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反送中風暴

北京秀鄭文傑嫖娼疑點重重

香港前英國香港總領事館職員鄭文傑資料照
香港前英國香港總領事館職員鄭文傑資料照 REUTERS

中國官方周四以深圳公安接受媒體採訪名義放出視頻,欲證明周三揭露中國警方虐待他的港人鄭文傑是“嫖娼”了,但看了有種越描越黑,轉移視線的感覺。因為當局迴避了鄭文傑揭露的核心問題,何以對這位英國駐港總領事前職員瘋狂地施暴?

廣告

中國官媒『人民日報』周四在微博上公布了中國警方提供的監視視頻,全長2分9秒,明顯經過剪輯編輯,旁邊文字顯示了鄭文傑三次進出據說是一處會所的過程,包括鄭文傑7月23日、7月31日、8月8日在“羅湖一處會所”,在櫃檯登記、更衣入室、退房離開,以及後來被警方審訊的畫面。並指他對“嫖娼”的事實供認不諱。但官媒沒有提供鄭文傑嫖娼、以及他沒有遭受酷刑的證據。

鄭文傑在那所警方有意匿名的會所三出三進,警方認定這是鄭文傑嫖娼的有力證據,但這構不成證據。除了第一個鏡頭可看清是鄭文傑在櫃檯問詢外,第二個和第三個只是一個模糊的輪廓,髮型身形似乎有點像,但無法完全確定就是鄭文傑本人。在走廊里,還有其他一些人。這到底是一個什麼地方?一個被視為最有力的指證鏡頭,被指為鄭文傑的男子與一位女子走入走廊,走入客房,奇怪的是那位女子在前面走,好像她在領路,給人一種旅店服務員帶領的感覺,而不是所謂的跟着後面的“應召之妓”。鄭文傑承認他在深圳曾經做過按摩,這是不是中國官方所指的“嫖娼”?

深圳警方提供的“嫖娼”場面,地點,出現的模糊的人群都十分可疑,至於後面鄭文傑“問答”部分,就更令人懷疑是被迫所為。深圳公安是否可以拿出充分的事實和無可辯駁的細節來證明鄭文傑“嫖娼”。在鄭文傑一方,他對英國『每日電訊報』明確否認嫖娼,他說他是為了獲釋被迫說出供詞。

這個視頻極其可疑,正如中國之前已發生多少次的“央視認罪“一樣,後來被證明許多是被迫做戲或者被迫配合公安的結果,如果不配合拍攝,釋放就永無天日,許多人害怕在這種殘酷的黑牢里呆下去,公安讓說什麼就算什麼,為的早日活着出去。涉及鄭文傑“嫖娼”視頻中被官方認為最有說服力的一段,人民日報客戶端還刻意製作成文字問答,鄭文傑回答警察:“這件事很丟臉,就不太好意思告訴家裡人知道這件事”……到底是被侮辱被虐待後的被迫之言,是警方要他說的話,因為警方的攝影鏡頭就在旁邊錄著,還是鄭文傑內心的坦白,官媒『環球時報』的報道就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那樣的迫不及待,稱鄭文傑說話表情自然,沒有任何繼續顯示他當時受到了巨大壓力,被迫背誦警方指示他交代的內容。

鄭文傑說,在關押他的15天里,被戴上鐐銬、蒙上眼,戴上頭套,虐待和毆打他,不讓他睡覺,把他呈“大”字形弔掛好幾個小時,把他綁在鐵椅上審問,施之以酷刑,這僅僅是因為他“嫖娼”嗎? 鄭文傑說,在暴力威脅下,他交代了自己的iphone密碼,並承認自己嫖娼。秘密警察為什麼要追問他與反送中的關係,為什麼要審問他英國是否在背後操縱這場反送中運動?

鄭文傑在臉書發表的聲明中說:“我否認中國當局對我的專橫指控,這些罪名是他們通過非法手段獲得的,包括使用酷刑、威脅和強迫”。他寫道:當他意識到可能會遭受酷刑時,他告訴警察:“你們想要我承認什麼,我都願意承認,沒必要用酷刑”,但是“他們說,不是酷刑,是‘訓練’”。

北京當局在有意用“嫖娼”來掩蓋鄭文傑事件引起關注的核心問題,核心是他在中國遭到中國執法部門的殘酷折磨,被吊起來打,被拔着頭髮審問,被問到英國是否在幕後操縱反送中,因為中國當局知道他是英國駐港總領事館職員,他是一個再好不過的靶子。鄭文傑承認,在巨大壓力下他向警方提供了信息,包括英國領事館的內部電子郵件和一些抗議者的名字,“警察還錄製了他承認嫖娼、對背叛祖國表示懊悔的視頻”。但是,他拒絕承認秘密警察想要的東西,那就是英國幫助煽動了騷亂。他本人參與了反送中,還用他領事館的薪水保釋了被拘留的一名中國大陸抗議者。

也許他無法生造出一個英國操縱的例子,無法讓中國警方滿足,他便一次一次被扇耳光。被施之以酷刑?

北京為什麼否認鄭文傑遭受了酷刑。這也是國際社會最關心的問題,為什麼許多人懷疑當局設定的“嫖娼”這個罪名,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中共當局總喜歡給他們不滿的人扣上這種類似的帽子。有人分析,“凡是被習近平要想打倒的官員,管他歷經我黨多年辛苦栽培,公開的罪名千萬要避談內鬥,無外乎嫖娼、勾引女人,同多名女子發生不正當關係,貪污巨款等等,好像我黨歷經艱辛栽培的都是一群無恥的流氓,我黨卻像一個睜眼瞎,把他們提拔呀提拔,一直拔到栽下來的日子。後來,我黨把這一類用來對付黨內官員的罪名挪用到其他所有讓他看不順眼的人身上,尤其是異議人士,維權律師,替人打抱不平的正義者身上。”

時政漫畫家變態辣椒發推說:“從薛蠻子到鄭文傑,“嫖娼”是真是假從來都不是網民要關注的,薛蠻子事件重點是中共利用這個契機全面打壓微博的意見領袖,不拿薛蠻子開刀,就會去找劉蠻子李蠻子的茬。鄭文傑事件要關注的是他的被酷刑的問題。中共每次總是企圖用私人品德問題做文章,別跟着犯傻被帶到溝里去好嗎?”

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弗里曼周四撰文質疑:告訴我們,香港為何抗暴,他認為鄭文傑的例子就是一個再次證明港人為何挺身而出,抗拒中共司法體制的例子。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