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香港危機與中共官媒的宣傳攻勢

音頻 11:47
A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Navy soldier stands in front of a backdrop featuring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during an open day of Stonecutters Island naval base, in Hong Kong, China, June 30, 2019. REUTERS/Tyrone Siu
A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Navy soldier stands in front of a backdrop featuring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during an open day of Stonecutters Island naval base, in Hong Kong, China, June 30, 2019. REUTERS/Tyrone Siu REUTERS/Tyrone Siu

本周,中共裝甲車隊逼近香港的視頻刷爆 牆內 社交平台,引髮網民對香港危機的嚴重關切,用網民的話說:“所有人都看到了駛向香港的軍車隊,所有人都猜到香港將發生什麼,因為黨媒早已經在用欺騙顛倒是非指鹿為馬破口大罵的方式,在對內為鎮壓製造輿論。”

廣告

人們擔心的是什麼不言而喻。有網友發帖說:“段祺瑞晚年談起學運時說:一個政府只要向學生和平民開了槍,它就突破了人類的一切道德底線,它就是個黑幫;一個組織,只要它想把持與論、控制人們的思想,它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邪教!”

自香港返送中公民運動爆發以來,內地黨媒發動宣傳攻勢,給示威群眾冠以各種不堪的名稱,如暴民,港獨分子,恐怖分子,受美國境外勢力操縱的廢青。黨媒不惜顛倒黑白,指鹿為馬,製造謊言,煽動仇恨,激發極端民族主義,挑動同胞之間的敵對情緒。使牆內民眾看到的是一個與境外自由媒體報道截然不同的版本。央視,《環球時報》,《人民日報》的相關報道,用詞充滿戾氣,充斥文革大批判氣息。
社會活動家王愛忠發帖說:“ 大陸和香港同屬一個國家,大陸人和香港人都是中國人。現在中國政府控制的一些媒體對於香港局勢的報道可以說非常的不客觀、不公正,並正在不斷挑起大陸民眾對香港市民的仇恨,我認為這不是一個中央政府應有的立場和做法。對於日趨嚴峻的香港局勢,中央政府理應採取更積極的態度回應香港市民的合理訴求,而不是推波助瀾,激化矛盾和衝突。”

網友薛慶予發帖說:“香港的事,官媒拚命炒作有兩點,一是港獨,一是國外勢力操縱的顏色革命。其實,港獨根本不是香港的主流民意,港人支持港獨的可能連1%都沒有。而本次運動市民所提5項訴求 沒有一項和港獨沾邊。而官 方對市民訴求不做正面回應,卻大肆炒作港獨,利用民族主義情緒,煽動仇港、仇外,這種做法除了轉移視線,加深裂痕, 撕裂族群之外,對解決香港目前的危機沒有絲毫幫助。至於所謂顏色革命,是否真有此事姑且不論,但你不號稱有四個自信嗎,為何會害怕顏色革命呢?你難道忘了你祖上的理論,任何事都是內因起決定作用嗎?為何掌握國家機器,擁有強大組織動員能力的官方,只能組織起30人的撐警活動,而躲在背後的外國勢力一煽動就是百萬人。這難道不值得深思嗎?從來不從自身找原因,從不反思改進,出了事情就推到外部勢力身上,這樣下去,香港只會越來越糟,早晚把香港變臭港,把東方之珠搞成東方之豬。”

有網友發帖反諷香港廢青道:“本來都是好人,只是被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蔡英文政府收買和利用了,主要原因是他們長期不看新聞聯播,不讀《人民日報》《環球時報》這兩大全世界範圍內能量最正的報紙,不了解七十年來共和國取得的一個又 一個偉大勝利的光榮歷史,不知道人民群眾享受的世界上最好的福利和崇高的地位。事實告訴我們,只有從一個渠道獲取信息才能保證人民群眾有比較高的思想覺悟,從這次大陸同胞面對“暴徒”的群情激憤,同仇敵,就能看出單一渠道獲取信息的好處,而香港同胞恰恰是多渠道獲取信息,所以思想混亂,稀里糊塗就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了。”

另有網民發帖說:“不要再拿美帝的陰謀來說事。我們早已知道,是美帝的陰謀幫助我們打敗了日本,是美帝的陰謀阻止蘇聯對中國實施核打擊,是美帝的陰謀讓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是美帝的陰謀花大錢領養中國殘疾兒,是美帝的陰謀讓你們把子女移民到美國,把個人財產轉移到美國。” 

八月十一號,香港警察向一名參加遊行的醫護志願者發射布袋彈,打瞎她的右眼,第二天,女子一隻眼鮮血淋漓纏着繃帶的圖片在網上瘋轉,央視立刻站隊定調,為警察辯護,歪曲事實,說女孩眼睛被同夥用鋼球擊中。

有網友發帖說:“看到央視用那麼惡毒的語言攻擊那個被警察槍擊到右眼失明的女生,然後一堆人在那歡呼,就覺得這個國家真的沒救了。先不說央視造假這事(這也不是什麼新聞了),就算是被別人誤傷,看到有人被打失明,這些人非但沒有任何同情心,反而在那變本加厲地人身攻擊歡呼雀躍。人性在哪裡?”

也有網友發帖說:“有人問我:你為什麼只信外媒報道,不信咱們國內的報道呢?我會說:世界各地都能收到央視 的各個頻道,中國為何收不到人家的頻道呢? 所以在很多事情上,判斷對錯沒有那麼複雜,就用最簡單的常識來檢驗: 誰不準別人發聲,誰就不該被相信。 誰屏蔽不同的聲音,誰就是在撒謊。” 

詩人沙光為受難女孩賦詩一首,題為 《你的眼是通往文明路上的一盞燈》,詩中寫道:

無數雙眼睛流着豬一樣的淚,
在圈裡叩謝屠夫猙獰的刀鋒。
歲月靜好於荊棘肆意的叢林,
盯着發了黴的泔水跪舔如蠅。

你的眼卻涌流出光明的火種,
是雲上太陽點燃的生命彩虹。
令祭師狂奔的軀體抱愧蒙羞,
讓彼列眾子在惡中自現原形。

黑暗中閃耀着一抹靈魂微光,
射穿恥辱柱上被風乾的魍雄。
你用剩下的目光審視着大地,
殷紅鮮血凝固於歷史的卷宗。

人類的眼睛凝視着你的眼睛,
如舉目一隻展翅上騰的蒼鷹。
無數顆憤怒的心靈發出吶喊,
如海嘯捲起霹靂敲擊着喪鐘。

為枷鎖不再桎梏自由的靈魂,
為囚籠不再捆鎖聖善的良心。
無人願意像豬一樣苟活待宰,
醒起的羔羊與狼群以命抗爭。

人有一隻眼進入天堂得永生,
強如兩隻瞎眼墜入地獄火坑。
你以勇士的鋼脊擎舉着未來,
通往文明之路升起一盞明燈。

上海學者楊魯軍發帖說:“從6.9到立秋前夕,從和平抗議到烽煙四起、全城暴動,被稱為“暴徒”、“流寇”、“極端分子”的香江年輕一代,以令上一代人眼花繚亂的互聯網技術,構建了全新的去中心化,去中介化社會運動組織範式,使傳統反對派領袖失去領導地位,令政府難以找到可對話可追究的“舞台中心”,徹底顛覆了政治鬥爭的舊模式和老黃曆,一部小小手機,於彈指之間 調來百萬雄師,在1000平方公里的香港大地上把遊行變成游擊(戰),多點開花,閃攻閃退,令行禁止,妖形變幻……與此同時,在國際上展開聲勢浩大的宣傳攻勢,這兩個月,香港被焊在了全球的風口,聚焦了世界的目光,據說長期研究社會運動的美國和日本專家一再為香港年輕人點贊,嘆為觀止!反觀林鄭政府,一錯再錯,舊思維,舊方法,舊語言,冥頑僵化,破綻百出,輸得只剩下警察  居然把全部的政治責任和社會壓力統統推向警方,警方疲於奔命、苦不堪言……現在,全香港人都在問:“何時收場?如何收場?香港向何處去?”

香港問題似乎無解。其實“正解”只有一個:答應年輕人:撤例,成立調查委員會 調查此次事件,進而啟動政改,實行普選。《環球時報》最近口出狂言說:“如今香港年輕人的唯一出路就是監獄!”

與青年為敵就是與未來為敵。老傢夥們畢竟先他們而去。老夫永遠記得四十年前復旦詩會上的一句詩:“時代的出路只有一條:跟着青年走!”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