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香港理大被圍第三日 示威者頑抗 反送中民氣不散

音頻 05:25
19日晚,港警抓捕企圖離開理大的示威者。
19日晚,港警抓捕企圖離開理大的示威者。 REUTERS/Adnan Abidi

香港理工大被港警重重包圍三日,在又一個黎明到來之際,仍然有數十名爭取民主的示威者在抵抗,他們已經疲憊不堪但意志堅定,拒絕周二晚間香港當局發出的要他們投降的喊話,也不畏懼北京當局越來越清晰的準備干預的威脅。

廣告

法新社報道,示威者擔心被捕擔心被包圍大學的警方打傷,最後一批激烈的抗議者在夜幕降臨之後仍然堅守。

香港當局下令包圍理工大,開始於周日,理大一幕,成了6月爆發反送中運動以來最持久最暴力也是最慘烈的學生與武裝到牙齒的警察對抗的場景。

面對警方死圍迫降迫使他們離開的企圖,他們還之以燃燒彈,磚塊。警方已經發出警告,如果警方遭到“致命武器”攻擊,他們將不惜動用實彈射擊,示威者手中的“致命武器”就是燃燒彈和磚塊。

他們一天比一天疲乏。面對夜晚的低溫,許多大學生和高中生包裹在單薄的被單中,躺在校園的小徑上。

遭受死圍的示威者不顧一切生命危險出逃,不少示威者周一晚間通過吊繩,從天橋上滑下,在騎摩托的市民的接應下逃走,但警方很快堵死了通道;星期二,還有一些示威者從地下臭氣熏天的排水溝逃走。一些示威者對記者表示,外面的人無法幫助我們,我們只有自己想盡一切辦法。星期二,二十多名示威者躲開警方監視,先躲入靠近校園的房屋,然後逃走。其中一名17歲的少年對記者說:“如果我被抓住,他們會以暴亂罪的名義判我十年徒刑,但是如果我停止示威,形同我在一個更大的獄中度過我的一生”

示威者被包圍在校園裡的命運引發香港眾多市民的同情,星期一,數千名市民出現在九龍多處,響應“去理大,救學生”號召,上街堵路,試圖“圍衛堵趙”,藉以分散警力,讓受困理大的示威者設法逃出。

中央社香港報道:讓人驚訝的是,在梳士巴利道上,數以千計的示威者自動組織起幾條長長的人鏈,把頭盔、雨傘、磚塊和製作汽油彈所用的玻璃瓶、砂糖和白電油等物質,不斷傳遞到前線。人鏈中的示威者並沒有太多裝備,多數只戴着口罩,許多人還穿着襯衫,套裝,好像是下班後直接趕過來。根據法新社前線報道的記者,這其中許多人都是工作的,上班時上班,下半時投身到抗爭隊伍中來。這場“去理大,救學生”的抗爭,超過100名示威者被捕。

記者觀察到,校園現在已缺糧缺水,示威者隨時擔心警察突襲,一股絕望的情緒正在瀰漫。一座牆壁上,塗著“不自由毋寧死”。到處堆放着亂擺的桌椅,製造燃燒彈的瓶子,四散的垃圾桶。牆壁被之前爆發的火災燒得漆黑。但是,最堅定、最激進的示威者還在堅守。一位疲憊不堪的王姓學生含着眼淚解釋:“如果我放棄了,那麼,我還好去見那些為爭取自由而犧牲一切的手足嗎?”他還說,“如果我的前途終結了,我並不害怕,只要其他人能夠踏着我們的軀體,繼續前行,鬥爭到底”。

自理大陷入警方包圍以來,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周二第一次發表講話,她稱,暴亂者必須放棄暴力,交出武器,聽從警方命令和平走出。林鄭月娥稱,她保證所有走出的未成年人都不會被捕,18歲以上的成年人,則以參與暴亂的罪名控罪,最高可判十年徒刑。

警方稱,在最近二十四小時,已逮捕1000餘名示威者,占反送中以來被拘捕人士的20%。

一位遭圍的理大學機械的學生表示,“哪怕我們同意走出,他們照樣把我們關進監獄”,“他們給外界發出一種信息,似乎有兩種觀點,其實他們就一種觀點,就是監獄。”
隨着時間推移,繼續堅守的示威者在不斷減少,根據法新社現場記者觀察,周二下午,示威者仍有一百多人。

聯合國人權署周二敦促香港當局“尋求和平解決之路”,解除對大學的包圍。聯合國人權署發言人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藉助於極端暴力,也包括對警察使用暴力,是令人非常遺憾和不可接受的。

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這個周末走出軍營,清掃街道,有關中國軍隊干預香港的傳說甚囂塵上。

北京當局周二嚴厲抨擊香港高院有關『禁蒙面法』違憲的裁決,北京稱,這一裁決削弱了港府。北京稱,唯一隻有中國人大常委會才有權力對一個法律是否合乎基本法做出解釋。

香港學校已關閉一周。當局宣布,交通狀況有所改善,使得大部分學校周三起重新開課。

中央社前方記者報道,“沒有人知道理大內的示威者最終是否能全部離去?也沒有人知道這場運動能持續到何時?唯一可以確定的,這股反送中民氣,沒有消散。”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