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民陣“831”遊行申請遭警方反對 新華社評:關鍵時刻,必要正本清源

音頻 05:49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傑與友人遇襲後展示傷處資料圖片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傑與友人遇襲後展示傷處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及港府在今年年初推行修訂《逃犯條例》,所引發的“反送中”抗議示威活動已經進入第82天。此前,曾數次舉行得到上百萬港人參與大遊行的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在日前已向警方提出了要在本周日再次舉行大遊行示威活動的申請。

廣告

“反送中”抗議運動進入第三個月之際,民陣發起的此次遊行頗具象徵性意義,正是在5年前的2014年8月31號,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有關香港特首和2016年立法會選舉產生辦法的決定,並未完全按照《基本法》中陳列的香港選舉制度應逐漸向普選方向改革,從而引發爭議成為了當年“雨傘運動”爆發的導火索。為了對這一影響至今的事件加以紀念,民陣發起的周日大遊行題為“雙真普選”,並定於當天下午3點從遮打花園出發,向中聯辦前遊行。不過,香港警方繼此前拒絕民陣“818”大遊行,迫使民陣以“流水式”集會的方式創下170萬人最大集會記錄後,其所提出的“831”遊行申請在本周四遭到了警方下發的反對通知書。與此同時,民陣召集人岑子傑在當天與朋友在外午餐時,遭到兩名手持棒球棒和長刀的蒙面男子襲擊,他在朋友出面保護下並無大礙,但同行友人手臂則被襲擊者打得多處腫起,被送往醫院治療。

同樣在當天,“白衣人元朗襲擊案”發生後,曾發起“光復元朗”遊行的香港本土派活動人士鍾健平也遭到了不明身份團夥地襲擊。他在下午4點被4名南亞裔男子以鐵棍、雨傘等器物襲擊,身體多處受傷,手臂、頸部等多處紅腫,被送往附近醫院急症室接受治理。這也是香港在一天內發生了兩起遊行申請人及知名活動人士遭到暴力襲擊的事件。而目前尚未有涉及兩起襲擊案的襲擊者被警方捉拿歸案的消息出現。自“反送中”抗議爆發以來,經過了一系列事件的發展,儘管林鄭月娥曾在巨大民意要求下於7月9日表態指,修例“壽終正寢”,但抗議者並不買她的帳。香港民間隨後提出了“五大訴求”,即“正式撤回條例”、“撤銷以暴動定性示威”、“撤銷對被捕抗議者的起訴”、“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察暴力”,以及落實立法會和特首“雙普選”。顯然,它們中包括由修例本身引發的短期回應式要求,但也包含“雙普選”這樣的長期政治訴求。

正如上文所說,落實“雙普選”也曾是2014年參加“雨傘運動”抗議者們提出的訴求。對此,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曾在8月7日於深圳主持的一次非公開座談上提出:“‘罪犯引渡法’事件已經變質。明確地出現了顏色革命的特點。”隨後,《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等官媒在給這場港人口中“無大台”的社會運動定性時,除了強調和抨擊在警民對峙中出現的暴力衝突,譴責“極端暴徒”外,還將這場民間的示威運動形容為,一場在美英等西方勢力干預下的“顏色革命”。這也成為了對香港局勢的一種官方敘述方式。值得一提的是,示威者希望爭取的所謂“真普選”,以及他們批評當下實行的“假普選”,圍繞這一問題的爭論在“雨傘運動”中就曾是關鍵性的爭議話題。根據《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特首要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特首產生的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這個“提名委員會”和示威者希望達到的“一人一票”、政黨題名的普選就成為了爭議的關鍵。

民陣為周日遊行呼籲稱,“五年前,人大落閘,欲以假普選奪去港人普選特首的權利,激發佔領運動;五年過去,2019的春夏之交至炎夏,中共再以送中條例意圖奪去港人公平受審的權利,我們數以百萬人,一再上街,以比五年前更大、更浩蕩的聲勢,回擊極權政府。近月抗爭一再印證,一日沒有真正民主政制,一日都不會有聆聽民意、尊重人民的政府”。他們提出的遊行口號還包括“堅持五大訴求”,“撤回人大831決定”,及“釋放所有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在囚者”。港警對民陣“831”遊行的申請發出了反對通知書,並稱現下舉辦遊行的風險過高,為了維護公共安全,禁止了“民陣”的集會遊行。警方提出,有理由相信,“民陣”沒有能力確保參與者及其他市民的人身安全,因此反對舉行集會遊行。但事實上,由民陣在過去發起的三次得到超過百萬人參加的遊行集會活動並未有明顯的暴力事件出現。而在這三次抗議活動中,警方都採取了消極迴避和不衝突的態度。

對於警方禁止遊行的決定,岑子傑告訴媒體稱,會向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但直言對未來裁定結果不敢樂觀。他提到,縱使每個人心中都會恐懼,但他相信市民仍會繼續站出來,民陣亦已聯絡律師,打算就警方禁止 831 遊行上訴。岑子傑說:“如果香港不能面對今日的恐懼,我們未來的恐懼會永無止境。”他還呼籲,希望市民能放下心中恐懼,不要將暴力行為和少數族裔掛鉤,亦不要因政見、種族怪罪於無關人士身上,“仇恨不是香港未來要走的路”。據悉,已有不少網民在遊行活動下方留言稱,“不論警方反對與否‘831’見”。港島總區指揮官郭柏聰在當天的記者會上介紹稱,(遊行)主辦單位已向遊行上訴委員會上訴,警方提醒,若市民參與被警方禁止集會可能違法,警方當日會留意情況,有需要會即時介入執法;他承認民陣過去活動大致和平,但過去兩個月主辦單位差不多每一次都會被騎劫,爆發大規模衝擊,所以無法批准集會。他還強調警方每一次都會作獨立風險評估,不會一刀切禁止所有遊行集會。

此外,數名示威者還在周四舉行記者會,並稱會接受2014年“雨傘運動”的教訓,指不會與政府進行任何他們口中的“假對話”,誓言將推動實現五項訴求的運動進行到底。值得一提的是,林鄭月娥在周二出席記者會時正式強調,政府在過去兩個月都持續有對民眾的訴求做出回應,“所以問題並非不回應訴求,而是不接受訴求”。 她說:“如果我們因為民眾抗議就接受訴求,那對政府而言,這是非常不妥當且不能接受的作法。 ”新華社另在周五凌晨發表了題為“‘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絕不容許觸碰”的社評。文中寫道,“香港今日亂局之癥結,已經再明顯不過了。要挽救香港、守護好香港最廣大市民根本利益,必須剷除破壞‘一國兩制’的毒瘤。關鍵時刻,必要正本清源。”文章稱,“守護‘一國兩制’,必須準確把握‘一國’和‘兩制’的關係。‘一國’是根、是本,是必須毫不含糊堅守的。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

此前,《環球時報》則在周二晚發表的一篇社論中強調,香港“高度自治”必須保持,這是一種政治上的實事求是,也是唯一可行的原則。社評指, “一國一制”在當前是完全不現實的,中國內地沒有直接治理香港的政治和法律資源。如果取消“高度自治”,香港很可能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而冒着這些風險,並不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國際方面,在剛剛結束的G7峰會後,七大工業國領導人在會後的聯合聲明中談及香港問題時重申《中英聯合聲明》的程序性和重要性,敦促中國信守承諾維持香港自治,並呼籲各方避免使用暴力。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在近日向媒體表態,將“人道地”解決香港問題與美中貿易談判掛扣。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