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特朗普提劉鶴“冷靜磋商”講話:相信中國真誠希望達成協議

音頻 05:35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周一下午共同主持G7峰會閉幕前的記者會。在談到對華經貿紛爭問題時,特朗普向在座媒體表示,他相信中國真誠地希望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這則是因為他指出,在過去數月的貿易戰中中國經濟受到“嚴重損失”。

廣告

記者會開始後,馬克龍就此次峰會上各國領導人所談及和關心的話題一一向媒體介紹。在談到美中貿易戰問題時,馬克龍指出,“我們可以看到兩國之間的貿易糾紛給全球經濟市場和投資人們帶來不確定性。而與所有的談判一樣,這一過程也製造矛盾;其所帶來的影響我們也在所有的金融市場上觀察到。”他稱,我們擁護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之間能達成一項協議。馬克龍稱,“正像特朗普總統向我們表達出他希望達成協議的意願一樣,我們還在幾個小時前看到了(來自北京方面)積極和鼓舞人心的信息,大家可以看到事情正在前進;我真心希望美國與中國能就貿易問題達成協議。”他說,“我認為這將給所有人都帶來好處,而無論美國還是中國在經濟和工業問題上都不算天真,所以它應是對雙方來說都是平等和良好的協議”。他表示,“我們希望這一協議也能給全球帶來好處。”

此外,馬克龍提到,希望美中達成貿易協議越快越好,否則目前的僵局將製造更多的不安,給全球經濟帶來負面影響。另就西方國家與中國之間對具體貿易操作問題的分歧,他認為最有效和最具有戰略意義的方法是發展對話,特別是確定進行在有關國際規範下的溝通。馬克龍說,“我們與中國經濟存在的一些問題大家都非常清楚,中國龐大的經濟也受到了來自美國、歐洲國家、加拿大和日本的外資投入,而這些問題包括尊重知識產權保護、(中方企業)產能過剩給全球相關市場帶來的失調”。他並分析稱,如果在世貿組織之外嘗試解決這些問題並不能得到良好結果,但世貿組織現有的規則又不能有效地解決這些難題。對此,馬克龍介紹稱,他與特朗普在上周日清晨就加速國際貿易規則進行“現實性”改革達成共識,目標是讓各國都能在“自由”、“公平”和“平衡”的國際環境下進行貿易。馬克龍強調,在希望美中兩國能達成貿易協議的同時,他認為對於解決這些貿易紛爭的方式應是對現有的國際規則進行改革,並從中突破分歧。

美國方面,特朗普在與馬克龍的記者會及稍後個人的記者會上都多次談到了對華貿易問題。特朗普稱,“我認為中方非常希望達成協議。而昨晚的事情更加推動了他們的意願”。他說,“中國副總理出面公開表示,並稱他希望雙方達成貿易協議”。特朗普說,“他還強調希望兩國在冷靜的態度下通過磋商解決問題 ……”特朗普口中的這名中方領導人被指是中國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據新華社報道,劉鶴在當地時間周一早上於重慶出席第二屆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時,宣讀來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賀信並發表講話。報道稱,他強調要以冷靜的態度通過磋商和合作解決問題,並明確提出“堅決反對貿易戰升級”。報道稱,劉鶴還表達出,“中國堅決反對技術封鎖和貿易保護主義,努力保護產業鏈完整性,願意以冷靜的態度通過磋商和合作解決問題,堅決反對貿易戰升級。貿易戰升級不利於中國、不利於美國、也不利於全世界人民利益”的態度。就劉鶴的發言,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周一的記者會上當被問及是否對美方口中,美中在上周末進行了兩次通話回答稱,“我沒有聽說過”。

此外,《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也發推文稱,“據他所知,中美兩國高層談判代表近日沒有舉行電話會談。雙方一直保持着技術層面接觸,並不像美國總統特朗普所說的那麼重要。中國沒有改變自己的立場。中國不會屈服於美國的壓力”。而在稍後的記者會上,面對媒體就雙方官員是否在周末真的進行了通話的追問,特朗普則強調,劉鶴作為中國副總理的表態其地位和重要性都不是其他中方普通官員可比。他說,中國昨晚打電話給我們的高級貿易官員,說‘讓我們回到談判桌上’,所以我們將回到談判桌上,我認為他們想做些什麼。”他並評價稱,“這對世界來說是一個非常積極的發展;我認為我們將達成協議。”特朗普還特別提到劉鶴的講話說,“他說希望看到雙方在冷靜的環境下解決問題...... 我同意中國經濟在過去數月內受到重大挫傷”。他宣稱,“(他們失去了)300萬個工作崗位,而很快將不僅只有這麼多了”。特朗普說,“中國供應鏈的分解速度令人難以置信,人們都在離開他們要去其他國家,包括美國;如若中方繼續等待下去,一旦他們的供應鏈失去將很難復原,或其能不能被複原都是問題。”他揚言道,“我不確定他們是否(在達成協議的問題上)存在選擇”。

特朗普補充說,“我這樣說不是在進行威脅,而是我不認為他們能對此加以選擇”。他強調稱,“我看他們非常希望達成協議”。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在當天的記者會上還再次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稱之為,是一名“優秀的領袖”和“才華橫溢的人”。而在上周五,他則曾在一則推文中寫道,“我唯一的問題是,誰是我們更大的敵人,(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還是習主席?”而就在當天,中國官方宣布,決定對原產於美國的5078個稅目、約750億美元商品,加征10%、5%不等關稅,分兩批自9月1日起實施。對此,特朗普則通過推特回應稱,9月1日起將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15%關稅,另外,目前被徵收25%關稅的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稅率將在10月1日升至30%。他還下令美國企業退出中國,並在隨後宣稱依照美國《國際應急經濟權力法》規定,作為總統的他有權這麼做。兩國之間圍繞貿易糾紛的你來我往,使得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間的貿易戰繼續升級,也讓各界對短期內全球經濟走向憂慮加深,他國看客們吃瓜不穩。

事實上在此前,特朗普一直都給予他與習近平的個人關係和對習本人的雙重高度評價。而在G7峰會結束後的記者會上,當談到習近平和貿易談判時,特朗普說,“他對此理解,不論(美中達成貿易協議)對中國,對美國,還是對全世界都是好事情”。另就白宮曾在上周日發表聲明稱,總統後悔對在貿易問題上就對立的中國,沒有把制裁關稅稅率提到更高的表態,面對美方看似矛盾的先後表態,當被媒體問及他在對華政策的發言不斷出現反覆,及其使市場對全球經濟走向感到擔憂的問題時,特朗普則回答稱,“這是我的談判方式”。他解釋稱,“我曾通過這種方式在過去不斷獲益,並在當下給國家帶來更多的好處”。他隨後話鋒一轉稱,“問題所在是,不少人都告訴我達成協議,達成協議,但他們既沒有膽量也沒有智慧能認識到,我們不能讓我國(每年)損失5000億美元的情況繼續下去了;這不是5億美元,而是5000億美元。”特朗普重申,必須有人阻止這一現象的持續發生。他稱,這本該是包括奧巴馬總統、拜登副總統、小布什總統、克林頓總統甚至老布什總統在各自當政期間所應做的事情,現在輪到他來解決。

綜合各方消息顯示,在劉鶴和特朗普相繼就貿易談判表態後,美國三大股市在當天都有所回升。分析人士指出,這與對美中達成貿易協議的期望和自G7峰會後,對伊朗核問題得到推動的盼望不無關係。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