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習近平的大閱兵

音頻 11:01
中共領導人在七十周年國慶閱兵式上,2019年10月1日。
中共領導人在七十周年國慶閱兵式上,2019年10月1日。 路透社REUTERS/Jason Lee TPX IMAGES OF THE DAY

十月二號,黨媒《參考消息》以“習近平大閱兵發出豪邁強音”為題,對這場史上規模最大的國家閱兵做了一個綜述,這個標題可以說是對大閱兵風格的最佳延伸。有網友發帖說:“當年希特勒也發出豪邁強音:德國只有一個領袖,一個政黨,一種聲音。下場大家都知道。”

廣告

如果有人對法西斯美學沒有切身感受,可以把此次大閱兵作為範本加以學習,正如網友的帖文所說:“所謂法西斯美學,就是用壯美的畫面,宏大的場境,整齊畫一的列隊,萬眾參與的狂熱,藐視一切敵人的姿態,表現國家主義價值觀,讓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作為龐大機器里的一顆螺絲釘的幸福感和崇高感,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麽越是弱小的人,看到閱兵越會熱淚盈眶,因為龐大機器產生的碾壓一切的力量,能夠帶給他虛妄的歸屬感和安全感,儘管這種力量,往往都是為鎮壓他而存在的。”

一篇題為《正步走是世界上最恐怖、醜陋的權力宣言》的網文這樣寫道:“德國是正步走的發祥地,19世紀早期普魯士軍隊為了炫耀軍國主義的赫赫武功,發展出這一“迄今為止人類所發明的最矯揉造作卻最富表現力的肢體運動形式”。1920年代,希特勒在納粹黨人的衝鋒隊中沿用了正步走,最終成為黨衛軍和納粹德國國防軍的步法。正因為存在這樣一層歷史因緣,二戰勝利後,聯邦德國把正步走作為法西斯主義的象徵而徹底廢除。崇尚個體自由的英美等國則從未採用過正步走。看紀錄片《意志的勝利》,總讓人想起喬治.奧威爾的這段話:“正步走是世界上最為恐怖的景象之一,甚至比俯衝轟炸機還更令人感到恐怖。這就是一個赤裸裸的權力宣言,相當明確而刻意地存在於其中的,是靴子直衝着臉而來的景象。它的醜陋是其存在的一部分,因為它正在宣稱的就是:‘是的,我很醜,但你不敢嘲笑我。’。

奧威爾的這個觀察可謂入木三分,可是光有恐嚇仍然不夠,墨索里尼說:“所謂法西斯主義,首先是一種美。”由此可見,權力要想贏得敬畏,除了顢頇霸道之外,還需要懂得一點美學原理。在觀看納粹衝鋒隊員的正步行進時,一定有人會被整齊畫一、無懈可擊的力量感所震懾,同時也會被其中所蘊含的莊嚴肅穆的美感所魅惑。事實上,一個人的政治立場是左還是右,對權力的態度是喜歡還是厭惡,很大程度上就是審美趣味的問題。

誰在年輕時沒有愛過幾個人渣?當美學的面紗被撕破,“我很醜,但你不敢嘲笑我!”就只剩下赤裸裸的權力在做支撐,但是如果權力本身已經不招人待見,或者壓根就沒有權力卻依舊張牙舞爪地“不許”別人笑,整件事情就會變得有些滑稽和可笑。最近網上流傳一張老照片,1936年6月13日,“布洛赫姆沃斯”造船廠 的工人在碼頭集會,慶祝德國軍艦下水,所有人都在向元首行納粹禮,只有一個人雙手抱胸,拒絕行禮。在放大的圖片上,你甚至可以看到他臉上流露出一絲不屑的表情。此人叫蘭德梅賽,他因為和一名猶太女子結婚而兩次入獄,最後被當成炮灰送到前線戰死在沙場上。1991年,德國報紙刊發了這張照片,世人把他稱作勇者,因為面對令人生畏的權力,他做到了  你很醜所以我要嘲笑你!

這篇文章寫於三年前,說的也是些舊事,卻與當下中國的國情相當吻合,10月1日上午,鞍山市網民“俊 小哥”,在微信群與他人聊天中發表對閱兵的所謂“ 惡意言論”,被家屬群舉報,遭當地公安處以十五天行政拘留。 四川南充網民“24K純帥”,因涉嫌在網上對閱兵式出言不遜,遭當地警方行政拘留7天。

網民方舟子發推說:“很理解為什麼那麼多人說閱兵好看,敢說不好看,整個國慶長假就得在拘留所過了。”

大閱兵無疑是本周社交平台關注的焦點,但網絡上傳播最多的圖片恐怕並不是官方所希望看到的,比如一張上屆國家主席胡錦濤及總理溫家寶站在天安門城樓觀禮台上的照片,這兩天刷屏朋友圈,有網友發帖說:“70年的主場,他倆意外成了主角!曾經的十年,這兩個平民出身的人,在重重壓力之下,倡導“不折騰”,給這個國家帶來喘息機會,使得經濟空前繁榮,許多人擁有了財富,留學旅遊成為時尚,中美關係良性發展,言論也較為寬鬆。他倆還廢除了收容制度,免除了農業稅,義務教育免費,農民有了微薄的養老金,有了大病醫保……胡溫一直強調要推進經濟體制和政治體制的深度改革,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他們的願望並未實現。他們首次提出了和諧社會的願景,跳出了階級鬥爭的意識形態怪圈,他們為中國留下了寶貴的政治遺產。尤其是以下兩點值得欽佩: 1、不搞個人崇拜; 2、到站立馬下車。”
此次閱兵有一個龐大的致敬方陣,二十多輛禮賓車上坐着老一輩黨和國家領導人家屬,他們手舉各自開國元勳父母的照片,被網友戲稱為史上最強拼爹團。
有網友發帖說:“至今,兲朝拼的還是爹!骨子裡“打江山,坐江山”的基因一脈相承,千年末改!”

另有網友發帖說:“俄羅斯每年都會舉辦紀念衛國戰爭勝利的大閱兵。在正規的大閱兵結束後,隨之進行的是“不朽的軍團”的群眾大遊行。成千上萬的群眾高舉參加過衛國戰爭的親人肖像,在大道上共同組成“不朽的軍團”。 每年,俄羅斯政府都大張旗鼓地號召,不管先輩生前的職務高低,鼓勵他們的後人踴躍參加。普京自己也多次以普通一兵的後代身份,手持父親的照片走在隊伍中。

相信,在人流滾滾的隊伍中還走着許多在衛國戰爭中戰功彪炳的將帥後代們。那一天,他們都和普京一樣,以普通一兵的後代,走在群眾的隊伍中, 然而,這種不分高低,眾生平等的理念在咱們的閱兵里卻看不到。遊行中特請了一些後代參加,指定都是上將以上的後代,其他的後代都被三六九等了,更別說將軍以下和參加過戰爭的老百姓後代了。這些年,凡此類大型活動,後代參加者的挑選原則,必是從上到下按照父母生前的官銜高低決定,好像當年的人民戰爭全都是由高官們打下的,與基層幹部、士兵和民眾無關。就是這種等級觀念耳濡目染了第二代、第三代,甚至第四代..... 至使一些後代把父輩的等級看成了身份的象徵。無論走到哪裡,開口就是 “XXX的兒子、女兒、女婿,媳婦”,毫無來由地以此為榮,以此狂傲。
從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到抗美援朝,多少基層幹部、普通戰士和老百姓衝鋒陷陣,流血犧牲。他們為新中國建立的功勞與將帥們一樣,不可磨滅、永垂青史!     
現行的等級制與清朝八旗制有什麼區別?森嚴的等級築起了官民之間的樊籬,雲泥之別造成了官民相恨。何時,眾生平等會替代沿襲千年的等級制傳承?”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