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9月3日習近平中央黨校講話通篇使用了60次鬥爭二字

音頻 12:05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網絡照片

9月3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開班式上發表講話,強調廣大幹部特別是年輕幹部要發揚鬥爭精神,增強鬥爭本領。通篇講話總共使用了60次鬥爭二字。

廣告

央視新聞聯播隨即發錶快評指出:“習近平總書記從五個方面為我們指明了鬥爭方向和鬥爭對象。我們要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不動搖的鬥爭大方向,頭腦清醒、見微知著、科學預判,不斷積累鬥爭經驗,勇於戰勝前進道路上的一個個臘子口、婁山關,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暮色蒼茫看勁松,亂雲飛渡仍從容。越是困難重重,就越要奮勇直前;以“不畏浮雲遮望眼”的視野、“任爾東西南北風”的氣概、“不破樓蘭終不還”的血性,敢於亮劍,做敢於鬥爭、善於鬥爭的戰士。。。”

網友王愛忠發帖評論說:“還是四十年前那一套,為了自己的權力,不惜挑起一國人的內鬥。當年是因為整個社會封閉,民眾被你們蒙蔽,無知,現在恐怕沒有那麼容易了,結局可能就是玩火自焚。”

一篇題為《鬥爭哲學會讓人種退化》的網文這樣寫道:
這兩天鬥爭這個詞又重新出現在人們的視野里。大家很緊張,因為社會一旦重新被階級鬥爭的思維籠罩,就不會有人是安全的。那麼鬥爭這個詞為什麼會重新出現呢,這恐怕跟某些人的思維模式有關。而這些人的思維模式又跟過去某一階段的教育息息相關。 當然,當年受這種教育的人本身是不一定知道什麼是鬥爭哲學的,因為教育他們的人不會把自己的目的告訴他們。 於是那個時代的孩子,因為接受的是仇恨教育鬥爭哲學,所以骨子裡就充滿了好鬥基因,思維也被鬥爭哲學所佔據。

列寧在 《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左派幼稚病》一文中有這樣一段話:要戰勝更強大的敵人,只有盡最大的力量,同時必須仔細、謹慎、巧妙地一方面利用敵人之間的一切裂痕,利用各國資產階級之間以及各集團或各派別之間的一切利益對立,另一方面要利用一切機會來獲得大量的同盟者,儘管這些同盟者是暫時的、動搖的、不穩定的、靠不住的、有條件的。誰不懂得這一點,誰就是絲毫不懂得馬克思主義,絲毫不懂得現代科學社會主義。這段話是列寧鬥爭哲學的精髓體現,列寧本人是極具功利主義精神的,他用權謀保證了自己在十月革命後度過一次次危機,最終轉危為安。然後再卸磨殺驢,用殘酷的手段把不可靠的同盟者一個個收拾掉。

斯大林更是將鬥爭哲學運用得爐火純青。他的鬥爭手段就是大清洗+克格勃+強遷少數民族+古拉格。 蘇聯在二戰前期之所以滲敗,原因就是斯大林的大清洗,將蘇軍當中懂軍事的幹部幾乎斬盡殺絕。
而鬥爭哲學發展到中國,就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毛澤東甚至公開說:共產黨的哲學就是鬥爭哲學,我們幹革命就要敢於鬥爭 。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你不鬥它,它就要鬥你,在這個問題上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沒有調和的餘地。在毛澤東的鬥爭哲學指導下,中國開始了無休止的政治運動,從最早的三反五反到反右、四清再到文革,經濟崩潰,文化被摧毀、中國人的人心也遠離了世界文明。

什麼是鬥爭哲學,簡言之就是一種只看到對立而看不到事物之間相互依存的哲學。鬥爭哲學的最大不道德就是不去發現人與人之間相互的依存關係,而把人與人之間的一切的合理和不合理的紛爭,都視為人類的鬥爭,你死我活。這樣的哲學是愚昧的、狹隘的、冷酷的,信奉這樣的哲學會使整個人類的生活空間變成地獄。
鬥爭哲學是一種超級變異的觀念,它使人們變得更加自私與不寬容,使人與人之間不再有共存的可能。當一個人不再認為自己與其他人之間有相互依存的關係,也就失去了感受他人善良的能力;當一個人總是以敵視的目光看待周圍,他會發現自己四周全是敵人 。反映到國際關係上也一樣,因為中國自己的觀念有問題,所以它總覺得全世界都在與自己為敵。又因為中國有太多的信奉鬥爭哲學的人掌握着權力,從而裹挾着人民出現了觀念上的偏差。
嚴格地講鬥爭哲學是地獄中主人與奴隸的哲學。信奉這種哲學最後的結果就是,不論是主人還是奴隸,都會成為這種哲學最終的奴隸,因為你只要生活在這種鬥爭哲學控制的社會之中,就沒有可能使自己獲得自由,因為這種哲學強調的就是奴役與被奴役、殺戮與被殺戳、剝奪與披剝奪;在這樣的叢林社會,人最終都會變成野獸,無人倖免。 鬥爭的結果是權利和資源會高度集中在強權者手裡,而強權者會認為權利和資源是可以予取予奪的。在這樣的生存邏輯下,沒有權利和資源的人,生存空間就會越來越小,最終演變為極端的你死我活、兩敗俱傷的搏殺。這樣的社會就讓最優秀者也變成叢林中的野獸,生活在這樣的社會,無論什麼人種都會退化

十一大慶前夕,新疆人無處棲身

國慶七十周年慶典日臨近,北京市政府日前宣布關閉娛樂場所, 所有娛樂場所從9月5日一10月1日暫停營業。這些娛樂場所主要指北京朝陽區工人體育館及三里屯周邊的歌廳酒吧夜總會等。

本周五,網上看到有人發帖說:“本人於9月4日簽約自如合租屋, 位置在朝陽區芳園裡小區。今日早上跟自如工作人員一起去社區警務站,做流動人口登記備案,警官表示自己沒有最終決策權,並交代自如相關負責人員去將台路派出所確認。上午,10:38分,自如工作人員回復說,將台派出所明確表示,維吾爾族人不能住在其轄區內。與此同時,自如工作人員表示,公司給我辦理無責解約,讓我搬走。整個過程中,我沒有任何錯誤。 目前我有兩個疑問,也是整個事件過程中最大的問題: 1,警官不讓維吾爾人住的依據是什麼? 2.自如因為警方或者自身原因(怕麻煩) 讓我退租,那麼錯不在我,算是自如單方面解約,是否應該給我付相應的違約金?”
有網友田亞發推說:“這事經常發生,每次北京開大會,連我老家,一個離北京兩百公里的河北縣城,都要把維族人送走。快10.1了,維族人能呆在北京就怪了。 這個政府,所作的一切,早就超越境外所有人的想象。”
有網友跟帖說:“上海各大洗浴場所都不接待維吾爾同胞,政府有明文規定。”
另有網友跟帖說:我在深圳的朋友每周要被民警接見兩次,並威脅隨時可以送他回新疆。”
一位微友轉帖說:“一個政府系統性的把一個民族當作罪犯。 這就是法西斯政府。”

江西大余縣開展“全民滅鼠”活動

9月3號,來自搜狐網的消息, 從9月1日起,江西大余縣開展“全民滅鼠”活動,鼓勵廣大市民通過設置捕鼠夾、捕鼠籠等 自發滅鼠。縣政府按照每隻5元標準予以獎勵,只需提供鼠尾巴即可。

有網友發帖驚呼:“難道“除四害運動”又來了? 把衛生任務等常規任務升級為政治任務,就是為了權力的集中,最後也無一例外的成為派系鬥爭和清洗的借口。 政治任務就是上級要下級、國家要個人無條件完成,有時甚至不惜經濟代價、不顧客觀規律的任務。 50年代的放高產衛星、大辦鋼鐵,文革時期的“三忠於,,、“農業學大寨,,、70年代的“新時期總任務”、1985年實現農業機械化、2000年實現四個現代化等許多荒唐的任務就是所謂的政治任務。”

網友何立言發帖說: 供銷合作社要捲土重來了,知識青年大學生要上山下鄉去農村創業了,公私合營混改試點來了,革命樣板戲要開始巡演了,學校開始鼓勵學生揭發老師了,極左思想又開始泛濫了,與歐美日等國一旦決裂,就意昧着重回老路、回歸計畫經濟時代。小夥伴們,我們離同唱一首歌,同穿一個款式的衣服,同吃一個大鍋飯的日子不遠啦!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