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夏明:_香港青年衝在抗爭第一線,是為了捍衛法治和現有的生活方式

音頻 12:21
香港民眾周六參與“反送中”示威資料圖片
香港民眾周六參與“反送中”示威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最近兩個多月來,香港局勢吸引了全球媒體及各方人士的極大關注。8月18日這個周末,香港反送中運動進入第十一周,大批港民再次走上街頭。這場規模空前的“反送中”運動,曾陷入警民對峙、警民衝突的局面。隨着局勢的發展,北京不斷提升調門,發出警告並調兵深圳,香港示威者卻絲毫沒有退卻。

廣告

這場抗爭最終將以怎樣的形式告終?北京會否重蹈覆轍,重演1989年天安門慘劇?香港的危機局勢難免引發各種憂慮和猜測。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本台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香港的局勢牽動了世人的心弦。這場抗爭運動不斷發展,民眾絲毫沒有妥協。是怎樣的動力在激勵民眾堅持抗爭?

夏明:最主要的因素是要看香港人願不願意放棄他們已有的生活方式、他們的法治環境和基本自由度。因為鄧小平在過去設置“一國兩制”的時候(當時要收復香港),提出的最大一個承諾就是:香港製度50年不變。香港人可以以自己的生活方式繼續生活下去。另外,鄧小平的第二個承諾是:50年之後也沒有必要再變了。因為50年以後,大陸將香港化,因此香港沒有什麼可擔憂的。在這種情況下不難看出,對香港人來說,今天他們看到的不僅是中共的承諾在變,而且50年還沒到就開始變,這種“變”主要涉及的是對香港的法治秩序進行破壞,尤其是通過人大的釋法、通過“送中”來進行引渡等等,使得香港公民意識到他們的法制受到侵蝕。

另外,我們看到,過去的銅鑼灣書店事件、還有香港的一些居民(包括出版商像:姚文田),他們的被捕、被判長刑,還有台灣的李明哲進到中國大陸被抓、也被判刑。所有這些都讓香港感到緊張和恐懼。所以我覺得,最根本的就是對於他們現成生活秩序的失去的恐懼,是他們反抗的最重要的動力。

第二個間接的原因是因為中國共產黨在過去的10幾年、尤其在習近平的任下開倒車,這種做法令香港人感到更大的恐懼。另外還有一個小的原因是:我們看看抗議的主體,主要還是年輕人,這些年輕人沒有在殖民主義的陰影下生活過。因為97年以後到現在已經22年了。這些年輕人沒有殖民主義的陰影和屈辱,同時又沒有被中共直接控制。他們還生活在世界自由度排行榜上名列第三的香港,所以對這麼一批人來說,自由是他們自然的空氣,他們之所以衝在第一前線,是因為他們要捍衛自己的生活方式。

法廣:近天來,大批兵力壓境深圳的畫面震撼了世人,北京調兵深圳意圖何在?北京最終會否武力干預?武力干預將會引發怎樣的後果?

夏明:我們看到北京在深圳一側聚集軍隊。而且央視也轉發了他們訓練、演練的各種畫面。讓我想到在三十年前,即:1989年北京的屠殺。我們把這兩種情況比較一下,(就有一下幾個疑問:)第一,習近平是不是有這個想法?想像三十年前那樣用兵。第二,這種用兵有沒有可能真正地變為現實?關於第一個問題,習近平是不是有用兵的想法?當然我認為他有這個主觀想法。因為其實鄧小平在89年時候,在天安門進行屠殺,在我的研究中,我稱之為“政治廣告”。因為據有的人說,鄧小平當時的想法是:殺個十萬,保十年太平,也值。殺二十萬,保二十年的安定,也畫得來。他認為,這樣就可確保實施他的政治治理和現代化政策。當然他沒有看到,也沒有預測到:他殺了幾千人(應該是不上萬人),但是讓中共獲得了三十年的穩定。中國人(確實經過北京大屠殺)一代人基本上忘記了反抗。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的整個治理是:毛澤東的三十年讓中國人站起來,鄧小平的三十年讓中國人富起來,他要搞三十年,要讓中國人強起來。所以習近平是不是有打算,在香港殺上幾千人,讓中國人又是三十年會不過神來,這樣中國共產黨又可以治理、統治三十年。因為現在畢竟有兩個百年計畫。是想將統治從1949年、當時中共建政到20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百年建政。

在這樣的情況下,習近平是不是打算殺個幾千人、甚至上萬人,維持三十年,當然他有這種主觀的想法。但是問題是香港與北京是不一樣的。北京當時的許多學生是外地學生,你開槍殺人,都會跑,會回到家裡面去,就把問題解決了。可是香港的學生,你開槍殺人,他們沒地方跑,(香港)這就是他們的島,他們就會在那裡堅守。另外,香港的成熟度和整個中產階級市民的理性的革命,組織性非常強,因此如果中國的士兵真的進去的話,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士兵能不能應付、以及士兵本身會不會出現各種問題?我們知道在89年,當時的士兵就已經有很多問題了。因此,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願不願意冒這種風險?

第三,香港是中共領導人藏金的地方,他們有價值的資產、他們的家人和他們的財富基本都藏在香港,包括習近平。所以如果把香港變成一個臭港、一個死港,對中共寡頭的利益是一個致命的打擊。他們的親人移民到香港,包括習近平的姐姐習橋橋,所以他們不會把香港毀掉、毀掉自己的退路的。因此,香港的任何處置會激發中共的整個寡頭的、治理精英內部的矛盾和衝突,所以我相信習近平不會輕易地去把香港全部搞死。最後一點,因為香港涉及到全球的金融、信息和貿易的中心,我一直認為香港是中國的一個活口,甚至中國共產黨治理模式的一個活口。所以他在香港做任何事情,如果西方國家、尤其是英美進行強烈的反彈的話,把世界上給香港特殊的經濟、貿易和獨立的地位、尤其是國際組織給香港的獨立地位廢除掉或者收回的話,我相信對中共的治理和生存來說,都不會有好處。所以我覺得習近平現在做的,也是在深圳打政治廣告,想把大家給嚇住,不要繼續升級。從目前來看,好像有些效果。另外,習近平究竟有沒有妥協?當然也有一些妥協。最近我們可以看出,他說要在中國國內搞改革。甚至在深圳進行第二版的特區改革。那麼有人就在說,是不是有政治特區改革?是不是以此回應香港的局勢?這些均有待觀察。

法廣:您如何預測這場危機的最終出路?民眾提出的五大訴求能否得到滿足?政府有沒有可能與示威者展開對話?

夏明:這裡面實際上就牽涉到“雞生蛋、蛋生雞”的關係。因為抗爭的一方要求必須要滿足他們提出的五大訴求,才會撤、才會停止;但是香港特區政府說,現在必須要停止,讓我們能夠理性地、冷靜地討論問題,才能進行和解。

目前的問題是:到底香港特區政府能夠做出什麼有效地承諾?讓這些抗議的民眾能夠相信:他們停止抗爭以後、或者停止大型的遊行、示威集會,香港特區政府能夠有效地反應。這點目前是未知。因為中共和香港政府沒有很好的信譽度,他們會不會守信?對此,我覺得他們雙方首先要建立互信的關係,不要(令危機)升級。

我對未來有如下預測:第一,我認為中國政府有意識地想搞亂示威,包括他們派出卧底、姦細在裡邊製造混亂,包括用黑社會的方式增加暴力、恐嚇等等。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在做這些事情。這樣做一方面是想嚇住香港市民,另一方面為他們未來使用武力升級提供更好的借口。所以香港未來的發展從兩種發展方向都有可能。但是正如我剛才所作分析,我認為現在香港的學生、青年已經撤出了機場,這也是一種示好的跡象。顯示他們不想把香港整個經濟生活打亂,有意地在降溫。

同樣地,從星期天(8月18日)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的集會(之後)來看,香港政府一方面通過(表示)要投更多的錢解決民生,創立就業;另一方面表示,目前的局勢不需要大陸的軍隊進來,香港警察有能力處理這一切,凸顯了香港政府打算獨立處置,不想升級(的意願)。所以我的一種感覺是,習近平現在又在甘肅去視察,好像並沒有坐鎮北京、直接在指揮香港這邊的處理事項,因此雙方會有一種降溫。所以我不認為直接上升為北京的六四屠殺,會是當下的危機。恐怕還沒有到了這麼危險的境地。當然其中的主要原因還有:國際社會對香港的關注。國際社會、尤其是英美、西方國家給中國這邊有一定的壓力。這些都有助於香港特區政府跟抗議的民眾出現某種比較好的妥協,然後再來解決問題。

法廣:如何處理香港危機,是否將關涉中美關係?

夏明:對,我剛才講到:這次國際上對香港的關注和聲援對香港民眾的抗爭來講,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我們可以看到,香港一方面對國際目前的民主和自由度的下降其實在做出(反應和)貢獻。香港在抗爭,今天(8月19日)《紐約時報》也登出了一個廣告,美國國會議員也都表示:當世界自由在跌落的時候,我們應該要把香港人給接住。不能讓香港跌落得更快。我們可以看到,其實全世界現在面臨著民主和自由衰退,香港是不是成為整個以西方為代表的民主自由衰退的一個拐點?還是說現在西方國家、或者自由民主國家能夠挺住?讓民主自由繼續得到擴張?因此我們可以看到,西方國家還是很關注這些事情的。尤其我剛才講到,香港的特殊地位是由歐美的主要大國和國際組織接納香港、作為一個有自治權的、獨立於大陸的一個特別的行政區,可以加入各種國際組織,同時享受跟美國這些有特色的貿易安排。所以中美貿易戰,可以給大陸的各種物品增加關稅,但是還沒有燃及到香港。還沒有說一定把香港算成是大陸的一部分,讓香港承受共同的制裁。所以對於美國的這些行動,或者美國的國會議員像:麥康奈爾、佩洛西都表示要支持香港,不會容忍中國政府在香港實現六四屠殺。所以我認為,從目前包括特朗普總統的表態來看,美國的態度、或者美國把香港跟中國在國際經濟地位中的處境和中美貿易談判連在一起,對香港是一種很大的聲援。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