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哈薩克斯坦噤聲人權組織謀求與中國合作

音頻 09:06
2019年9月1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大會堂與來訪的哈薩克斯坦總統會晤。
2019年9月1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大會堂與來訪的哈薩克斯坦總統會晤。 圖片來源:路透社

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本周抵達中國訪問。這是他就任總統以來,首次出訪中國。哈薩克斯坦地處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必經之地,近年來兩國貿易往來也不斷提升。中國早已取代俄羅斯,成為哈薩克斯坦的重要貿易夥伴。但是中哈合作的推進,近年來也在哈薩克斯坦國內引起各種抗議集會。而新疆所謂再教育營關押以維吾爾族為主的穆斯林事件更在哈薩克斯坦民間引起反彈,因為不少在新疆生活的哈薩克人也在被關押之列。哈薩克斯坦人權組織一度非常活躍,揭露出不少關於新疆再教育營的內幕。但台灣中亞學會秘書長,目前在香港珠海學院新聞系任教的侍建宇先生認為,新疆再教育營問題不會對中哈關係有重要影響,哈薩克斯坦政府更在意的是兩國貿易關係將怎樣繼續發展。

廣告

侍建宇:“一般來講,在新疆生活的哈薩克族人,大概有150萬人。新疆總人口大概兩千多萬,就是說哈薩克族所佔比例大概是6%、7%。”

“1990年代,前蘇聯的中亞國家獨立的時候,他們曾經討論過任何處理在新疆居住的哈薩克族人問題:要不要給他們國籍、要不要給他們定居……,因為他們都有親人或朋友在那邊。現在的總統當時是外交官,參與了這個討論,他非常了解這個問題。最後中國同意讓哈薩克人,如果願意的話,可以移居哈薩克;即使不移居,他也可以拿到一個類似“綠卡”的長期居留身份,同時繼續有中國護照。就是說,他可以長期居住在哈薩克,在那邊工作,但保有中國的身份。基本上90年代的談判的結果,是雙方都做了些讓步,得到了大家都比較滿意的局面。”

法廣:近期新疆不少穆斯林被關入所謂的再教育營的消息,很多情況下,正是通過哈薩克斯坦國內的人權組織披露出來。被關入新疆再教育營的人有不少哈薩克族人。哈薩克人權組織在這個問題上一度非常活躍。這個問題對中哈關係是否有什麼影響么?

侍建宇:“他們(人權組織)過去幾年特別活躍,帶頭的領導者8月中的時候才被法院放出來。那個組織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 直譯就是“哈薩克家鄉人權組織”。這個組織基本上是強調人權、非暴力。強調“非暴力”的主要原因是不想讓中國政府說他們是什麼“恐怖組織”,他們不想被貼上這樣的標籤。他們強調非暴力地爭取人權,主要針對那些在中國被關押的人。他們也不只是為哈薩克族人努力,也包括其他人:維吾爾族、漢族、回族、吉爾吉斯人等,凡是被關押的人,他們都去幫助爭取權利。他們也同國際特赦組織合作,也與美聯社等其他國際通訊社合作,所以,這個組織揭露出很多訊息,他們收集到了很多材料。”

“但是,他們的做法和訴求與哈薩克政府不太一樣。關於如何處理新疆“再教育營”中的哈薩克族人的問題,哈薩克政府有另一種想法,就是想通過外交解決,不要討論人權問題,直接通過雙方的政府、通過國與國之間的談判來解決問題。有一部分哈薩克人也確實得到釋放,回到哈薩克。如果是有哈薩克長期居留權,又有中國護照的人,基本上是讓他們放棄中國護照,讓哈薩克把他們帶回國。這大概是在今年年初的時候敲定。當然現在還有很多人的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事實上,這個(人權)組織記錄的人數已經上萬。”

法廣:哈薩克斯坦更希望通過外交手段,維護在新疆的哈薩克族人權益。整體來看,這種方式有過成功的例子,但是否只是個案?

侍建宇:“我覺得應該分兩個部分來看,一是到底有多成功,二是放出來的那些人是些什麼人。這與“再教育營”的等級設置也有關係。據現在我們了解的情況,“再教育營”事實上分成三種不同形式。最簡單的形式,基本上就是一些愛國教育、訓練,大概半年到一年之間,如果“表現”良好、漢語也說得不錯、也接受了一些工作訓練 就是中國政府一直在講的“職業培訓”……這種人(從再教育營)出來本身就不是太難,一年之內就可以離開“再教育營”。當然他是不是會再進去,也不一定……還要隨着時間,去考核。這些人,政府是同意把他們要回去 ,這並不太困難。”

“另外兩種人就基本上不可能(要回去)。一種人是曾經去過中東或東南亞伊斯蘭國家,在當地有一些什麼關係。這種人出來就已經比較困難。但哈薩克政府也還是在努力,因為哈薩克斯坦在文化上也是一個信仰伊斯蘭的穆斯林國家。至於第三類人,他們有一些伊斯蘭激進主義過去20多年發展出來的比較有武裝的、激進的、偏激的伊斯蘭信仰方式,這些人,我覺得不可能被放出來,中國政府雖然說是把他們關在“再教育營”,可是這些人的“再教育營” 和其它兩類完全不一樣,對他們的關押基本上是勞改的一種形式。”

“就中國與哈薩克斯坦關係而言,我覺得這是一個問題,但可能不是一個真正會影響兩國關係的問題,在他們看來,真正的問題是兩國的貿易怎樣進一步發展。中國的“一帶一路”投資比較順利,但是兩國間貿易量能不能突破則是很大的困難。中國方面當然是在很努力地推動,但貿易是雙邊的,另外一邊到底有沒有錢投資?因為雙邊談判說定各自出多少錢,中國可能出錢比較多,但對方也要出。但哈薩克最近幾年由於石油價格不像以前那麼好,所以經濟不是很好,那麼在這個方面,中國的一些期待可能就會落空,哈薩克斯坦當然對中國的依賴也會加強。在這種情況下,“再教育營”可能只是其中一個插曲。哈薩克斯坦政府絕對有辦法壓制人權方面的聲音,因為這些聲音會影響到哈薩克與中國的關係 ,而且,他也不認為這樣可以解決問題,尤其是被關押在“再教育營”里的哈薩克族人問題。所以, 我覺得 這個(哈薩克斯坦)人權組織發展到現在,可能會告一段落,因為按照中國政府的要求,哈薩克斯坦政府的配合可能會使得這些人在哈薩克沒有辦法繼續活動,但是他們在過去兩年做出的成績是非常可觀的。”

 

一位目前流亡歐洲的哈薩克族人化名巴特爾接受了本台的電話採訪。他在新疆出生,後來移居哈薩克,曾是上述哈薩克人權組織的志願者,幫助收集了很多在新疆失蹤或曾經歷“再教育營”的穆斯林或他們的親友的證詞。他向本台表示,該組織負責人畢萊喜一度被捕,該組織的電腦被查收,以前收集的幾千份證詞資料全部因此丟失,他們只好再從頭收集碎片信息,加以整理。但不少相關證人受到警告和威脅,不再敢發聲。巴特爾自己也因為受到威脅,而出走他鄉。但威脅與恐嚇仍然無孔不入。該人權組織現在表面上還在運作,但有關投訴已經不會傳送給國際組織。一些人權活動人士另外註冊組織,但也受到了哈國安全局的威脅,無法繼續運作。

他介紹說,在新疆,有些人被送去工廠勞動,製作校服,勞動條件很差,也沒有相應的醫療條件,他們常被辱罵,被隨意剋扣所答應的薪酬。他們被限制與家人聯繫,聯繫時也只能報平安,不能告訴家人他們身在何處。他證實,哈薩克斯坦政府確實爭取到讓一些哈薩克人離開新疆,但這些人中很多人當時已經離開“再教育營”,處於在家軟禁狀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