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北京

香港大學劉寧榮:香港進入非常緊張的相持階段

圖為香港大學劉寧榮教授
圖為香港大學劉寧榮教授 DR香港大學網站

香港正在經歷97回歸以來的最大危機,示威運動已從6月初的反對逃犯修例,擴展到更大的民主訴求。香港大學劉寧榮教授向法廣表示,香港現在進入一個非常緊張的相持階段,如果不進入一個平靜期,香港的問題是非常難解的...

廣告

劉寧榮教授梳理了6月初爆發的這場運動。他表示:香港的局勢在過去的幾個月裡面當然是非常複雜,現在很快就要90天了,也經過了幾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由於(逃犯條例)修例引起的,反應最大的是來自工商界和海外,外國人士。最初包括年輕人和中產階級對這個事情並不是非常關心。反倒是後期,年輕人和中產階級成為了主要力量。開始的時候,他們也都是比較和平的。但是在100-200萬人的上街都沒有能改變政府的做法後,於是就有了衝擊立法會等等行動。那麼當然,政府最後也讓步了。

之後進入了第二個階段,雖然條列沒有被撤除,但政府也清楚,對條例不會再進行投票,用政府的話來說,就是“壽終正寢”。但示威者並不接受這樣的解釋,就提出了五大訴求。 那麼,在這個過程中,當然就出現了“勇武者”,這些主張暴力對抗的人士,從某種意義上講,他們有點綁架了這個運動。當然了,另一方面,在這次運動裡面,有很多人對暴力也是比較容忍的,他們同情勇武者,在某種程度上還感謝這些勇武者。

目前,其實是進入了一個非常緊張的相持階段,到底這種相持最終會走向何方,這是大家都在考慮的問題。我認為各方都必須考慮。目前這種僵持下去之後,香港會走向何方,會不會出現一個巨大的變化,是好的變化還是壞的變化,兩者可能性都是有的。

我個人認為,在目前這個階段,需要大家平靜下來,去尋找解決方案的時間。剛好,香港的宗教領袖們出來呼籲各方要平靜兩個月時間,讓大家都往後退一退。我個人認為,這個建議非常好。因為在經過這麼多衝突之後,如果不進入一個平靜期,香港的問題是非常難解決了。

香港目前面臨的困難也是非常大的,我從來沒有看見過在香港這麼繁忙的機場,走到行李櫃的時候,整個行李大堂裡面見不到幾個人,看到的場面是非常讓人恐懼的;銅鑼灣這個鬧市,晚上見不到多少個人,這和以前的香港完全不一樣。目前的情況,從經濟方面,甚至進入了比薩斯(SARS)那個時期還要嚴重的階段。這個可能會給相當多的人帶來負面影響。

(以上是香港大學劉寧榮教授接受卡特琳娜採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