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廖天琪談科隆市聲援香港市民五大訴求示威活動

音頻 11:48
人權組織在科隆舉辦聲援香港市民五大訴求示威活動 2019年9月14日
人權組織在科隆舉辦聲援香港市民五大訴求示威活動 2019年9月14日 獨立中文筆會

為慶祝與北京締結"姐妹城" 32周年,德國科隆在迎來又一個"中國節" 之際,於9月12日至14日舉辦了慶典活動。獨立中文筆會,大赦國際等人權組織決定在中國節落下帷幕的當天,在科隆大教堂前舉行聲援香港市民五大訴求的示威活動,呼籲科隆市與北京市尊重並支持香港的民主與法治。

廣告

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介紹了這次活動的意義,並闡述了她對香港目前局勢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您談談,獨立中文筆會,大赦國際等人權組織決定在科隆市中國節期間舉辦聲援香港市民五大訴求示威活動的選擇出於怎樣的考量?

廖天琪:德國科隆市與北京市締結姐妹城市已經有32年的歷史了。這一次是它們舉辦第四次中國節慶典。我認為,從中方的意義看,他們是希望通過這樣的節慶-主要強調藝術、表演等歡慶的活動,來衝淡普通人民、西方社會對香港問題的關注。因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如火如荼地展開,已經超過了三個月的時間。德國媒體以及西方媒體大量地進行了報道。他們想用節慶、歡慶(的形式)表現出一種歌舞昇平的氣氛來衝淡大家對香港問題的關注。所以我們就選擇了九月十四日,即三天中國節慶的最後一天,來舉辦(示威)活動。除了中文筆會和大赦國際以外,還有很多其他的組織參加了我們這個活動。有藏人的組織、維吾爾人的組織、宗教團體的組織、全能教會的人也來參加,還有其他的一些人權組織。我們是在科隆的大教堂前面舉行的示威,那裡人來人往,我們站在那裡向大家呼籲,打出我們的旗幟,同時我們不斷地發表演講,展出圖片,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我們這樣做是為了表示我們對香港市民爭取人權、自由、法制這種努力的一種支持。這是非常重要的。達到了天時地利人和的狀況。

法廣:香港民眾反送中法案的抗爭運動已經持續了三個多月,至今態勢未減。如何理解這場大規模的民眾運動?

廖天琪:我想,剛開始的時候,非常清楚的一個目標是香港人要維護他們自己的法制,就是“一國兩制”當初定下來的這些規矩。就是香港能夠繼續享受到跟中國不同的體制和政治制度。這點是非常非常清楚。但是隨着時間的流逝,現在凸顯了其他的訴求。簡而言之,是從追求民主,同時發展為追求民生和民權這樣的目標。何為民生?我們大家都知道,香港居民在住宿方面是非常非常困難的。港人平均的居住面積可能不會超過二十平米。非常非常狹小。而且香港的許多年輕人真的感覺前途茫茫,不知道自己未來的追求在哪裡?未來事業、家庭的發展在哪裡?所以從追求民主發展到追求民生,表現他們民生方面的要求,這一點也是非常值得人們注意的。

當然民權更為重要。我們看到,他們追求的是一種價值觀和民主制度。現在已經不僅僅是“反送中”了,已經發展為真的拒絕北京那一種威權政權的體制,他們極度不信任中國一黨專制之下的體制,同時他們也參考了許多西方國家發展的公民運動。所以得到很多心得,學習到許多技巧。所以這一運動能夠如此地持久,而且總的說來,即使有一些小小的暴力衝突,但總的說來,是一個和平運動。這是這次運動一個較大的特色。

法廣:香港民眾提出了五大訴求。實際上,香港政府已在不久前宣布撤回引發了這場大規模抗爭運動的送中法案,從而滿足了五大訴求之一。但是,香港民眾仍然不放棄抗爭,他們究竟要達到怎樣的目的?

廖天琪:香港政府、林鄭月娥女士雖然在不久前宣布正式地撤回了“反送中”條例,但是,她實在是拖得太久了。這場運動已經持續了兩個半月之後,她才做出公開表態,表示撤回相關法案。這個決定是在是姍姍來遲。而事實上,五大訴求中其他的要求也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說,(示威者)要求撤回對於參加抗議運動的人(我們稱之為“義士”)的檢控。這一點必須得到滿足。否則,我們知道,中國有一種說法,叫做“秋後算賬”。香港人都知道,運動一過,警方會開始調查、抓捕、同時記錄這些參與運動的人,特別是一些比較積極的人士。這些人會面臨非常嚴重的法律上的、也許是非常不公平的制裁。因此他們要求不可以對這些參與運動的人的檢控。

另外,他們要求港府撤回對這次民主運動的定性。因為按照官方說法,這是一次暴動。意味着參加“暴動”的活動分子可能會面臨六年到十年的監禁。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我們可以想象一下,參加這場運動的人數,從幾萬人到幾十萬人,甚至一百萬到兩百萬人,這名多人都要面臨這麼可能發生的一種控訴。這是不能令人接受的。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也是五大訴求之一,就是要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也非常重要。我們常常通過視頻看到警察亂打人、亂捕人,而且非常地兇惡,攻擊普通的民眾,白衣人攻擊黑衣人,等等。很多人都得到了具體的證明說,一些暴力分子事實上是大陸派遣進來的一些公安人員。這些事情必須要有一個非常獨立、公正的調查才可以。否則,很多人將被栽贓、被陷害。另外,五大訴求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們要求有真正的普選。這也就是前兩年非常激烈的民主運動-佔中的主要目的。人們要求真正的選舉。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雖然殖民地並不是一件好事。而且當時香港人也並沒有真正的參與選舉。但是在英國人統治之下,有法治、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而這些自由現在都慢慢受到了威脅。所以香港人這五大訴求中的每一個訴求都非常重要。不能因為撤回了送中惡法就停止(抗爭)。

法廣:您如何解讀北京政府處理本次香港危機的做法?

廖天琪:我認為,北京方面這一次能夠用一種比較保守的辦法,我們知道:解放軍、武警都已經出動,但是畢竟沒有真正地出動到香港來,做出武力鎮壓的做法。這一點是值得肯定的。當然香港警察本身有這種暴力的、或者是有一些潛伏的人員混入,這是另外一回事情。北京處理香港本次危機的做法,我覺得還可以接受。因為我們曾經非常恐懼北京可能採取武力鎮壓。他們這次為什麼態度比較平穩?我想有很多原因。大家都知道,中美貿易戰已經愈演愈烈,而且已經整個地鋪開,鋪開到全世界。同時西方世界對於中國現在的戒懼之心越來越強。在這種情況下,北京政府不得不收斂一些。總的說來,我認為,他們處理香港危機的做法不是最壞的。

法廣:本次科隆的示威活動還有哪些其他內容?

廖天琪:先說一下這次的中國節。除了藝術表演等等,他們也有一些經濟會議,在進行會談。我們這些示威活動中間,比如在九月十二號那一天,大赦國際和全能神教的這些示威者,就在中德雙方經濟會談的會場前面,布置了一個小小的抗議的檯子。同時掛出了一些旗幟。結果中國駐德國的大使就要求德國的警方趕走這些抗議人員。德國警方說不能這麼做。這位大使就直接找科隆市的女市長芮克(Henriette Reker)女士,跟女市長說把這些抗議人員趕走,市長表示:對不起,德國法律是保護他們的,他們事先的抗議申請得到批准,因此不能讓他們走。於是大使表示:他們不走,我們走。市長答覆:我也沒有辦法。結果中方的人員就撤走了。

由此不難看出,我們這樣的活動,即使聲勢不算龐大,(香港人是幾萬人、幾十萬人上街,我們這裡最多也不過上百人),但是我們的抗議活動還是很有影響力的。而且我們這次提出的訴求不僅僅是聲援香港,同時我們也要求宗教自由以及和平地、合理地、合情地處理中國的民族問題。所以有這麼多地藏人、維吾爾人、蒙古人來參加我們的活動。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