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柏林飛鴻

德國《商報》:中國需要德國和歐盟

音頻 04:29
中方隆重歡迎默克爾總理到訪。
中方隆重歡迎默克爾總理到訪。 路透社

德國總理默克爾於9月6號和7號訪問了中國。德國媒體對默克爾訪華之行有不少批評。

廣告

《周日世界報》寫道,默克爾和德國企業領導人在訪華時,對中國數十年來在經濟上無所顧忌的行為顯得無所謂。美國總統特朗普則自2017年以來就一直在批評中國。中國是德國最重要貿易夥伴。二零一八年,德中雙邊貿易額達2000億歐元。但由於本土經濟在衰退,也許還會出現經濟蕭條,在這種情況下,話語最好不要太清晰。如果本國人民還是有所期待,那麼,說話時可以加上蜜糖。中國打造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獨裁,通過技術發展把監控推到了尖端。而默克爾悄悄會晤中國公民維權者,絲毫反射不了中國的現實。出於自身利益,德國應該放棄全球多元主義,和歐盟內的夥伴聯合在一起,向世貿組織起訴中國。如果北京無視自貿規則,那麼,中國必須脫離世貿組織,這是《周日世界報》的要求。

德國之聲德文版寫道:默克爾訪華,沒有轉變,只有和中國的貿易。雙方簽署了十一個合作合同,默克爾就香港問題說了幾句警告的話。很顯然,德國在和中國一起做體操的時候,總是張着網,而且設立了雙層着陸地。默克爾訪華的結果既不能讓經濟界,也不能讓人權代表滿意。德國的對華政策早已過時了。布蘭特在冷戰時對東方採取的“通過接近達成轉變”的政策取得了成功。後來更自由的“通過貿易達成轉變”政策,則成了德國對外政策的謊言。香港就是個明顯的例子。它顯示了中國對自由、民主基本準則缺乏興趣。正因如此,默克爾有必要顯示勇氣,在外交政策上擺好自己的位置,就像她在烏克蘭危機時針對普京,以及針對特朗普性歧視表態所做的那樣。可惜,柏林沒有這樣對待北京。德國對中國的猶豫態度使德國在國際舞台上的地位受到損害。歐盟夥伴對德國模凌兩可的對華態度已經表示批評。但沒有歐盟撐腰,在中國與美國之間,德國肯定要被磨損。所以,默克爾也努力促成歐盟和中國達成投資保護協議。可是,只要德國對中國態度不明朗,歐盟就無法達成統一。這也就意味着,歐盟和中國難以達成投資協議。

《南德意志報》關注的是權力向中方推移的現象。該報寫道,默克爾很清楚,由於中國的崛起, 世界發生了急劇變化。沒有哪個國家能像中國一樣,帶來這麼多的全球變化。沒有哪個國家能像中國那樣,站到了美國身邊。中國已成為世界強國。其社會數字化的發展速度,令人瞠目結舌。這會給中國在數字技術上,帶來不可估量的好處。中國領導層對權力的要求令人恐懼。而這同時也是對所有民主國家體制的一個挑戰。中國的經濟力量如此強大,也許只有美國能夠和中國較量,其他國家若想從中解放自己,必須接受很大的損失。默克爾已經訪華12次。她對中國的研究和分析超過了對所有其他國家的研究分析。我們可以認為,她訪華是帶着許多憂慮回來的。美國和中國的爭吵,使世界變得脆弱,棘手。歐盟面色無華,德國則氣喘籲籲地緊跟步伐。可是,默克爾什麼時候才會向公民說明這一點呢?什麼時候,她才會呼籲大家,培訓自己,堅決地投入數字競賽的戰鬥呢?如果歐洲還想擁有話語權的話,歐洲必須勇敢地重新擺放自己的位置。可惜默克爾自從辭退了基民盟黨主席一職後,她就不再是以前的斯芬克斯了。這是《南德意志報》的觀點。

《商報》則認為,中國目前處於防禦地位。美中貿易戰使中國比任何其他時候都更需要夥伴。上周日,北京公布了外貿數字。它比人們想象的還要差。中國的經濟增長達到了27年以來最低值。美中貿易衝突對中國的威脅越來越大。北京很清楚這一點。從默克爾訪華受到的接待上,就能看到這一點。隨行的德國經濟界高層代表得到了和中國高層會晤的機會。無論是習近平還是李克強,都花了很多時間接待默克爾。美中貿易戰加大了對中國的壓力。習近平雖然賦予了自己廣泛的權力,但也不是刀槍不入的。當然,德國經濟界毫無疑問需要中國市場。但中國其實更需要德國和歐洲區企業。默克爾就香港問題發出警告,中方雖然有點悶悶不樂,但畢竟沒有大發雷霆。這是一個值得一提的事情。中國《環球時報》表示,默克爾談香港問題是被迫的。這不會給默克爾訪華蒙上陰影,更不會影響德中兩國交往。這清楚顯示,中國需要德國這位夥伴。德國必須利用這一機會,促使北京開放市場。西方領導人中,沒有哪個能像默克爾那樣,和中國建立如此穩定,友好的關係。出於自身利益,中國有必要對德國和歐盟作出明顯讓步,以便投資保護協議談判取得實質上的進展。中國共產黨的黨小組不能設到外國企業里。如果一個觀點和中國政府的觀點不相符的話,不允許對企業家或對員工施壓。中國政府還應該認真對待德國經濟界對中國社會信用體系的憂慮。光說些安慰的話是不夠的。中國應該拿出行動來。這是德國《商報》的呼籲。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