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女示威者警局被下令脫光衣服門外圍了十多個男警

沙田警民衝突中香港警察資料圖片
沙田警民衝突中香港警察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香港警察似乎只有更下作而沒有最下作,一名女示威者23日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的陪同下挺身而出,指證她在被捕之後遭兩名女警在沒有合理解釋下逼她脫光衣服檢查搜身,更多次以筆拍打她用來掩護重要部位的雙手,又用筆撬開事主的雙腿。這名呂姓的事主說,當她被帶進房間時門外只有一兩個男警,但當她穿上衣服帶出房間時,門外走廊聚集了十多個男警。她說,房間的門當時雖然關上,但房間內有一個窗戶,只有一扇百葉簾。她說當時感到非常尷尬,想大哭一場。

廣告

呂事主說,她在參與示威活動期間在警察清場時受傷並同時被捕,她被送到醫院療傷並需要留院數天,期間不停遭受警員冷嘲熱諷外,本來身穿的衣物及其他個人物品亦被撿走,須由家人帶其他衣物讓她更換,她出院時身上僅有其身份證及經警員在醫院內徹底檢查的衣物。她出院後原定須馬上提堂應訊,惟警方在未有解釋原因下,上庭前先帶呂到醫院附近的警署。

呂說,進入警署後,有女警隨即呼喝她進入一個房間內。當該房間大門關上後,兩名女警隨即命令她脫去身上所有衣物搜身。呂表示當時雖然感到非常害怕,但仍然曾經詢問女警要求全裸搜身的理據,其中一人向她大聲回應說:“因為你系犯法,你犯了法就要脫光衣服搜身!”搜身期間,呂曾經用雙手保護身體重要部位,但女警要求她放下雙手,並多次用筆打其雙手,其後更用筆在其雙腿中間位置橫掃,並命令她張開雙腿做“蹲下起立”動作三次,呂當時仍有傷在身,未能做到。

呂小姐啜泣着說,歷時15分鐘至半小時的搜身過程中,有女警以享受的眼光看着她被羞辱,而女警對其裸搜後,亦在未戴上手套情況下檢查其衣服。

呂說,當她穿回衣服離開房間後,更看到有十多名男警站於走廊交談,雖然她確認搜身前房門已關上,但房內有一扇百頁簾窗,她亦曾背對大門及窗戶,故不清楚自己有否在男警面前“走光”,當下她感到十分尷尬,“我哪一刻很想哭,但我要握緊自己的拳頭告訴自己,不可以在他們面前哭,因為哭就等於輸了”。

她表示,當時過於驚慌並無留意房內有否閉路電視,且亦因要上庭而未有即時提出投訴,但事後則因此難堪經歷感到抑鬱,亦害怕外出見到警察。不過,當她看到近日有多名示威者被警員疑打至骨折,決定站出來公開自己的經歷,並揚言無懼遭“藍絲(政府的支持者)”起底秋後算賬,反問警方“是不是被抓了就等於沒了基本應有人權?等於沒了基本對女性尊重?”

她還在記者會上讀出兩人警員編號為55827及26522,蘋果日報經查之後指出,前者為高級警員霍少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