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觀察中國

目前北京高層就香港問題有兩種意見

音頻 05:20
香港民眾8月18日上街抗議集會資料圖片
香港民眾8月18日上街抗議集會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香港局勢繼續惡化,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注。今天的觀察中國要向大家介紹有關情勢的分析評論。

廣告

香港《蘋果日報》署名李平的社論稱:“中共港共與香港示威者迄今猶如生活在不同時空,對示威者的五大訴求置若罔聞,同時加大文攻武嚇的壓力。”“中共不停升級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定性,從暴亂到顏色革命再到恐怖主義,封殺了自己與示威者妥協的周旋空間,最終要讓林鄭政府請求駐港解放軍協助平亂,或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宣布香港戒嚴派武警進港平暴,都是中港難以承受的悲劇。雖然以中共之邪惡,難以斷言不會有屠城之危,但只要香港示威者繼續有理有節,只要中共領導人尚有一絲理智、權鬥尚未到生死一刻,軍警平亂就只會是武嚇的極限施壓,日後與對台灣20多年的文攻武嚇一樣,在歷史上徒留笑柄。”

北京《環球時報》的社論稱:“香港的顏色革命在不斷‘進化’中有了越來越成型的路線圖,那就是第一步徹底癱瘓特區政府、警隊和法律秩序,進而威脅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以此要挾中央政府放棄對香港的管治權,最終實現美西方和政治反對派共同要求的徹底‘雙普選’,從而讓香港在回歸中國後再次‘出走’,投入美西方的懷抱。”“有人說,將香港發生的騷亂定性為顏色革命是無視香港市民的一些現實不滿,指責美西方插手則是用外因掩蓋內因。其實所有顏色革命都有內在原因,民生建設的不夠強勁、貧富差距擴大等往往是顏色革命的共同誘因。顏色革命的惡毒在於,它給出用搞所謂‘民主’來解決經濟發展深層次問題的荒謬藥方。”

香港《明報》的社論稱:“大型群眾運動,佔大多數的通常都是‘和理非’支持者,惟論聲音最響的,很多時卻是少數激進派。當激進派在鬥爭中的角色愈來愈吃重,相對溫和的參與者又傾向不分化不切割,就有可能出現少數激進派主導(甚或挾持)整場運動的情況,北京八九民運正是一例。當年其中一個說法,是北京高校的學運領袖,大多傾向適時從天安門廣場撤退,回到校園深化民主運動,可是每次學生會議有人提出退場,就有激進派出來阻撓,質疑主張者是‘妥協派、投降派’,退場建議不了了之。目前香港由反修例觸發的群眾運動,似乎也存在這種矛盾。”“一路發展下來,勇武派愈來愈主導大局,‘和理非’明顯處於弱勢,泛民角色儼如‘啦啦隊’”。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北京一位現職大員近日就香港問題說,目前高層對香港有兩種意見。一種是絕不能武力干預,‘港人治港’是上策。另一種是要維護黨和國家威望,不能縱容港人反共,必要時應采霹靂手段。習目前傾向於前一種意見。主張采懷柔政策的聲音,在黨內有很廣泛社會基礎。因為香港是為數可觀的黨內高官個人財產和親屬進出西方的通道。”“港澳辦和香港中聯辦6日在深圳座談會,據稱香港代表大多數表態,香港能自己解決問題;反對派也發表聲明,不是要搞‘顏色革命’。”“消息還稱,深圳座談會是警告會,500位與會者‘也有動亂後台,就是香港房產金融大亨,他們對中央及特區政府擴大批地,增加住房供給,打壓房價極端不滿,從倒董建華、梁振英,一直到現任特首,一步一步演變到現在’。座談會給香港人交底,要求收手,不然人大可宣布緊急狀態,將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意味香港法律制度停止運行,香港大財閥的損失肯定極大。近日因不敵北京壓力,國泰航空英籍執行長何杲辭職。地產首富李嘉誠刊登廣告,表達‘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及對‘一國兩制’的謙和而珍惜心聲,說明上述消息確有一定程度真實性。”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