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陳破空:香港人民大抗爭,二十二年積壓的憤怒噴薄而出

音頻 11:49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路透社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進入第15周。在這場曠日持久的抗爭運動中, 香港民眾提出了五大訴求,儘管其中的一大訴求隨着特區政府正式宣布撤回“送中”法案而得到滿足,但民眾抗爭情緒仍未平息,繼續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立場。這場頗令北京政府感到棘手的運動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美國國會採取多種做法試圖對北京施壓。針對香港局勢,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廣告

法廣:香港反抗爭運動已經持續了三個多月,特區政府已於不久前宣布撤回引發了本次大規模抗爭運動的“送中”法案。但是民眾的抗爭情緒卻沒有得到平息。您如何看待香港目前的局勢?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民眾堅持抗爭?

陳破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撤回送中條款,這個(決定)做得太晚。雖然是件好事,卻遲了三個月。如果她在第一個星期就做出這個決定的話,完全可以在最初時期平息香港的民怨。但是由於三個月的發展,警民衝突、黑社會出動、以及中共的威脅等等,所以京港兩地的矛盾激化。現在已經不是香港民眾與特區政府的問題,而是香港民眾與中共的問題。

香港民眾之所以堅持持續抗爭,直接原因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林鄭月娥只是回應了五大訴求中的一大訴求而已。更重要的是,香港民眾持續抗爭,反應的是香港民眾22年來所積壓的怒火。因為過去20多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之後,北京當局一直在破壞一國兩制、一直在違背中英聯合聲明,而且愈演愈烈。不僅在法制方面、在政治主導雙普選方面、而且跨境綁架,綁架書商、綁架商人,都直接觸動了港人的神經。而且中共紅色權貴在過去22年,把香港變成了他們的洗錢中心,愈取愈多。所以連香港的商人都看不下去。覺得栽得太多。連李嘉誠都說: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所以從綜合的因素,加上這一次中共又退出一個逃犯條例,即送中條例,也就是要把非法綁架合法化。所有這些直接和間接的因素加在一起,香港民眾22年積壓的憤怒大爆發。香港民眾最根本的訴求就是:實現雙普選。如果中共在這個問題上不鬆口,特區政府在這方面沒有任何的運作空間,香港民眾持續抗爭就是繼續下去。

法廣:香港的民生問題是否也是導致此次危機的一個原因?

陳破空:我認為,民生問題不見得是引發香港民眾抗爭的原因。因為對香港來說,民生固然是一個問題,由於中國紅色資本的大筆入侵,導致了貧富分化,物價高漲、樓價高漲,導致了貧富懸殊。中產階級和小市民叫苦不堪。但是民生問題還在其次。因為香港的國民性已經跟中國內地的國民性發生了變化。中國內地的國民性表明,只有到了沒有飯吃、沒有衣服穿的時候才可能談得上造反或者革命。一般而言,衣食足了,就知足了。這是在70(年代)一黨專政的馴服下,基本上是奴性人格的一種體現。基本上個人價值的鎖定是在:衣食住行,物質上的滿足。但香港不同。香港是經歷了100年以上的自由社會,它有這種言論自由、思想自由、信息自由這種強大的自由基因。所以香港的國民性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因此物資的短缺或者民生的這些困難不是他們抗爭的主要原因。他們抗爭的主要原因還是價值問題。他們所信奉的自由價值、普世價值。我認為,要正確地理解香港的抗爭的話,就是從價值入手。

法廣:至今為止,北京政府沒有對香港的抗爭運動採取武力鎮壓,是出於怎樣的考量?

陳破空:北京政府暫時沒有直接出面、用30年前八九六四的方式來對待香港。其中有一大一小兩個原因。小的原因是因為中共面臨70周年大慶、就是國慶,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因此在此之前,中共盡量按兵不動或者盡量低調。避免香港發生大的事態。這是中共暫時的一個忍耐階段。但是宏觀地來看,中共對香港沒有直接動武、採取那種天安門式地動武,那是因為考慮到香港的國際地位,香港畢竟不是北京。它是“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是由一個國際聲明、國際文件保障的香港的高度自治,即中英聯合聲明。中英聯合聲明得到了聯合國和世界各國的承認,尤其是西方各國的承認。如果說中共不承認中英聯合聲明,不再承認“一國兩制”、承認香港的高度自治,那將會引發一系列的國際問題。包括西方發達國家和聯合國可能不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而中國在很長時間內,80%的外資都經由香港進入中國。目前還有至少60%以上的外資是經由香港進入中國。所以香港的金融地位、關稅地位和敏感技術的輸入對中國都非常重要。還有中共本身權貴集團也在香港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很多的經濟利益,包括股票、股份、企業和豪宅等等。所以他們也是投鼠忌器。因此在香港不便下手。

但是另一方面,我們看到中共通過間接地對港人的鎮壓一直沒有中斷。我們看到反送中運動3個多月以來,港警的變化。本來香港警察是一個非常有紀律的隊伍,非常容忍的一個隊伍,但是變化很大。可能其中大量混入了內地的公安。因為香港特首感嘆警力不夠。另外中共又支持了黑社會,無差別地毆打市民。這種警黑合作,再加上中國在香港本身就有大量的特工和地下黨員,他們一起出動,實際上對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起到間接的鎮壓作用。我們經常看到一些流血的畫面或者製造的一些爆炸場面。這些爆炸場面未必來自於抗爭者。有可能其中很多來自於中共特工本身的攻擊或者黑社會。所以這種鎮壓一直在繼續中。這是一種暗中的鎮壓,不是直接的鎮壓。至於中共和香港民眾會不會攤牌?恐怕在“十一”國慶之後,可能會是一個新的看點。

法廣:目前,美國參院正在審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美國國會也在9月17日舉行了香港局勢聽證會。美國國會的種種做法是否將對中國產生影響?

陳破空:對。表明上中共似乎表現出一副不在乎其美國或者他國家的舉動,甚至說是“外國勢力干預”等等,但是如果美國參眾兩院修改香港人權民主法案的話,對香港的地位和中共都將是很大的影響。因為香港之所以有獨特的關稅地位,之所以能夠大量地引進外資,之所以能夠讓中國紅色權貴在香港上下其手,那是因為它有特殊的國際地位。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如果修改了香港人權民主法案,變成每年審議一次的話,將讓中共在香港投鼠忌器。因為這個法案的中心意義是,每年審議一次香港的自治地位,是否還具備“一國兩制”?是否還有“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北京政府是否遵守了中英聯合聲明和“一國兩制”?否則的話,美國方面就要責成行政當局做出對香港地位的調整。現在在中國經濟大滑坡的情況下,在美中貿易戰激烈的情況下,如果香港出現變數,將對中國經濟雪上加霜,並動搖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的經濟基礎。所以中共在這一方面會有所考慮、有所忌憚、有所收斂。

法廣:您如何分析北京目前的政局?

陳破空:北京目前的政局可以說是非常地撲朔迷離,各種風向都有。簡單來說,就是習近平陣營、或者習家軍跟政治老人之間的鬥爭。可以從北戴河會議刊出端倪。北戴河會議之後,中國的政局發生了一系列的變化。據我所知,各派政治老人在北戴河會議上對習近平的現有政策都極度不滿,表達了批評。包括讓中美關係降到歷史低點、中美談判陷入僵局、貿易戰不斷地升級。還有就是在香港闖下了大禍、導致香港民眾大抗爭。其中甚至有習近平系統所主導的跨境綁架,尤其令政治老人憤怒。再有就是新疆集中營成為國際的關注焦點以及中國經濟的大滑坡,可以說形成了改革開放以來最嚴峻的經濟形勢。然後出現了失業潮,工廠倒閉,導致外資出走潮。習近平當政七年來,可以說是“一事無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這麼一個狀況。這成為政治老人批評的一個焦點。

而中共高層的其他派系顯然跟習陣營、習家軍也不和睦。其中包括團派,像中國總理李克強、政協主席汪洋這一派。另外習近平把太子黨和紅二代的高層、他同一代的人都基本上趕盡殺絕、排擠在政局之外。因此(他)在太子黨、紅二代內也不受待見。我們看到之後就出現了兩種現象。一是習近平通過宣傳系統、通過王滬寧的幫助,在輿論上、報紙上不斷加強宣傳、鞏固自己的地位,然後自己去訪問西路軍或者紅四方面軍,是想拉西路軍殘存的將士的後代,來為自己在紅二代中撐腰。另一方面,中共黨內又釋放出習近平以前的講話(五年前的講話),似乎間接地承認任期制。因為去年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導致)不僅失去了民心,而且失去了黨意,在黨內引起了很大的震動,以及黨內黨員、官員的不滿,動搖了改革開放以來有序更遞領導層的這麼一個根本。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想中共高層就是習陣營和反習陣營的鬥爭在白熱化。其中一個重大的看點就是誰能夠在四中全會佔上風,是習近平利用習家軍在中央委員會的佔多數佔上風?還是其他各派組成的反習勢力佔上風?

總之,我們看到的是:習近平權位在虛化、在削弱、在動搖之中。反習勢力可以說在集結、在團結之中。反習勢力在進一步壯大。因此說,中共內部的鬥爭就是習陣營和反習陣營,習家軍面對其他各派。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隨時可能攤牌。而我認為,目前的局勢對習近平不利。如果習近平有自知之明,就應該回到中國共產黨自身的黨章或者憲法上來。黨章規定不要搞個人崇拜。憲法規定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任何個人不能逾越。如果他沒有自知之明,要負隅頑抗、像毛澤東那樣,要搞運動式的整黨、整風來整齊各派的話,恐怕中共高層會有一場血雨腥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