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政治/中國

美國副總統彭斯威爾遜中心對華政策演說全文翻譯

美國副總統彭斯資料圖片
美國副總統彭斯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美國副總統彭斯於當地時間周四上午在華盛頓智庫、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ilson Center)參加首屆馬勒克公共服務領袖講座致辭時,發表了他在過去一年多來第二次對華政策演說。他當天的演講從頭至尾進行了約38分鐘,彭斯還在演講結束後與該中心總裁、民主黨籍國會眾議院前議員簡·哈曼(Jane Harman)進行了近20分鐘的問答互動。以下是彭斯在演講環節中的演說翻譯全文。

廣告

彭斯演講說:謝謝大家的熱烈歡迎。威爾遜中心新任董事長、華克前州長(Scott Walker)、前眾議員哈曼,具有歷史性的威爾遜中心的各位董事們,各位傑出的學者,我很榮幸來到威爾遜中心。本中心的命名是為了紀念威爾遜總統,他是個偉人,在全球舞台上提倡美國的領導地位與自由。今天上午,也讓我依照同一樣的精神,代另一位總統問候大家,他在國內與海外提倡自由,也就是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今天是一個重要的星期的結尾,土耳其剛入侵敘利亞。由於美國總統強有力的外交與經濟作為,同時因為我們與土耳其與庫德盟友的合作,敘利亞部隊能夠從邊界安全撤退,改由土耳其軍方控制。昨天,土耳其國防部證實永久停火,並停止一切攻擊性軍事行動。我們的部隊將要回國。

我很高興跟大家報告,透過這次停火,土耳其與我們的庫德族盟友創造了一個機會,讓國際社會可以成立一個安全地帶,我們相信可以為這個戰亂的地區重新帶來和平與安全。這確實是個進步。因此,再次感謝讓我有這個榮幸來到這裡。能在此發表首場弗雷德里克·馬勒克(Frederic Malek)紀念演講,是個特別的榮譽。認識弗雷德里克的人都知道,他是西點軍校傑出的畢業生,畢生服膺西點責任、榮譽、國家的校訓。他在給別人建議時,也經常引述西點學生的祈禱文,鼓勵他們“選擇較困難的正確道路,而非較輕鬆的錯誤道路”。他了解沒有一個人,更不用說國家,能夠保衛國家而放棄價值。因此,為了紀念他,我今天在此要討論一個攸關21世紀命運的重要議題:美國與中國的關係。

本屆政府任期剛開始,特朗普總統就決心在坦誠、公平與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建立與中國的關係,這是為了創造一個“更公平、更安全、更和平的世界”。去年10月,我講到中國對美國利益與價值造成很大傷害的諸多政策,從中國的債務外交、軍事擴張主義、對教徒的壓迫、打造監控全民的國度,到中國各項不利自由公平貿易的政策,包括關稅、配額、操縱貨幣、強迫技術轉移與產業補貼。美國行政部門持續更迭,每任政府都知道有這些問題,但過去沒有一屆政府願意打破華盛頓建立已久的利益,不僅容許這些問題,甚至從中獲利。面對中國經濟侵略與侵犯人權的行為,美國政壇不僅保持緘默,而且往往助長這些問題。隨着一年一年地過去,美國內地一家一家工廠被關閉,隨着北京一棟一棟摩天大樓興建起來,美國工人也越來越感到氣餒,中國則是膽量越來越大。

在不到20年間,就像特朗普總統所言,我們見到世界史上規模最大的財富轉移。在過去17年,中國的GDP長了9倍以上,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這個成長有很大部分是靠着美國在中國的投資所帶動。北京的行動造成美國對中國貿易赤字在去年達到4000億美元,幾乎佔美國對全球貿易赤字的一半。特朗普總統曾多次表示,我們在過去25年內重建了中國。此話真是一針見血!但以後不會再這樣了。

歷史肯定將會記載,在不到3年內,特朗普總統永遠改變了這樣的情勢。美國與他的領導人不會再單單指望經濟往來,能讓共產中國的獨裁政權國家轉化成為自由開放的社會,會尊重私人財產與法治以及國際商業規範。特朗普總統的2017年國家戰略報告明寫道,美國如今體認,中國是個經濟與戰略對手。我可以提供第一手的證明,美國都市與農村的大多數民眾支持特朗普總統對美中關係的真知灼見。特朗普總統的立場也獲得國會兩黨的廣泛支持。在過去一年,藉著那樣的支持,特朗普總統採取了大膽果斷的行動,改正過去失敗的政策,增強美國實力,要北京負起責任,使雙邊關係走在更公平、更穩定且具有建設性的道路之上,以符合兩國與全球的利益。

特朗普政府就任時,中國原本將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專家預測,中國的經濟規模將在短短幾年之內超越美國。但由於特朗普總統推動大膽的經濟政策,一切已經改觀。在本屆政府上任初期,特朗普總統就批准美國史上最大的減稅行動,我們降低了美國的企業稅率,跟其他國家的企業稅率相匹配,我們減少聯邦政府法規到史上最低限度,釋放了美國的能量;特朗普總統力挺自由公平的貿易。

結果是,美國創造了世界史上最強大的經濟。這也是美國在國內史上經濟最強的時候。目前的失業率是50年來最低,就業人口創下新高。家庭收入中位數在過去兩年半成長了5000美元以上,這還不包括特朗普總統減稅與能源改革為工作家庭所帶來的節省開銷效益。因為有了特朗普總統的政策,美國民眾的財富增加了數萬億美元之多,中國的經濟則持續落在美國之後。

為了給美國工人打造公平的競爭環境,因應不道德的工作條件,特朗普總統在去年宣布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課徵關稅。今年稍早,總統宣布,如果美中貿易的重要問題在今年12月仍未獲得解決,將對另外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

為了保障知識產權與我國民眾的隱私權及國家安全,我們採取強有力的措施以抑制華為、中興等中國企業的非法行為。我們並且敦促在全球的盟友建立安全的5G網絡,不讓北京控制我們敏感的基礎設施與資料。

隨着我們經濟上變得更加強大,特朗普總統簽署一個世代以來最大幅度的軍費成長,過去3年,政府就在國防方面增加了2.5萬億美元的新投資,我們使全球史上最強大的軍隊更為強大。

為了讓北京明白,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宣稱公共海域為領海,美國在過去一年增加了自由航行行動的步調與規模,並增強了我們在印太地區各處的軍事存在。為了捍衛各地熱愛自由的人們的價值觀,我們還公開批評了中國共產黨政府壓制中國人民的宗教自由。中國有數以百萬計的少數民族與宗教少數群體,面對當局消滅他們宗教與文化認同的企圖,中國共產黨逮捕基督教牧師、禁止販售聖經、拆毀教堂,並且監禁100多萬的維吾爾族穆斯林。

因其對待新疆穆斯林少數族群的方式,我們追究了北京的責任,上個月,特朗普總統對中共官員採取簽證限制,並且制裁20個公安單位與8家中國企業,以懲罰他們參與對維吾爾人與中國其他穆斯林的壓迫。

我們跟台灣站在一起,捍衛台灣得來不易的自由,本屆政府授權了更多的對台軍售,並且承認台灣是世界主要貿易經濟體,更是中華文化和民主的燈塔之一。

在數百萬民眾走上街頭和平抗議之際,我們代表香港人發聲,特朗普總統從一開始就明確表示,必須用和平解決方案來尊重香港民眾的權益,一如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所闡述。這些都是歷史性行動。過去沒有一位總統如此強烈的在美中關係之中推動美國利益

針對美國的行動和決心,一些跨國公司說,我們的經濟政策過於強硬,促進美國利益和價值觀不利於美國與中國建立更好的雙邊關係。不用說,我們看法非常不同。

儘管目前大國之間競爭如火如荼進行着,即便美國實力日益增強,但我們希望中國變得更好。這就是為什麼幾十年來第一次,在唐納德·特朗普總統領導下,美國對待中國領導人時,和其他任何一個世界大國領袖的方式一樣,也就是尊重、一貫和坦誠。

本着這種坦誠的精神,我必須告訴諸位,從我自哈德遜研究所演說至今一年來,北京仍未採取重大措施來改善美中經濟關係。

還有在我們提出的其他問題方面,北京的舉止甚至變得更加咄咄逼人和破壞穩定。今年5月,在貿易問題上,經過數月的辛苦磋商讓許多關鍵議題取得成果,中國卻在最後一刻打退堂鼓,撤回150頁的協議,讓雙方一切歸零重新來過。

現在,特朗普總統依舊相信北京希望達成協議。我們樂見美國農民對最新第一階段協議的支持,希望能在智利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峰會順利簽署。

但中國知道,我們兩國之間仍有廣泛議題有結構性和明顯歧異有待解決,例如,即便中國領導人2015年在白宮玫瑰花園承諾,會停止相關作為,但中國依舊協助與唆使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

今年7月,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告訴國會,FBI積極偵辦的1000起知識產權盜竊案件當中,多數與中國有關。美國企業每年蒙受數十億美元的知識產權損失。這些數據背後牽扯的不僅僅只是工商企業,由於侵犯權利和盜竊才能,受到危險的還包括個人、家庭和夢想。

自由企業仰賴民眾放手一搏追求抱負,只求一切的犧牲終有一天能有所收穫。當他們的勞動成果被盜取,辛勤的汗水付之東流時,這也重挫了我們整個自由企業制度。

去年發生一件又一件與中國有關的知識產權盜竊案。今年3月,特斯拉對一名前工程師提起訴訟。這名工程師在竊取30萬份公司檔案、竊走美國研發的自動駕駛技術後,跳槽到中國自駕車公司任職。

去年12月,美國司法部宣布偵破一惡名昭彰黑客團體進行了將近4年黑客行動,而這群黑客就在中國國家安全部工作。這些中國官員除竊走10萬名美國海軍人員的姓名和數據,也竊取了艦船維修信息,嚴重威脅我們的國家安全。

儘管中國承諾打擊中國芬太尼和其他合成鴉片類藥物,但事實是,這些致命藥物同樣持續湧進美國邊境,每個月奪走數千名美國人的性命。

今天,中國共產黨在打造一個世界前所未見的監控國家,在至高點架設數以億計的監控攝像頭。少數民族必須在檢查站依警方要求留下血液檢體、指紋、聲音紀錄、不同角度的大頭照,甚至虹膜掃描。

中國甚至把這些用在他威權政權中的科技工具,出口給非洲、拉丁美洲、中東等地的國家。這些工具部署在諸如新疆這樣的地方,往往是在美國公司的幫助下部署。

北京也打破民間和軍方科技領域之間的壁壘 中國稱之為“軍民融合”。依法律規定或國家主席下令,在中國的企業,無論是國營、民營還是外資,都必須跟中國軍方共享他們的技術。

過去一年裡,中國在該地區的軍事行動及其對鄰國的態度的挑釁性仍然不斷加大。雖然中國國領導人於2015年在白宮玫瑰花園曾承諾說,---我引用的是原話,中國在南中國海“無意搞軍事化”,然而北京在一組人工島上修建的軍事基地部署了先進的反艦和防空導彈。

北京同時加強運用他們所謂的“海上民兵”船隻的使用力度,經常性地恐嚇菲律賓和馬來西亞的水手和漁民。中國海警還試圖強逼越南不能在越南自己的海岸附近鑽探石油和天然氣。

2019年在中國東海,美國親近盟友日本為因應中國的挑釁,出動戰鬥機攔截的次數已一步步走向歷史新高,超過歷史上任何一年。中國海警一連60天派遣船隻至日本管轄的尖閣諸島(釣魚台)周邊水域。

中國還利用其“一帶一路”倡議在全球各地港口站穩腳跟,表面是出於商業目的,但這些商業目的最終都可能轉為軍事性質。

今天,中國國旗飄揚在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希臘等地的港口。今年稍早,據傳北京簽署秘密協議,要在柬埔寨建立海軍基地。另據報道,北京甚至覬覦幾個大西洋地點,要當成海軍基地。

我們的政府將繼續遵守“一個中國政策”,遵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但中國透過金錢外交,在過去一年再誘使兩個國家與台灣斷交轉而承認北京,藉此對台灣民主施壓。國際社會永遠不能忘記,與台灣接觸不威脅和平,而是會保衛台灣及整個區域的和平。

美國將始終相信,擁抱民主的台灣為所有華人展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

然而,過去一年來,最能展現中共對自由強烈反感的事件,莫過於香港的示威。香港作為中國與廣大世界接觸的門戶,已經長達150年。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之一,有堅強而獨立的法律機構、活躍而自由的媒體,也有數十萬名外籍人士居住在此。從香港可以看到如果中國擁抱自由,將會發生什麼。但過去幾年,北京加強對香港的干預,從事限制香港人民權利與自由的行動。而這些權利與自由是國際協議所保障的,也就是“一國兩制”。

特朗普總統已清楚說明,如同他所言,美國支持自由,我們尊重國家的主權,但美國也期望中國能遵守承諾,特朗普總統清楚地說過,如果當局最後用暴力對付香港示威者,我們與中國達成貿易協定會十分困難。

從那時起,我很欣慰觀察到香港當局已撤回引發抗爭的逃犯條例。北京也展現一些克制。放眼未來幾日,我向你保證,美國會持續敦促中國克制,遵守承諾並尊重香港民眾,對數百萬在過去幾個月和平示威保護你們權利的民眾,我們與你站在一起。 你們鼓舞了我們。我們敦促你們維持非暴力抗爭的路徑。我們知道有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為你們祈禱,對你們心懷敬意。

當中國在區域間和世界發揮影響力時,如同我去年所說,中國共產黨持續利誘與脅迫美國企業、製片商、大學、智庫、學者、記者和各州與聯邦政府官員,影響美國的公眾論壇,今天中國不僅向美國外銷大筆金額的不公平貿易商品,近期還外銷審查制度,而這是他們政權的標誌。北京利用企業的貪婪,試圖影響公眾意見,脅迫美國企業。有太多美國跨國企業在中國金錢和市場的引誘之下叩頭,不僅限制對中共的批評,也不積極表達美國的價值觀。

耐克(Nike)將其自身營銷為所謂的社會正義捍衛者,但是在香港問題上,耐克選擇把社會良心拒之門外。耐克在中國的門店下架了休斯頓火箭隊的商品,加入了中國政府以及對火箭隊總經理七言推文的抗議。那條推文是:“爭取自由,挺香港。”

NBA一些最大牌的球員和老闆,他們經常行使他們的自由來批評這個國家,但是在中國民眾的自由與權利問題上,他們卻失聲了。NBA與中國共產黨政府為伍,壓制言論自由,行為就像是那個威權政權全資擁有的子公司。一個進步派的企業文化卻故意無視對人權的踐踏,這不是進步派的,而是壓制性的。

當美國企業、職業體育運動與職業運動員擁抱審查制度,這不僅是個錯誤,也違反美國精神。美國企業應該要力挺美國價值,不論是在國內還是在世界各地。北京的經濟和戰略行為和影響美國公眾輿論的企圖印證了我一年前所說的話,這話在今天仍然準確:中國希望美國有個不同的總統,這是特朗普總統的領導正在發揮效力的終極證明。美國的經濟實力與日俱增,中國的經濟正在付出代價。特朗普總統的策略是正確的,他在為美國人奮鬥,為美國的就業與勞工奮鬥,勝於美國歷任總統。我向你保證,特朗普政府不會退縮。

話雖如此,特朗普總統表明,美國不想與中國對峙,而是追求公平的環境、開放市場、公平貿易以及尊重我們的價值。我們也不要圍堵中國的發展,我們希望與中國領導人有建設性關係,就如同幾個世代的美國人與中國人民的關係那樣。如果中國往前跨一步,把握這個特殊的歷史時刻,重新開始,停止長期佔美國人便宜的經貿手段,我知道特朗普總統已準備好,也願意展開新的未來。

就如同美國過去所為,當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政策,鼓勵與外界互動交流,美國以張開雙臂歡迎回應,我們歡迎中國崛起,我們慶賀6億人脫貧的顯着成就,美國對中國經濟興起的投資超越世界各國。美國人民希望中國人民過得更好。但要達成那個目標,我們必須因應當前狀態下的中國,而非我們想像或希望未來有天可能出現的中國。

人們有時會問特朗普政府是否尋求與中國“脫鉤”。對此的響亮回答是“不”。美國尋求與中國接觸以及中國與外部世界的接觸,但是接觸的方式要符合公平、相互尊重和國際商務規則。然而到目前為止,中國共產黨似乎繼續抵制真正的開放或者與國際規範並軌。北京今日所為,從中共在網路空間建立的防火牆到南中國海的沙築長城,從不信任香港自治到壓制持有宗教信仰的民眾,都顯示是中國共產黨幾十年來一直在與外部世界“脫鉤”。

我聽說,習主席自己在升任共產黨總書記後不久的一次曾經保密的講話中說,中國必須“認真做好兩種社會制度長期合作和鬥爭的各方面準備”。他當時還對他的同事們說,不要低估西方的自我調節能力。這些話有其明智之處。中國永遠也不要低估熱愛自由的美國人民的自我調節能力或者美國總統的決心。

中國應當知道,美國的價值觀根深蒂固,我們對這些價值觀的承諾與我們的開國先賢一樣牢固,美國明亮的民主自由之光不會有消逝的一天。

美國誕生於對壓迫和暴政的反叛。那些具有超凡的勇氣、頑強的決心、信念和強烈的獨立性與鋼鐵般意志的男男女女創建了我們的國家並在此定居和開拓。幾百年過去,依然如故。美國相信所有男女都是被平等所創造,造物主賦予我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沒有什麼將會改變這些信仰。這是我們的特性。我們將永遠保持這樣的特性。我們將繼續相信,民主、個人自由、宗教與良心自由、法治的價值符合美國與全球的利益,因為它現在與未來都能構成最好的政府,可以釋放人們的希望,並且指引世界各國之間的關係。

雖然我們在美中關係上面對諸多挑戰,我可以跟各位保證,在特朗普總統領導下,美國不會允許這些挑戰阻礙與中國的務實合作。我們將持續秉持善意與中國進行談判,以達成彼此經貿關係早該達成的結構性改革。我今早再次聽到,特朗普總統對於達成協定依然樂觀。

我們繼續通過教育、旅行與文化交流加強兩國人民的聯繫。中國和美國將繼續本着接觸的精神一道努力,爭取朝鮮實現全面、最終和可驗證的無核化。我們將繼續尋求在軍備控制和執行美國在波斯灣的制裁措施方面加大合作。

美國將繼續尋求與中國改善關係。在我們這樣做的同時,我們將直言不諱,因為這是美國和中國都必須理順的關係。美國將繼續尋求從根本上重組我們與中國關係的結構。在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國將堅持到底。美國人民和他們的兩黨民選官員都將保持堅定的決心。我們將本着對所有人的慈善精神和良好意願來這樣做。

特朗普總統與習近平主席建立深厚的私人關係。在這一基礎上,我們將繼續尋找方式,加強我們的關係,造福於我們兩國的人民。我們強烈地相信,美國和中國可以而且必須努力一道共享和平與繁榮的未來。但是只有誠實對話和誠心談判才能將這一未來化作現實。因此,我一年前結束演講時說過,我今天結束演講時也要說:美國把我們的手伸向中國。我們希望,北京也很快會伸出手來,而且這一次將拿出行動,而不是言辭,並且重新尊重美國。

中國有句古話:“人見目前,天見久遠。” 在我們前進的道路上,讓我們以決心和信念追求和平與繁榮的未來。相信特朗普總統對我們的經濟和世界地位的領導力和遠見,相信他與中國的習主席建立起的關係,相信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之間的持久友誼。並且相信天見未來,在上帝的恩典下,美國和中國將共同迎接這樣的未來。

謝謝大家。願上帝祝福你們。願上帝保佑美利堅合眾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