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中國/貿易

中國前財長樓繼偉:美中貿易戰將緩和但衝突會持續

中國前財長樓繼偉參加會議發言資料圖片
中國前財長樓繼偉參加會議發言資料圖片 網絡圖片

中國前財政部長樓繼偉周六齣席活動時表示,美中貿易戰或許會減弱,但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在更大範圍的衝突還會繼續下去。他並預測稱,未來,中美未來遏制和反遏制的關係將是不可避免和長期的,但美蘇爭霸時的全面經濟封鎖,對中國是做不到的。

廣告

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外事委員會主任樓繼偉在當天出席“第十屆財新峰會”時發言稱,“從下一步發展看,估計貿易戰會在一定階段和解,而且我們已經看到了和解的跡象”。據路透社先前的報道稱,美中兩國的官員都曾在周四表示,兩國已經同意,如果“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達成的話,雙方將取消已經實施的部分加征關稅。但特朗普隨後於周五告訴記者稱,“我沒有同意取消關稅”。消息顯示,就是否在與中方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後取消部分關稅措施的問題,白宮內部仍存在反對意見和爭論。

針對美中兩國間的經貿糾紛,樓繼偉在發言中提出,2018年3月開始的中美經貿爭端到現在已經一年半時間,儘管美國對多個國家不斷加征關稅,但是美國商務部數據顯示,美國貿易赤字不降反增,加征關稅並沒有減少貿易赤字的作用,反而加劇了美國居民的生活成本。他說,“美國貿易逆差是由過高的聯邦債務率和過低的居民儲蓄率造成的,不是美國吃虧,而是佔了便宜,其他國家享受同樣的經濟福利,需要更辛勤的工作,承擔更高的稅負。”顯然,樓繼偉對美中經貿衝突根源的分析與白宮的觀點存在很大差異。特朗普總統自參加2016年美國大選以來,不停地抨擊中國在過去數十年中濫用包括知識產權盜竊及強制性技術轉讓等,美方眼中的不公平競爭問題。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更是在近期列出了,在他眼中美中經貿往來中國存在的“七宗罪”,包括市場傾銷和國企補貼等。但他的觀點則遭到北京方面的否認和批評。針對美中兩國關係在近期的發展,樓繼偉稱,“越來越多的美國經濟界、學者都認為貿易戰沒有起到預期的作用,但打壓遏制中國的言論倒是佔了上風,核心是老二不能挑戰老大的霸權。”他說,美國將遏制的手段逐步轉為經濟全面脫鉤和政治軍事、地緣政治全面遏制,很難做到,在國內經濟界和各國盟友很難取得一致,主要是反全球化和動輒制裁不得人心,打亂產業鏈、供應鏈對誰也沒有好處,以及中國市場的難以替代性。

樓繼偉強調,“中國不是蘇聯和日本。”他並補充稱,蘇聯帶着封閉的計畫經濟陣營,在經濟上與西方整體脫鉤,而中國並沒有一個封閉的陣營,是大幅度開放的,按照比較優勢的選擇,需求方和供給方都遍布全球。到去年底,在華外資企業約60萬個,活躍的約40萬個,分布從製造業到服務業幾乎所有的統計門類,這與蘇聯完全不同。他還將中國與上世紀末同樣曾和美國發生貿易衝突的日本作比較稱,中國與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日本也不同。樓繼偉說,現時的中國比起彼時的日本更為開放,而且國內市場廣闊。

就美中關係在近期內的變化,樓繼偉稱,美國政府對中國從總體合作共贏,保持防範,到現在美國挑頭全面遏制,態度變化大主要是因為中國作為非西方大國崛起太快,在某些方面已有技術優勢,變化速度快主要是民粹主義長期積累、集中爆發,理性的言論幾乎很難發聲,美國已經接近麥卡錫時代。面對兩國間是否會再次重演美蘇意識形態冷戰的猜想,他則宣稱,“基本的判斷是遏制和反遏制不可避免,是長期的,但是不會出現蘇美對抗的場景,全面的經濟封鎖對中國是做不到的。”

樓繼偉稱,中國應當擴大對外資的經濟開放,但是不應當急於放鬆對資本的控制。他提到,通過加快人民幣國際化,資本項下完全可兌換來衝擊美元霸權,不是安全的選項,大幅放鬆資本項下管制,長期資本外流或短期資金跨境快速流動,對經濟沒有任何好處。值得一提的是,面對國際社會對中國對外影響力過於擴張的憂慮,樓繼偉着重稱,中國不會輸出革命,最多在台灣、南海問題上有防禦性的局部戰爭。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