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專欄

美國如何應對中共流氓政權?

音頻 04:50
中美關係
中美關係 網絡照片 DR

8月6日,香港民主人士黃之鋒、羅冠聰等人在萬豪酒店與美國駐港領事館政治部主管艾德(Julie Eadeh)女士會面,第二天,中國外交部知悉後如獲至寶,其駐港公署緊急約見美國領事館官員,對美國外交官會見所謂“港獨”分子提出嚴重交涉,並且曝光艾德女士的私人信息,包括她的照片和孩子等等。8月8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特加斯(Morgan Ortagus)在記者會上說,中國曝光與香港民主人士見面的美國外交官私人信息,是“流氓政權”(thuggish regime)的做法。

廣告

任何國家的外加官,與駐在國的民眾見面,都是外交官職責內的事情。中國駐美國的使領館的官員,與美國的反政府人士和華人中的“愛國人士”頻繁見面,支持或者操縱他們做損害美國事,一直是中國外交官的日常工作。中國駐舊金山總領館曾有一位總領事,還對舊金山市長下指示,要求市長改善華人社區的經濟,這是世界上最張狂的外交官 ,他甚至忘記了自己是誰。

其實8月6日那天,黃之鋒等人與艾德見面,是要求美國的公司不要向香港警察出售鎮壓“反送中”民眾的催淚彈、橡皮子彈,卻被中國外交部拿來大做“港獨”的文章,以致公布艾德的私人信息,如此下作,活像街上的流氓動不動對人撒潑。在中國,大小流氓從中南海到鄉野到處都是;在國際舞台上,大流氓唯中共政權獨此一個 。

美中建交40年、中共建政70年,美中兩國有說不盡的恩怨情仇,但美國用“流氓政權”來定性北京政府,是第一次,卻是美國對中國評價最準確到位的一次。過去的什麼“戰略夥伴關係”、“好也好不到哪去,壞也壞不到哪去”雲雲,於是便成了虛妄之言。這也表明,美中關係從此便進入了君子與流氓打交道的時代。

中共政權的流氓化轉型,是從1989年“六四”後實現的:中共開着坦克、端着衝鋒槍,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上公開屠殺手無寸鐵和平請願的學生和市民,30年來又振振有詞,殺人有理,哪么,在中國,幹什麼壞事罪惡都大不過屠殺無辜,耍流氓算什麼。中共政權流氓化,到習近平時代,已呈巔峰狀態,在國際上的表現就是胡攪蠻纏、顛倒黑白、背信棄義、恩將仇報、沒有底線、無羞恥感,並且把自己的劣行作為本錢與人談判討價還價。中共政權流氓化,摧毀了整個中華民族的道德精神,導致中國人也實現了流氓化轉型,使得中國污穢漫天、污穢遍地,時刻都有昧良心、喪人倫的事情發生。如今遊走世界各國的中國大媽,與中國外交官,都是北京向世界展示的銘牌:他們很有錢,他們很蠻橫,他們很討厭。

今後如何與應對中共“流氓政權”,是擺在美國和西方世界面前的重大課題。中國作家王朔說,“我是流氓我怕誰”,是中國人語言與行為的經典。其實流氓不怕的只是弱者,他怕強者。但即使強者,不向他亮拳頭,也休想改變他。在談判桌上,君子永遠贏不了流氓。目前的美中貿易戰,美國對“流氓政權”,只能打贏,不可能談贏。同樣,阻止中國的南海島礁軍事化和把南海變成中國內湖,也不能只靠派幾艘軍艦去島礁附近兜幾圈;結束香港的亂局,有待於美國國會通過《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廢除《美國  香港政策法》給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資格;而制止中共的人權迫害,也唯有靠公布和凍結中共貪官轉移到美國的資產。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特加斯使用的“流氓政權”(thuggish regime)這個英文詞,又可譯作“兇殘政權”。如果美國與西方世界不認真應對中共這個“流氓政權”,任由其“流氓”與“兇殘”,終有一天,當它足夠強大,它便要為人類帶來巨大禍害。所以,定位中共“流氓政權”,不僅對美國而言,又是美國向全世界發出的警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