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政治/社會

被指貪腐涉烏又涉中 美共和黨人要質詢拜登兒子和舉報人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父子資料圖片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父子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美國國會內圍繞着保護和彈劾特朗普總統的攻堅戰,隨民主黨彈劾總統調查被啟動及2020年大選的臨近逐步進入白熱化。針對民主黨即將對總統彈劾案展開的公開聽證調查攻勢,國會眾議院的共和黨議員提出了一個他們希望提供證詞的證人名單,包括前副總統拜登的兒子亨特和針對特朗普的那個匿名舉報人。

廣告

作為當前民主黨2020年總統大選候選人熱門之一的拜登,他的二兒子亨特被指在近年來其父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在經商中,存有不當甚至在國外有着貪腐行為。包括特朗普之內等共和黨要員也在近期逐漸加強了,要求對亨特在烏克蘭和中國的經濟行為加以調查的呼聲。根據公開資料顯示,亨特在2014年4月正式加入烏克蘭最大的天然氣公司布里斯馬(Burisma)集團董事會,他在擔任該公司董事期間每月的報酬高達5萬美元,而現年49歲的亨特則被指此前沒有任何在能源業工作的經驗。與他在當時共同加入該公司董事會的還包括,時任美國國務卿克里的繼子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的密友和大學同學阿徹(Devon Archer)。然而,這已經不是亨特和阿徹首次進行經濟合作,他們此前聯手成立了國際私募公司羅斯蒙特資本(Rosemont Capital)。

與此同時,美國保守派作家施魏澤(Peter Schweizer)還在2018年出版的《秘密帝國:美國政治階層是如何隱藏腐敗並使家人和朋友中飽私囊的》書中,指控亨特在他的父親拜登還在擔任副總統,負責與中國官方就南海爭議等問題談判之際曾間接收取中方資金。書中說,亨特2012年曾與中國銀行家李祥生(Jonathan Li)見面談生意。而在拜登2013年訪問中國期間,亨特亦有特別隨行。後者被指安排拜登與李祥生握手,令這位前副總統之子被指以權謀私。亨特並在李祥生擔任總經理的中國渤海華美基金公司董事會供職。近幾個月中,面對來自民主黨對他的“通烏門”及稅務調查等攻擊,特朗普則多次向媒體呼籲,應對亨特在烏克蘭和中國的經濟行為展開調查。

面對共和黨人的指控及社會的好奇,亨特本人曾於上月上電視為自己的行為辯護。他並通過律師發表聲明稱,特朗普指責他在烏克蘭布里斯馬公司擔任董事會成員期間有不當行為,但五年來,沒有任何外國或國內執法機構指控他有任何過失。亨特的律師說:“亨特獨立地進行了這些商業活動。” “他認為與他的父親討論這些問題不合適,他也沒有與父親討論過。” 他的律師並否認亨特有任何不當行為及貪腐指控的存在。至於有關渤海華美的問題,亨特的律師稱,在他父親2017年卸任前他都是無薪的董事會成員。他出資42萬美元購買了渤海華美基金公司10%的股權,目前仍擁有這些股份,但沒有得到任何回報。聲明稱,亨特在10月底以前退出中國渤海華美基金公司董事會,但未作任何解釋。

據華盛頓方面最新消息,美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資深共和黨議員努涅斯在周六向情報委員會主席、同是來自加州的民主黨人希夫(Adam Schiff)提交了名單。這名單中就包括亨特及揭髮指控特朗普涉嫌“通烏”,試圖以暫停對烏援助迫使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重啟對亨特涉貪問題,進行調查的匿名舉報人。但顯然,作為主要負責對彈劾特朗普展開調查的民主黨人希夫,將不太可能對這份證人名單照單全收。反觀民主黨方面,他們發動針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在下周的系列公開聽證會將在當地時間13號和15號,有3名彈劾調查重要證人分別出席三場重要聽證。

希夫介紹稱,第一位出席的將是美國駐烏克蘭臨時代辦威廉·泰勒。第二位將是美國負責歐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幫辦喬治·肯特。此外,美國駐烏克蘭前大使瑪麗·約萬諾維奇將於15號出席另一場聽證會。值得注意的是,這3人在上個月都出席過閉門聽證,他們的證詞也影響着彈劾調查的進程。屆時民主黨和共和黨人都可以共同向證人提問。共和黨人則要求拜登的兒子亨特、舉報人以及另外六個人提供證詞。他們的這一要求加劇了共和黨人與民主黨人,在向公眾呈現調查面貌方面的政治鬥爭。共和黨人在提出證人名單的信中說,領導彈劾調查的民主黨人彈劾程序不當,對特朗普不公平對待,他們指示證人不回答共和黨委員會成員的問題,並扣留筆錄等,信中說,民主黨人未能履行少數派傳喚證人的要求,將構成違反基本公正和正當程序的證據。

分析人士介紹稱,如果特朗普的彈劾調查公開聽證會在11月如期舉行,那麼隨後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將制定並討論可能的彈劾條款,眾議院可能在年底前舉行彈劾投票。這也就是總統彈劾流程的第四步,一旦眾議院超半數通過投票,則表明國會正式彈劾總統。但根據美國憲法彈劾程序規定和共和黨人對國會參議院的多數掌控,要指望共和黨把持的參議院給特朗普“定罪”致其下台並不現實。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