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中秋寄語,馬雲退休

音頻 10:08
中國高科技代表人物馬雲
中國高科技代表人物馬雲 CHINA-TECH-LABOUR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今年中秋節非同往年,物價飛漲,人心思變。朋友圈裡,有人剛從拘留所出來,有人正在去往被喝茶的路上。有人曬出月餅,餅面刻着“對黨忠誠”,“掃黑除惡”但字樣,要知道,現如今的“掃黑除惡”更接近毛澤東時代但“打土豪分田地”。

廣告

微友“沉思的樹”在中秋節詩作《半個月亮》中寫道:
“感謝諸神
沒把月亮生在人間
我們才能沒有代價的賞月
它也從來沒有
對滿懷缺憾的人生
閉上它的眼。”

另有微友“文晗”發帖說:“奴隸哪有節日,我們只不過在別人的節日里,互道一聲珍重、互道一聲平安、且活且盼望、但願人長久、但願自由可期、山河可見、人間可愛、春風可來!”

有微友發帖,遙祝中國良心犯節日快樂,貼文寫道:
“你們在裡面,我們在外面,
心靈相通,鐵窗隔不斷!
俯仰明月,更加思念,
中秋吉祥,中國良心犯!
每一朵鮮花都會被春天銘記,
每一位為民主自由而奮鬥的勇士都會被歷史銘記!
--那年那些白襯衫””

中秋節前夕,一封由一群大陸人寫給香港人的公開信在社交平台傳播,信中寫道:
“ 我們是一群在大陸受教育長大的大陸人,自3月31日 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第一次反逃犯條例遊行以來,我們一直密切關注着事情的發展。我們深深欽佩你們的勇敢與堅持,也為你們所被迫付出的代價感到傷心難過。同時,作為大陸人,更是要為你們所做的一切說聲謝謝!謝謝你們一一你們所做的不僅是在為你們爭自由,同時也是在為我們爭自由。 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大陸已經整整70年,70年來, 一輪又一輪的政治運動,已經把這個民族的血性一點點殘忍地扼殺掉。如今,萬馬齊暗,小人當道, 整個國家無法說出一句真話,更是沒有自由。作為大陸人,我們看不到希望,我們甚至無法訴說出我們內心的悲憤和痛苦。但是,你們的出現,給了我們希望,讓我們看到在這片黑暗的土地上,至少還有一個地方還有希望。更為可貴的是,你們讓我們看到了久違的血性、勇敢與正直,以及公民不服從的素質,像高聳的獅子山,面對暴政,永不低頭。

三十年前,當北京落入危難時刻,是你們給了最強有力的支持;三十年後,當你們需要支持的時候, 卻得到的是大陸人的不理解與冷嘲熱諷。身為大陸人,我們也為此感到羞愧。但是,我們想讓你們知道,還有這麼一群大陸人,他們是支持你們的,他們也渴望一個司法獨立、社會公平、民主自由的社會,他們也渴望現代文明之光能普照到每一個大陸人身上,他們知道,香港人不僅是在為他們爭自 由,也是在為大陸人爭自由。 可惜的是,作為大陸人,我們無法和你們站在一起爭自由,我們甚至都不敢說出自己的名字,公開站出來支持你們。請原諒我們的懦弱,但我們希望你們知道,你們並不孤單,有這麼一群大陸人,他們就在你們身後,並努力為你們吶喊。
最後,我們希望你們萬事小心,留有青山。
落款是“一群大陸人”

馬雲退休

本周,馬雲正式宣布卸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長一事,在社交平台引發熱議。一篇題為《那晚.馬雲哭了.哭得像個孩子》的網文這樣寫道: “多年前,馬雲曾說過:“如果銀行不改變, 我們就改變銀行!”結果,馬雲的支付寶被傳統銀行的守護者銀聯,硬生生地收編。 兩年前,馬雲還在美國,對着特朗普總統吹牛說可以給他們增添一百萬個就業崗位,結果我們也看到了,就在他55歲生日那天,他連自己的崗位都無奈地丟了! 馬雲是神話,馬雲也已是笑話。他神話的一面越傳奇,他笑話的一面就越深刻。因為在馬雲這裡,笑話不再是粗淺的段子,而是令人烯噓的悲劇。 ”

有網友“臨安女教師”發帖說:“從2003年至2011年,短短八年間,中國共有72位身家過億的富豪死亡,死因分別為:15人被謀殺,17人自殺,7人死於意外事故,14人被法律處以極刑,9人病死。”

一篇題為《馬雲論》的網文這樣寫道:
“馬雲的退場到目前為止,在中國是個經典的案例。在中國,富可敵國從來是個不幸的詛咒,基本是身首異處和身敗名裂,因為它嚴重挑戰絕對權力對絕對地位、絕對面子、絕對資源和絕對人心的佔領。

和歷來必須附着於政治權力而生、具有原罪的壟斷型商人不同的是,馬雲的商業是另立於國家型社會的平行宇宙,甚至是對前者的顛覆、輸血和救贖,誇大一點說,他稱得上是商業層面的總理或主席。他的開創性遠勝張謇(民營紡織業),他的獨立性遠勝胡雪岩(依附左宗棠),他的正當性勝過盛宣懷(國家資本主義),在這種狀況下,他目前能做到功成身退,更顯不易。

但馬雲的退場依然有些蹊蹺。和馬雲這個年齡差不多退場的商業巨子,可能就只有約翰·洛克菲勒和比爾·蓋茨。但後兩位,均面臨著宗教的拷問和壟斷的利劍,很大程度是不得已而為之。在中國,馬雲完全沒有這兩方面的挑戰;而在互聯網三年一變的新經濟時代,說自己要更多關注教育、慈善和環境從而放棄權力,邏輯就跟宋徽宗在大兵壓境的情況下,非要禪讓去做畫家差不多荒謬。

他的退場很多人心知肚明,有不得已而為之的原因。他的影響力,已經到了全球政治家將他和政治層面的總理或主席等量齊觀的地步;他掌握着政治家最看重的經濟、金融尤其是就業特效藥;他還像劉邦項羽兩位老鄉一樣有衣錦還鄉的虛榮心, 他對外對內的影響力已經對中國內部的政經濟金融秩序產生不可控性。

另一個不得已可能在於,勢大不掉的戰略級企業國家化趨勢、盤根錯節的紅色資本滲透,已經使得他如果再處在瓊樓風大的高處,一旦時局有變,協議控股結構之類的先進權力模式沒法真正保護他,可能給他帶來類似於前代鄉賢胡雪岩的身家之禍。

也許馬雲更像如今的香港。他的開創式商業模式和企業權力架構,相對於中國整體社會生態,很像商業的柏林飛地,既跟資本主義自由經濟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無縫對接,同時又像插入對方腹地的一隻刺蝟,這既成就了他,也很好地保護了他。這頗像香港的特殊地位和當前局勢。只不過馬雲看上去在撤退,而香港似乎正在進擊。

無論如何,馬雲的功成和避禍,對照香港的過往成就和如今局面,對中國商業和政治的未來局勢,是一種非常寶貴的現代啟示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