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油菜籽如何成為中國打擊加拿大的利器

音頻 05:19
圖為中國駐加拿大新大使叢培武會議照
圖為中國駐加拿大新大使叢培武會議照 網絡照片

在中國自今年三月以發現害蟲為由停止進口加拿大油菜籽後,渥太華9月6日宣布正在世貿組織內部尋求雙邊磋商,根據規則,加中兩國應在30天內舉行會談,如會談失敗,加拿大可要求世貿組織裁決。2018年加拿大向中國出口了476萬噸油菜籽,佔總出口量的40%,我們現在就 回顧一下自2009年以來的十年間,油菜籽是如何逐步成為中國打擊加拿大的利器的。

廣告

早在2009年11月,中國以擔心黑脛病傳播為由對加拿大油菜籽做了限制性規定,要求加拿大出具油菜籽無黑莖病證書。黑脛病是一種危害油菜種植的莖基潰瘍病,1970年代首先在加拿大發現,因其會使受感染植物的莖變暗而得名,流行於美國、澳洲和法國,在中國沒有發現。這一限制使加拿大油菜籽價格下跌,對華出口從09年的220萬噸降至10年的90萬噸。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植物學教授費爾南多(Dilantha Fernando)受命與中國監管機構合作研究黑脛病傳播的可能性,最終導致中國在2012年放鬆了進口限制。

2016年,中國又盯住了加拿大油菜籽里的“雜質”,要求從4月1日起把2.5%雜質含量減少到1%,理由又是黑莖病。加拿大油菜籽生產商認為這不僅代價昂貴,也不會降低黑莖病傳播的風險。費爾南多教授對中國再次決定以黑脛病為由施加限制感到震驚,因為前一次的研究已發現“黑脛病已存在很久,但病原體還沒有建立,這明確預示着它不會傳播。更何況油菜籽出口到中國就直接進粉粹廠,而非去農田,連病原體建立和流行的土壤都沒有”。在接受加拿大《環球郵報》華裔女記者許平安(Ann Hui)採訪時,費爾南多質疑中國決策依據的到底是植物病理學還是政治學?圭爾夫大學植物學教授戴夫休姆(Dave Hume)也認為“只要中國不想大量進口油菜籽的時候,問題就出現了”。

2016年8月,許平安發表長篇調查報告,質疑《中國限制油菜籽的真正原因:科學還是政治?》,文章引述加拿大行內人士的分析指中國的行為近似訛詐,因為沒有任何油菜籽出口國達到了中國要求的1%雜質標準,他們相信真實原因是中國油菜籽豐收,黑脛病成為“非關稅壁壘”的最好借口。

油菜籽爭議是2016年兩國關係的重要議題,經與中國質監總局局長支樹平激烈談判後,1%雜質含量限制的執行日期從4月1日推遲到9月1日,9月下旬,兩國總理互訪後最終達成協議,中國無條件維持每年26億元加拿大油菜籽的進口,直到2020年。

北京深知油菜籽在加拿大的份量,中國使館商務處網站上明確註明“油菜種植業是加拿大農業中的重要產業”,“每年創造267億加元的產值,25萬就業崗位和112億加元的工資”。加拿大是全球最大的油菜籽生產國和出口國,中國是其最大出口市場,油菜籽是加拿大對華第二大出口產品和第一大出口農產品。根據加拿大油菜籽委員會的數據,2018年中國進口加拿大油菜籽480萬噸,菜籽油110萬噸,占油菜籽、菜籽油和豆粕出口的約40%。

加拿大扣留孟晚舟後,中國以逮捕加拿大公民為報復,油菜籽再度成為利器,不過這一次更狠,乾脆暫停進口。加拿大油菜籽委員會6月3日聲明指“中國越來越不願購買各種加拿大油菜產品。加拿大多次向中國提供科學證據,並希望了解中國行動背後的科學依據,但中國甚至沒有回應加拿大派代表團的要求。加拿大農業部油菜籽工作組敦促中國接待高級別加拿大代表團,並於5月7日向世貿組織投訴,要求中國提供指責質量問題的證據。同時加拿大也積極尋求向日本、墨西哥、歐洲、巴基斯坦、阿聯酋和孟加拉國出口更多的油菜籽。

中國則不排除撇開加拿大的可能,觀察者網今年3月指中國多年來抱怨加拿大油菜籽“雜草種子超標”,如果爭端長期持續,未來很可能會從烏克蘭、俄羅斯、澳大利亞增加進口。值得注意的是,6月份中俄兩國關係晉陞為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在兩國新興領域合作中,農業首次被列為首要領域。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