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反送中風暴

禁蒙面法違憲 香港高院扇了港府一記耳光

2019年11月5日,香港理工大學生在畢業典禮前集體蒙面向反送中示威者致敬。
2019年11月5日,香港理工大學生在畢業典禮前集體蒙面向反送中示威者致敬。 REUTERS/Shannon Stapleton

如果說香港還沒有完全失去一國兩制的話,大約有兩點可以舉證,一個是香港滿街的反抗者,他們因為害怕失去一國兩制而反抗,這場反抗目前正由學生們扛起了大梁,但也處在了最危險的時候;另外一個大約就是香港的高等法院,周一正式裁定『禁蒙面法』違憲,這是以香港的司法獨立,法律專業來挑戰北京的威權。

廣告

在不少觀察者看來,香港的局勢發燒到今天這種地步,除了修例引爆,就是修例夭折之後,『禁蒙面法』可以視為是一部火上澆油的惡法。它不但沒有起到法律的正當作用,起到了讓香港全社會大爆炸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禁蒙面法』是在對應示威者五大訴求之一“獨立調查警察濫權行為”情況下政府強行推出的一部法律,這部源自於英殖民地時期的法律,不單單起着禁止示威者蒙面的作用,它還可以延伸到更多的禁止領域,對香港的半自由狀態構成嚴重威脅,此法一出,引發社會爆炸,第二天就爆發了反抗此法的大遊行。

香港高院經過兩天審訊後,周一裁決『緊急法』在危害公共安全的情況下使用,違反了基本法,而『禁蒙面法』對基本權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屬於違憲。

今天有人用“殘存”,用“奄奄一息”來形容香港的“一國兩制”,一個聽命於北京的港府,已喪失了基本的政府功能,以警制港,帶來了愈來愈嚴重的暴力惡果。以警制港的惡果之一,就是武力說話,沒有政治干預,暴力惡性循環,導致反暴者也被迫以暴易暴。香港的警察如此大規模地使用催淚彈、橡皮子彈、水炮車,甚至悍然衝進大學校園,首先把香港中大變成一座戰場,在中大全體奮力抵抗下,現在香港理工大學陷入警方重圍,警察對理大採取的是非常殘酷的辦法,死圍,堵住所有出口,留下一個他們控制的出口,不讓任何一個被他們視之為“暴徒”的學生突圍。有數十名學生冒死抓着繩子從弔橋滑下被市民救走,警方旋即發現,堵死生路。警方指控理大的示威者是暴徒。理大的示威者使用汽油瓶、磚塊,弓箭,這種行為當屬暴力無疑,但是,在警方越來越失控的情況下,手中並沒有自動武器的示威者也被迫保衛起自己,無論任何一方施暴,都不是好事,都值得譴責,但是,港府在這場越來越暴力的香港事變中負有首要責任,這是不爭的事實。

如果港府聽取民意,不要啟動讓港人害怕的修例,如果修例造成社會分裂,港府趁早永久取消修例早日彌補傷害而不是支支吾吾了三個多月;如果港府哪怕聽取一項民眾的訴求,獨立調查警察的執法行為;如果港府不要再火上澆油,在十月份援引『緊急法』推出『禁蒙面法』,引發一系列暴力衝突;如果港府政治主導,而非警察治港,就不會有警方暴力步步升級,示威者反抗也步步升級的局面。當然,香港落到今日地步,誰也不會被矇騙,在強硬的港府的背後,是強硬的北京在指揮,北京企圖步步緊逼,縮限一國兩制,讓香港人如同從未見過自由與法制的中國大陸人一樣做順民,臣民,香港人不接受,起身反抗,才有香港今日的局面。

香港的抗議者用蒙面隱藏身份,同時保護自己免受警方的催淚瓦斯和胡椒噴霧的傷害,這是面對警方強權的一種自我保護,港府在這一背景下推出『禁蒙面法』,就自然被視為允許警察逮捕非暴力示威者的借口。在危害公共安全的情況下使用『緊急法』違反基本法,『禁蒙面法』屬於違憲,分析人士指出,香港高院的裁決無疑給香港當局一記耳光,港府正試圖通過此類禁令將持續的抗議活動定性為非法的需要動用強權鎮壓的情況,高院的裁決無疑也是逆風挑戰北京威權。這是對一國兩制的堅持,可惜,這個堅持或者說這個法治的小小勝利在今天香港淪於暴力的局面下,顯得多麼慘淡。香港正面臨著一步步走上毀滅的境地。

而且,作為破壞一國兩制的始作俑者,某種程度上扮演縱火角色的北京,被香港的一些觀察人士懷疑恐通過所謂的人大釋法,否定香港高院裁決,斷定『禁蒙面法』有效,徹底剝奪習近平所說的北京堅定不移地維護一國兩制的偽裝,這都有待於拭目以待了。不過,親北京的『多維』發文,稱“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禁蒙面法』違憲無異於火上澆油”,指驢為馬,縱火者稱自己為消防員,這種奇異的怪談正是香港爆發反送中以來,中國大陸官媒不顧事實真相一邊倒營造自欺欺人的輿論風景。它的效果在於堵住中國大陸人的眼睛或者嘴巴,瘋狂之火燒得更大,卻無法向這個世界掩蓋極權的罪惡。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