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賀衛方教授永久封號其弟或受株連 傳遭刑拘

圖為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
圖為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 網絡照片

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個人微信帳號在中共建政70周年前夕被永久封號,今天網絡傳出其弟賀維彤被以非法持有恐怖主義物品罪名刑拘。

廣告

對賀衛方的封禁類型是“限制登錄,不可解封”,被封原因是“傳播惡性謠言等違法違規內容”,內容不詳。2017年5月,賀衛方遭遇禁言威脅時曾表示:“割斷天下所有公雞的喉嚨,天還是要亮的,讓我們等待天明。”從他被永久封號來看,他還沒有看到天明。

最令人吃驚的消息是他的弟弟賀維彤被抓走的消息,網上流傳着嚴華豐律師的一則短文:“僅僅因為在朋友圈轉發了一條視頻,賀維彤 (賀衛方老師的弟弟 )就被以非法持有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物品刑拘了。現在看來,傳播、非法持有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物品罪也極易成為口袋罪,因為何為恐怖主義、極端主義,普通的公眾是很難把握的。”

嚴華豐律師寫到:賀維彤的案子是他和另一位律師仝宗錦代理。嚴律師表示,賀維彤是“9月30號被東城分局刑拘的,罪名是非法持有宣揚恐怖主義極端主義物品罪。目前所知事實上9月12號他在朋友圈發布了一個ISIS槍殺平民的小視頻,維彤當然是痛恨恐怖主義的。”

微博上賀維彤的自我介紹是:圖書策畫編輯、圖書裝幀設計師、 法律類圖片收集愛好者。

賀衛方則是知名度很高的自由派學者,但近年來已很難自由發表言論。去年5月18日『紐約時報』發表一篇對他的專訪,賀衛方在採訪中坦承:“現在我連在學術刊物發表論文都變的很困難。”賀衛方當時對習近平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感到震驚:“我沒想到他們會那麼著急,那麼快。”在這次採訪中,賀衛方還朗誦了了一位北京詩人的詩句,認為濃縮了時代精神:

“我們都是木頭人,不許講話不許笑,還有一個不許動,”“我就是死也要走在人的大路上。”

中共建政70周年前後,北京當局異常緊張,北京多處地區“天上禁鳥地上禁行”“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對言論包括社交網絡的控制打壓更形嚴重。節日過後,這種緊張還在延續,據分析一個重大的原因是香港局勢嚴重失控,中共四中全會在即,中共黨內對習近平處理貿易戰、香港問題的方式越來越不滿。

賀衛方具體因為傳播什麼“惡性謠言”被永久封號,官方沒有拿出證據,最近網上一直在傳着他的舊文『國家和我』,文章闡述國、家、個人三者關係,也許這抵觸了北京當局多年來進行的國家個人三位一體的洗腦教育?

另外,賀衛方多年前批評納粹化傾向的一段視頻最近也在廣為流傳,這位學者說:“我分析納粹時期,德國唱的歌,和我們今天唱的紅歌都很相似,‘高舉我們的旗幟’,‘鮮血染紅的旗幟’,‘跟着元首前進’,都是這類歌曲。這東西有某種相似性。我自己覺得有某種納粹化傾向。”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