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牆內對牆外說

音頻 09:20
習近平在巴西金磚國家首腦會議上  2019年11月14日
習近平在巴西金磚國家首腦會議上 2019年11月14日 REUTERS/Adriano Machado

本周四,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參加巴西金磚國首腦會議期間,就香港局勢表明強硬立場:止暴制亂,恢復秩序, 用三個堅定不移力挺港府與港警,令人擔心這預示着一場血雨腥風即將來臨。

廣告

有網友發帖說:“有着豐富鬥爭經驗的政權;它積累了古今中外邪惡手段之大全,它知道,它不能給小漁村的人民民主,它害怕,一旦開了這個頭,其他地方的人民會跟着學;它又不敢大規模鎮壓,因為外部的正義之劍,正懸在它的頭頂;所以,它就開啟了無賴、流氓的鬥爭模式,以栽贓、假冒 搗亂、放火、放毒、 暗殺等手段,來消磨、摧毀小漁村人民的意志。願萬能的上帝,保佑小漁村,這是億萬人民,從無比黑暗的深淵,走向光明的窗口。”

本周稍早時,全副武裝的警察和便衣開進香港中文大學校園進行瘋狂鎮壓的視屏,以及交警街頭槍擊,逮捕所謂青年“暴徒”的照片與視頻, 和裝扮成黑衣暴徒的警察,排隊上警車的視屏,不斷在社交平台上傳播,反響巨大。與官媒代表十四億人挺港警的聲明不同的是,越來越多的內地網民開始以各種方式公開或隱晦地發聲,表達對香港青年人的支持!

一位名叫“陌上曉春”的作者在題為《別哭,我的愛人》的長詩里這樣寫道:

別哭,我的愛人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不知道會不會知道

我不知道能假裝多久

我不知道原來我是如此的卑微

聽說你散步在漫漫長路上

聽說你不是為了你自己

聽說你在替我們前行

聽說你決心要保持你浪漫的曾經

我喜歡你古老的文化

我喜歡你奪目的繁華

我喜歡你燦爛的文明

我喜歡你承載着的民族之魂

我把你當作我的愛人

我把你捧為我的明珠

我把你看作我的脊樑

我把你寄託成我唯一的希望

感謝你的不屈

感謝你的堅強

感謝你的勇敢

感謝你維護了華夏的尊嚴

別哭我的愛人

請原諒我的怯懦

請寬恕我的罪惡

請忘記我一直以來的恥辱

別哭我的愛人

我一直與你前行

我一直遠遠看着你

我一直把我的心放飛在那片天空

一位網名叫“素心若雪”的作者在一首題為《牆外的玫瑰》 的詩中這樣寫道:

含淚的花兒

在抗拒魔手

倔摹的美

黑暗中能堅持多久

一顆顆愛你的心

在疼在憂

是風肆虐啊

玫瑰你為何還不低頭

我們都在牽掛着她

牆外的玫瑰

卻在血火中 苦戀着陽光與自由

一位網名叫桃夭的作者在一首題為《我甚至不敢說出你的

名字》的詩中這樣寫道:

我不敢注視你的眼睛

每一滴淚珠都在訴說人的尊嚴

我不敢跟隨你的步伐

每一個步伐都閃亮着人類自我救贖的光芒

我不敢傾聽你的聲音

你的聲音是遠方鼓聲

每一聲都在狠狠地敲打着我殘存的良知

你的聲音是人間曙光

每一束光都無情地照出躲在角落裡猥瑣苟且的我

聖經上說:

“我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禱告,因為那城得平安,我們也隨着得平安”

我又何嘗不知

你們有希望

我們也才有希望

那城

本就是我們共同的城

而今天

躲在角落裡的我

甚至不敢擡頭仰視

璀璨如明珠的你

甚至不敢輕輕說出

榮耀着上帝

光輝的你的名字

所以啊,墮落永夜,萬劫不復

苦海里輪迴

那就是偽善的我,活該的

歸宿。

朋友圈一位微友發帖說:“請叫我懦夫,因為我明明知道發生了什麼,確只能躲在暗地裡默默祈禱……”他在一首題為《海殤》的小詩中這樣寫道:

秋後螞蚱氣過晌,

院前土雞色正黃。

憑窗南望三千里

靠海不眠百萬床。

有網友發帖說:“日本侵華時,沒有損壞過香港大學半分,北大、清華也完好保存 ; 南韓暴動期間,示威者向軍警投汽油彈,之後退回大學校園,軍警也不敢進攻大學。現在香港警察明目張膽攻打大學,拘捕學生,這是摧毀文明的野蠻行為,永遠不會忘記,也永遠不能原諒。”

一位網名叫“故鄉的五百年”的網友發帖說:“雖然命賤如草,但內心的良知與正義的靈魂是高貴的,碾壓一切端坐於高台上自封為先進正確的獸類。雖然無力相助於南方,但我為他(她)們祈禱,傳播真象,鞭撻邪惡。為你祈禱,我的同胞!”

一篇題為《只因是少年!》的網文這樣寫道:

這幾天,只要一打開朋友圈,看到的到處是暴徒的圖片,看一眼,心就往下沉一點,沉到海底要窒息的感覺。

吃飯的時候,會想起那個給父母留下遺書的男孩,他現在怎麼樣了,發獃的時候,會想起那個飄在海上的女孩,何時她能瞑目,早上離開時還好好的,親愛的孩子晚上能否平安歸來?萬一被帶走了,會不會遭虐待?到底誰是暴徒?暴徒怎麼會是這幅樣子?是年幼的娃娃?是白髮蒼蒼的奶奶?是懷孕待產的准媽媽?我還看到了一個女孩,那麼美麗,那麼從容,那麼明亮,有個人還寫了一句話送給這樣的女孩,和這樣的男孩。

“想寫一首詩,凝視了兩秒鐘,還是算了,我的文字配不上這樣的青春”。

這樣的青春,怎麼竟是暴徒?在我的印象中,暴徒怎麼會出現在這樣美好的偉大時代呢?不應該啊。

“縱觀中國兩千年的歷史,可曾聽說過學生殺人放火的典故,這是被逼無奈的反抗!大罵學生是暴徒是野蠻,大義何在?“受害的是赤手空拳的學生,他們既無武器,更非軍隊,而竟受到武力的攻擊” 暴徒只能出現在電影《建黨偉業》里。

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暴徒就像青草一樣又從地縫間長出來了呢?就算在這麼黑的夜,我好像也聽見了他們冒出地面成長的聲音。他們是少年。

“少年,就是少年,他們看春風不喜,看夏蟬不煩,看秋風不悲,看冬雪不嘆,看滿身富貴懶察覺,看不公不允敢面對。只因,他們是少年”。

是啊,劉和珍會死去,學生會老去,而少年是死不了的,少年永遠在成長。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