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夏明談中國建政70周年:習近平面臨著全方位的挑戰

音頻 13:25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圖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2019年十月一日,是中共建政70周年的重要節日。為此,中國舉行了一系列的慶祝活動,其中包括建政以來規模最大的閱兵式。這也是習近平時代的首次國慶閱兵。縱觀70年歷史,從毛澤東、鄧小平到現任主席習近平,中國經歷了不同的階段,中國社會則發生了巨變。如今,在習近平的治下,中國將前往何處?對此,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採訪。

廣告

法廣:首先,請談談,您如何定義中國過去70年的不同階段?

夏明:中共治理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70年了,也是進入了“古稀”老人(的行列)了。我們看看共產主義的歷史,像蘇聯、蘇共,也就是70來年,最後崩潰了。其實我們看到,今天中共面臨非常大的考驗和挑戰:它能否生存下去?

我們如何看待它過去的70年?中共過去的70年,如果我們用官方的定義來看,習近平今天建立的敘述,他認為可以分成三個階段。第一,是毛澤東給中國的30年,就是讓中國人站起來;然後是鄧小平領導的30年,讓中國人富起來;再有,就是習近平執政已經7年多了,他認為他還會執政30年,正因如此,他廢除了任期制。他打算在30年內,(我們看到,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2021年)他會讓中國強起來。不難看出,習近平將中國看作三段。同時習近平有一個重大認知,他認為,以前大家討論中國70年的歷史,就認為其中有很多矛盾、很多彎路,毛澤東有很多錯誤,鄧小平在改正這些錯誤,從反右、文革、到大饑荒,都有很多的錯誤。中共也在不斷地平反,或者撥亂反正。但是習近平一改以前的說法,他認為;前30年和後30年都不矛盾,在他治下的10年,他會把它全部地打通、貫成一氣,認為這都是社會主義探索,社會主義在摸索經驗。社會主義難免有失敗、付出代價、交學費的一部分。習近平把整個中國的70年變為他想打造的(國家),最後(自己)變成國父。老百姓能夠過上小康日子。中國共產黨能夠給世界帶來一個完全的、全新的、社會主義的思維體系。這是習近平的定義。

但是,我認為過去的70年,中國其實很多地方受到了傷害。因為中國共產黨在許多治理中國的過程中,有其他更多、或者更好的選擇方法,它都沒有去探討。它的許多的選擇方法是錯誤的,尤其是習近平當下以國家強權、以犧牲人民自由、同時以中國的意識形態挑戰國際的普遍價值觀。這些都是錯誤的。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中共的70年,到底應該何去何從,值得我們討論。

法廣:中國共產黨不僅在今年迎來建政70周年,也將在兩年後迎來建黨100周年紀念。這對現任領導人習近平具有怎樣的特殊意義?

夏明:習近平自己認為,他是有紅色基因的。因為他的父輩是屬於打下江山的(一代人)。因此作為習近平來說,當然會把中共的目前的紅色政權和江山看成他的家產、看成他們紅色的基因流在這些人的血脈中的這些太子黨,他們對中共的江山是有所有權,因此也有監管權。當然對他們來說是有一個深刻的、感情上的紐帶的。但是我覺得他們忘掉了一點,就是中共之所以能夠建政,中國共產黨當時成立之初,就有一個目標,我們不能完全否定中國共產黨1921年、像李大釗、陳獨秀、包括毛澤東這些人當時的鼓吹下,還是有一定理想主義色彩的。但是我們可以看到,今天的中共其實有很多都背離了這種理想主義色彩。比如當習近平在說:千萬烈士的鮮血換來了紅色政權,因此我們不能丟,因此我們不能放,這裡邊他其實進入了很大的誤區。其實幾千萬人的鮮血,它的目的是要讓中國獲得自由。也就是中國人經常說的,終於獲得解放,而解放就是自由的意思。在整個解放的過程中,要帶來的是給人們的自由。但是在根本的人民自由的問題上,就會像毛澤東所說的,中共進北京是趕考。當時民主黨派的黃炎培就跟他說:你如何能夠跳出王朝的周期率?毛澤東就說:我們就要實行民主、實行真正的、切實的民主,讓人們當家作主。我們就可以跳出這個周期率。但是今天中共沒有實現。相反,是把民主變的越來越遙遠。因此我覺得對習近平來說,他多大程度上其實是在背離中共早期還有的一點點理想主義?多大程度上他把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建立的黨國變成一己之私、或者是一黨之私?這是非常可怕的。

法廣:2012年習近平掌權之初,就發動了大規模的反腐運動,他的最終目的是什麼?

夏明:我一直認為習近平的反腐運動是一種派系反腐。是一種針對個人的政治忠誠的強弱來決定把那些對他不忠的人清洗掉。也就是中共黨內最近所說的,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所以它的反腐,就是通過以人民的需要的反腐的名義,對黨內進行一種殘酷的清洗。因為習近平講過,在他的第一個任期的五年內,他已經處理了黨員、幹部100萬以上。不難看出這是一個非常殘酷的清洗過程。當然這並不是說中共反腐有什麼問題。中共腐敗是盡人皆知的。而中共的腐敗在於它的一黨專制、一黨極權沒有人民的監督、沒有人大的諮詢、沒有司法的獨立、也沒有報章、媒體的、新聞的監督。這樣的情況下,當你要反對腐敗、清除腐敗,就不具備我剛才列舉的應有的條件,同時你在不斷地強化自己的權力的話,就會帶來更大的腐敗。因此我認為,習近平的習式反腐註定會失敗。而且我們也看到,它其實已經喪失了動力。同時,他的反腐已達到了目的。也就是以習家軍為核心重建中共。但是,這種重建會讓這個黨、讓這個黨國更有活力,更有創造力嗎?對此,我們應該拭目以待。因為我們畢竟看到,目前習家軍和他的整個班底展現出的這種缺乏創造力,缺乏想象力,而且許多地方顯現封閉、愚昧、無知,因此這種反腐帶來的正面效應還是有限的。

法廣:中國主席習近平面臨怎樣的挑戰?

夏明:我覺得習近平現在壓力山大。他面臨的挑戰是全方位的,是多重疊加的。之所以說是全方位,是因為他無論是在內政、經濟、黨內權力鬥爭,還是中國的環境、人口社會的壓力、以及到來的這些危機,生態危機以及災變可能影響的各種社會不穩等等,他都面臨很大的壓力。另外,在周邊國家也有許多矛盾和各種衝突。無論是日本,還是朝鮮,以及印度等等,他都面臨許多挑戰。另外,他在中國的許多邊遠地區,從新疆、到西藏,還有香港,另外還有台灣這個事實上的獨立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卻聲稱對台灣有主權,不難看出,台灣也一直對習近平構成重大挑戰。而所有這些重大挑戰又跟另外一個最大的挑戰即:外部的挑戰聯繫在一起,這便是中國共產黨唯一的一個反對黨-美國。美國今天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一方面通過貿易戰不斷地給中國製造各種麻煩,讓習近平焦頭爛額,讓中國本身已經下行的經濟雪上加霜。同時習近平的挑戰不僅在於經濟,而且特朗普總統很大程度上把貿易戰高度地戰略化和政治化。中美之間的戰略互信和政治關係都開始脫裂,中美事實上進入一種冷戰的模式,是大家現在普遍喜歡談論的話題。所以我認為習近平面臨的國際上的衝突和挑戰也是非常大的。

問題的關鍵在於:面臨著這麼多挑戰,習近平有沒有能力、有沒有遠見、有沒有想象力、有沒有智慧,能夠化解這些挑戰?能夠把中國引向一個更好的方向?我認為習近平現在的一個主要做法其實還是想回復到老路上去,回到專制主義的老路,甚至從毛澤東的治理方式尋求一些靈感。同時通過專制主義的共同理念,與周邊專制主義國家結盟。試圖抵抗中國人民現在內心渴望自由、渴望民主的衝動。因此無論在台灣、還是在香港、或是在西藏和新疆,都不難看出他表現出強烈的、某種程度上是邪惡的一種極權主義的衝動,對他們進行打壓、鎮壓。所以我認為,習近平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他自己無法突破他的價值觀和認知的整個的構架。另外,這種無法突破又被他周邊的缺乏遠見、而且更多地是溜須拍馬的、一種迎合他的政治野心家或者權力貪慾者得到強化。正因如此我覺得習近平的最大挑戰其實是來自他自己的缺陷。而他自己的缺陷又被他周邊的人強化。所以習近平的敵人不是我剛才所講的: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經濟、政治,其實他最大的挑戰來自於他自身,來自於他自己的內圈。

法廣:您如何看中國未來在國際舞台上的作用?

夏明:中國作為一個文明古國,以及現在的世界大國,它在歷史上應該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我認為中國最佳作用應該至少在亞洲文明中成為一個領軍國家。能夠與日本、印度等國家形成一種良性互動。能夠讓亞洲文明成為世界文明往前前進的又一個重要的發動機。但是中國在過去的十年失去了這種歷史機會。因為中國在過去的三十年,終於有一個可以讓自己的民族變得更寬容、更多元、讓自己的國家變得更自由、更民主。但可惜的是,中國共產黨沒有與時俱進,跟時代、跟着自由民主的方向走。相反,它失去了這個機會,使得中國的官僚寡頭、權力和地位得到強化。現在就變得他們要改革自己的利益、既得利益就越發地困難。而中國的老百姓,權利和自由就越發地小。因此中國現在在世界整個的作用變得越來越負面。越來越多的國家將中國視為一種威脅,也有一些媒體人-例如何頻-把中國視為一種病毒在世界蔓延。美國已經把中國作為頭號競爭國家。因此我認為中國現在在國際上到底發揮怎樣的作用?從中國共產黨目前的一帶一路、或者要給世界提供中國解決方案來看,這是挑戰整個全球價值觀,是行不通的。但是另一方面,我還是非常樂觀的。主要因為中國共產黨治下,畢竟在海外有幾千萬華人,而這幾千萬華人已經融合進世界的主流文化,因此中國的文明、中華的文明,不僅是在中國這片土地上生長,而且我相信在全世界有華人的地方,其實它也不斷地在生長。只要有中國人的地方,他們就會不斷地給中國增添智慧,因此我相信,中國在世界上起的作用,很大程度上決定於兩個因素。一個是中國共產黨未來的走向,我希望中國共產黨改弦更張,更希望它能夠退出歷史舞台,給中國一個新生的機會。另一方面,我也希望:所以的中國人、所有的華人能夠不斷地有創造力,想象力,能夠在世界上發揮中國人應該做出的文明的貢獻。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