾的訴求絲毫不讓步,加之黑社會元朗打人事件,使這場運動的規模越來越大,一發而不可收。北京當局不知所措,既不願意答應港人要求這場運動的始作俑者林鄭特首辭職,也不答應直選,又在恫嚇威嚇之餘,仍然下不定決心,出兵毀滅這座國際金融中心,同時與他們自身利益也與密不可分的香港?現在,當局似乎找到了一個比較容易的靶子,用一個“港獨與美國顛覆專家密會”的現場描述轉移大陸人視線,激起他們的憤怒。

這件事發生後,北京周四大做文章,指責美國干預香港事務,王毅外長都發話了,表示不滿。美國則反駁中方“騷擾”美國女外交官的姿態比較“流氓”,在美國當局看來,他們的外交官只是在正常工作。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對媒體表示,把女外交官的一些私人信息抖露出來,把家庭照片,孩子的名字公布出來,只有流氓政權才這樣做。一個負責任的國家是不會這樣做的。發言人補充,他們這是騷擾我們的女外交官,不可接受。

香港屬於中國毫無疑問,但香港是一座國際城市,西方國家都有外交派出機構,加之跨國集團,全球媒體, 香港的一舉一動都在世人眼皮底下,這可能是北京感到難辦的原因,北京大約希望外國機構對香港發生的事視而不見?

自家的事還要自家來解決,當局應該抱着誠意,傾聽示威者的訴求,早日化解香港危機乃為上策,到處找黑手,深挖港獨分子於事無補。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