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陸克文:習近平希望與美國年底前達成協議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2月1日晚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就中美貿易戰談判場面。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2月1日晚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就中美貿易戰談判場面。 路透社

中美貿易戰進行到非常嚴峻的時刻,在特朗普宣布將於九月一日對所有中國商品加稅,以及中方讓人民幣彙率破七之後,一場金融大戰的幽靈正在世界頭上徘徊。但是,接受法國『世界報』專訪的前澳大利亞總理、中國通,在中美決策層有許多熟人現在在紐約擔任亞洲協會主席的陸克文卻認為,習近平希望年底前與特朗普達成貿易協議,而且特朗普也在暗中希望。

廣告

貿易戰最嚴重的後果是什麼?陸克文在簡述香港危機之後就記者有關中美關係如此緊張,會不會在貿易戰之後,爆發科技戰,甚或貨幣戰,最後乾脆是一場大戰的疑問表示,如果貿易戰最終引發大範圍金融戰,後果將非常嚴重。如果這一趨勢持續,就有可能爆發冷戰,但是陸克文同時懷疑美國政府內部在對華問題上是否對這場貿易戰持有一致的目標。

美國要達到什麼樣的目標?陸克文認為美國並沒有明確的戰略,這就解釋了為什麼美國政府內部有關這場貿易戰要達到什麼目的存在很大分歧。有的主張目的就是贏得貿易戰,促使中國進行包括盜竊知識產權,強行技術轉讓以及國家補貼國企等方面的結構改革。這是財長姆努欽、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以及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的主張,一旦簽署貿易協議就止步,排除科技戰或者金融戰的可能性。

但另外一種主張,以特朗普顧問納瓦羅為代表,其目的就是阻止中國更加強大。按照這一派的設想,自然就會從貿易戰進而升級到金融戰,按照這一戰略,美國將試圖不僅把中國與美國市場切割,而且從盟國市場以及儘可能從國際市場切割。

金融戰將會以何種形式出現?第一個信號是限制中國企業在美國和盟國上市,限制美國和盟邦借貸。最終美國可能會把美元作為武器。

美國能像抵制伊朗那樣抵制中國嗎?極端情況下,會。中國人肯定已經在進行金融模擬美國動用美元武器時的情形,比如美國針對委內瑞拉和針對伊朗的情形,金融戰開打就意味着冷戰的開端。那麼,美中關係將如同當年的美蘇關係一樣,實施圍堵戰略。

美國政府內部還有第三種觀點,金融戰最終不必非要以“戰”的形式終結,牽涉更多的是直接的外交衝突,或者最終導向衝突或者不會。這一派的比如特朗普的特別顧問米勒,以及副總統彭斯周圍的人士。美國將發動大規模反攻,反對“一帶一路”,反對中國在南海宣示領土的主張以及反對中國的海上行動計畫,美國將制定其軍艦這些海域遭遇中國攔截時採取的行動規則等等。這同時意味着美國與中國提出的『工業2025』行動計畫直接對抗,反對美國企業參加中國技術開發尤其涉及軍用技術的開發。美國將會對中國人權的抨擊普遍化,以讓中國的信譽破產。

中國到底想要什麼?陸克文表示,他在西點軍校專門講演過中國的優先任務,他的一些中國朋友認為很客觀。北京的意圖是什麼?一,保證中共繼續掌權;二,國家統一;三,經濟繁榮以維持中共執政的合法性並強化行動的能力。四,這是最近五年出現的,北京強調應對污染和明天的氣候問題;五,周邊有盡量多的隨和好商量的鄰國;六,讓美國退回從日本以北島菲律賓以南的第一島鏈,以便未來與台灣衝突時保證有自由的行動能力;七,與中國接壤的經濟上依賴中國的歐亞國家建立安全邊界,這也是中國為什麼推行“一帶一路”以及把俄羅斯化敵為友的主要原因;八,中國將繼續77國集團政策,在非洲和拉美尋求更多的支持者;最後,中國的目的就是改變建立在以西方價值觀為基礎上的與中國內部的黨國一統所對立的國際秩序。但是,陸克文又認為,中國並非要改變國際秩序,而是要使這一國際秩序對中國黨國一體的內部秩序更加寬容。

面對特朗普的美國,中國能做什麼?中國人清楚自身的能力,比如他們有能力制定經濟政策,又避免民主國家經常發生的分歧,比如繼續推動城市化以推動經濟增長。但中國人也清楚自己的弱點。最大的悖論且沒有解決的就是黨與市場、國企與私企,控制性貸款與通過市場借貸將資源供給最有績效的企業的問題。陸克文認為這裡並不涉及意識形態的爭論,但確實是中國面對的一個真正問題。

中國現在為什麼經濟增長放緩?因為中國政府重視黨而忽略市場,重視國企而忽略私企,通過反腐以及限制私企貸款使得私營領域生存困難。但是,私企代表了中國國民生產總值的61%,90%的經濟增長率,80%的革新和大約55%的稅收。習近平的兩難在於,他需要高效的私企以實現他未來非常需要的經濟與技術的突破。

美國是否破壞了五月份的談判協議而讓中國感到受辱?陸克文認為在實質性問題上,美中其實存在着共識,但是在政治層面,出現了斷裂。美國強調簽字後繼續維持關稅,如果他們認為中國方面違背了協議或者沒有執行協議的話。陸克文當時正在北京教書,他跟眾多的中國決策者聊天,後者認為這樣一來形同中方簽署了一個新的“不平等條約”。陸克文認為特朗普不懂得這些政治因素以及一個民族的尊嚴,因而不是一個好的談判家,其實,雙方在關鍵內容達成共識最重要。

美國的不妥協刺激了中國的民族主義?陸克文認為中國面臨著自1978年以來最重要的選擇。第一種可能就是不理睬美國:我們不會投降,但我們會擴大我們的對外開放並且開放內部市場。由此向世界發出中國在貿易上是開放的但不會屈服於美國的壓力的信息。這是可能的嗎?不,但存在着可能性嗎?陸克文認為存在。中國副總理劉鶴就強調把經濟對抗轉化為機會的可能。其實這也是避免大規模開放的說法。

另外一個可能便是不理睬世界:我們將加快內部需求,減少對外貿的依賴,採取更多的保護主義,我們將停止自由化。第三種可能,中國將向美國做出讓步,但這一點也越來越不可能。所有人都預測將發生經濟衰退,特朗普又在火上澆油。無論如何,我認為習近平還是希望與特朗普在年底前達成協議,特朗普其實也暗中希望如此,他並不願意目前這種狀況持續到2020年總統大選的時候,而經濟則不斷被貿易戰削弱。

中國還能找到盟友嗎?陸克文認為中國把歐盟看作是未來的中樞國家,如果中美關係發生深刻變化,中國將思考如何通過改善與三大實體的關係來縮小衝擊。這三大實體分別是日本、歐盟以及印度。中國的魅力進攻已經開始,鑒於特朗普的行為,中國似乎並並不難為自己辯護。中國正在尋求把三大實體靠攏在自己一邊,如果實現了這一點,將對美國與北約以及與歐盟的關係施加很強大的壓力。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