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新加坡/香港/政治/經濟

經濟學人:拜香港騷亂之賜新加坡悶聲大發財

新加坡華僑銀行分行 2019年10月8日
新加坡華僑銀行分行 2019年10月8日 路透社

不管你從何角度來看香港目前的情況:正義的抗爭還是肆意的暴亂,世上有個地方卻因此而悶聲大發財,經濟學人說,這個地方就是亞洲另一個以華人人口為主、同樣是個金融、商貿以及航運中心的新加坡。

廣告

兩個地方都有很多相似之處,試舉做生意為例,兩地都同樣有親商政策,政府條例簡明有效,也具有清廉的文官系統。在這方面,根據世界銀行對190個國家的評分,新加坡名列第二,而香港第四。兩者都以法治和絕無僅有的街頭暴力自豪。

但經濟學人指出,過去四個月發生的一切,已經對香港的聲譽留下凹痕,很多商鋪因為示威而需要提早關門或甚至因為地鐵停開而全日關門。街頭的混戰、催淚彈以及對店鋪的搗亂,有些時候香港看來更像一個無政府狀態而不是一個法治的社會。

報道指,已有跡象證明港人開始把錢轉移以及改動他們的行程。高盛8月份的分析發現,港幣銀行存款已經出現凈流出而兌換成新加坡幣。分析估計有30至40億美元的存款,已經從香港流入新加坡。

香港的富豪,跟大陸的一樣,新加坡對他們都有吸引力。報道指出,他們喜歡在新加坡投資地產,這些投資有時可被視為一個通風孔。從2017年開始,大陸的買家已經在新加坡購置了1000個私人住宅,儘管該國向外國的地產投資附加20%的厘印稅(stamp tax)。

但報道指出,更重要的是出現了從一個中心轉移到另一個中心的長期性金融結構活動的搬家。香港的金融業,已經受到大陸城市如上海和深圳以及其他國家如新加坡、悉尼以及東京的腹背受敵。

新加坡在資產管理服務方面早已領先香港,2018年年底計算,新加坡的資產管理有3.4萬億美元,而香港則有3.1萬億美元。報道指出,就算(或者尤其是)對中國的超級富豪而言,香港跟大陸的距離,有點過於接近而顯得不太放心。

令人對香港擔憂的,就是它會在其他金融活動方面失去優勢,包括投資銀行以及證券買賣。港交所決定放棄收購倫交所,反映了香港失去鞏固本身地位的契機。如果目前的問題持續下去,中港關係將注入永久性的毒藥,香港面對的危機,將遠遠大過新加坡從中的漁人得利。

經濟學人又指出,新加坡和香港長期以來各有一個相互匹敵的政治模式,簡單而言,新加坡是一個不自由的民主國家,香港的是一個自由的專制制度。前者政府由一個自由的選舉產生,但嚴苛的法律卻限制人民的自由,包括上街示威;後者的行政長官卻由一千幾百個人“選出”,立法會只是由部分選舉產生因此而弱不禁風,但人民卻擁有言論和集會的傳統。

早前香港舉行世界反極權遊行,有多個國家響應,經濟學人指出,新加坡的海峽時報好像一點也沒有感到不好意思的報道這個消息,它的標題是《世界反極權日:新加坡不準人民遊行》。此外,一名應該是新加坡的青年,在香港示威群中舉起一面紙牌,上面寫着“不能讓香港變成另一個人人生活在恐懼中的新加坡”。

親新加坡政府的評論很快就譴責這名青年,但今年7月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有75%的新加坡人同情香港的示威者。

一名海峽時報前編輯在香港的南華早報撰文指出,很多新加坡人都認為香港的領導人未能有效的制止這場抗爭浪潮,有些則認為經濟問題才是根本的因素,例如高昂的樓價。經濟學人指出,這些的確是港人不滿的原因,但港人同樣不滿被困在一個多年來都是只能准許一把聲音的政治制度,而這正正也是有些新加坡人的同樣感受,儘管他們活在一個不一樣的政治制度之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