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政治/反送中

理大剩下數十人撐着之前獲准離開者竟如逃犯禁止出境

香港理工大學食堂 2019年11月22日
香港理工大學食堂 2019年11月22日 REUTERS/Thomas Peter

理工大學被警方重兵包圍今天已經進入第6日,至凌晨3時許,多人因為身體不適陸續離開校園,由防暴警察押送醫院檢查,大約有10人先後陸續離開;而早前獲得警方放行暫時不予逮捕只需辦理登記手續者,卻陸續有人發現已被當局列作監視名單,不準離開香港半步。

廣告

今日(22日)凌晨3時許,留守理大示威者有部分人士身體出現嚴重不適,現有3人送院。一名身穿黑衫黑褲及戴黑帽青年,由防暴警押送往伊利沙伯醫院檢查,青年右腳踝敷冰袋,估計扭傷腳,同時褲子破損,相信多日沒有更換。

據稱,青年是一名中學生,而且是失蹤人士,數日前由母親報失,由於他未成年,所以由警員陪同送院,其後返警署銷案。另外,兩名送院的男子,離開理大時被登記資料,因此沒有防暴警護送,他們送院後便自行離開。現場消息指,凌晨時分約有10名男女離開理大。

理大校董會主席林大輝、校董李傲然及講師等21日進入校園視察,由於環境惡劣,有數名學生出現屙嘔肚痛及身體不適,需由救護車送院。李傲然表示,十分擔憂理大內的衞生及救援情況,因為大部份的義務急救員經已離開校園,認為人道危機仍未解除,呼籲警方儘快撤去理大的包圍網。

較早前在多名社會知名人士勸降後獲准警方離開的示威者,警方雖然保證不予逮捕,只需要辦理登記手續就可逕自離開,但有人發現原來名字已經列入監察名單,竟然被禁止出境,之後還被警方控以最高刑期可達10年的暴動罪名。

據蘋果日報報道,一名早前留守理大校園的青年K(化名),早前捱饑抵冷多天,最終因受不了而決定離開理大。他接受該報訪問時透露,當日他與友人登上救護車前,警方曾登記他們的身份證資料,又拍攝他們的樣貌和裝束,最終放行,未作拘捕。後來他們離開醫院,一直相安無事。

K表示,惟因近日壓力甚大,於是即興買機票,打算相約一同由理大出走的友人旅行散心。他臨行前已諮詢律師意見,加上他之前亦曾因參與抗爭運動被捕,但在警方保釋下仍能順利出國旅行,故相信今次在未被拘捕的情況下,應無離境限制。

不過,當他與友人到達機場辦理登機手續,卻覺事有蹺蹊。有航空公司職員向他們透露,他們的名字已被列入通報名單,一旦他們辦理登機手續,“就要通知不知道是上司還是警察”。職員更建議他們不要出境。

一眾友人商討後,決定讓其中一名從未被捕、僅曾於理大外遭警方登記身份證的友人先行過關。詎料,該友人在離境大堂打算用身份證電子通道出關時,被入境事務處職員截停並帶往房間扣查。K與其他友人見狀,遂折返離開機場。K其後得知,被扣查友人事後遭帶返警署,警員並以暴動罪名拘捕他,暫時不準保釋。

K質疑警方對他既未拘捕、亦無通緝,“你沒說過我不可以出境,你只是登記資料,不是拘捕,為什麼你可以在入境處攔住我,不讓我出境呢?”他對警方做法深感不滿:“這等於是我一直留在香港就沒罪,但只要我一想離開香港,你就要抓?”

他自言根本沒有出境限制,旅遊證件亦未被沒收,但他已不敢再嘗試離境,“現在有抗爭者在我們面前這樣子被逮捕,這很明顯他們不會讓我們出境”。他批評警方限制市民人身自由:“你說登記完就算,但原來不是,立刻秋後算賬。”

他更聽聞有部份學生相信警方之言登記資料,但不久亦與他面對相同遭遇,“有個record在案,他們喜歡什麼時候搞就什麼時候搞?沒有理由我這一輩子都不可以出境啊”。

律師陳惠源則指出,警方會因應個別情況,准許被捕人士自簽擔保、或以現金保釋外出。但除此之外,警方無權施加任何附帶保釋條件,包括沒收旅遊證件或限制出入境。只有法庭才有權施加相關保釋條件。警方今次做法,根本是以行政手段侵犯基本法賦予市民的出入境自由,做法完全不合理,質疑警方濫權。

大律師陸偉雄則指,即使是被捕人士,“一日未上庭,一日都唔可以限制佢出入境自由”。況且現在相關人士既非被警方通緝,亦非下落不明,“他當然可以自由活動,沒理由限制他”。陸形容警方做法罕見兼奇怪,“為什麼當時不抓,現在又抓?”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