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30年前“黃雀行動”和今天的香港和平抗爭

音頻 07:24
圖為香港理工大示威抵抗學生等待醫治 2019年11月19日照片
圖為香港理工大示威抵抗學生等待醫治 2019年11月19日照片 REUTERS/Thomas Peter

近日港警將示威者圍困在理大校園並祭出“一網打盡”的“焦土政策”,導致多名示威者不敢離開,也為24日的區議會選舉能否如期舉行,增添了變數。

廣告

在美國參眾兩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同時,形式多樣的香港反抗運動進入一個新時期。不論是為期兩三天的絕食活動,還是“和你lunch”的午間集會,都體現出港人長期抗爭的決心,也正得到當年被香港“黃雀行動”救助的“六四”人士在內各方支持。

中央社報道說:11月以來,香港反送中的場景不再是那些人們熟知的灣仔、金鐘、銅鑼灣,而是進入中大、理大、城市大學等校園,手持抗議標語、集體靜坐的畫面少了許多,遍地火光、逮捕壓制的畫面多了不少。在新的更加嚴峻的條件下,要求民主自由權利的港人及支持者們本周相繼採取絕食,簽聯署信,上班族中午集會等方式進行抗爭。

15位絕食者的三項訴求

來自香港社工、宗教、學界的15名人士,21日召開記者會,抗議港府及北京拒絕回應“反送中”運動訴求,未能妥善處理港警濫暴,決定絕食到區議會選舉日(24日)當天,用自己的身體向年輕人表示與他們同在。

他們中的5人已經在前一天開始絕食。15位絕食者的三項訴求為:要求成立調查警方濫權濫暴的獨立調查委員會、要求警方善待理大校園內的示威者並撤銷暴動罪指控,並確保24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不會被取消或延期。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對中央社表示,香港政府從1966年到現在已成立至少18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年2月的大埔公路車禍也獲得獨立調查,這次衝突如此嚴重,政府沒有理由不成立,並指監警會不能取代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功能。

成名表示,他認識社工在離開理大校園時,被警方以涉嫌暴動罪拘捕。對於當局指出離開校園的人都會已涉嫌暴動罪拘捕的說法,他表示譴責,認為此舉嚇壞不少人,讓示威者更不願離開理大校園。

成名還呼籲,港府應如期舉行區議會選舉,避免民怨累積,否則到時也無法靠選票消解不滿。

“和你lunch”反送中集會

除了絕食,幾天來香港中環每天午間均有“和你lunch”的反送中集會。為了避免防暴警察,他們從畢打街轉移到不遠處的交易廣場。由於24日周日就是香港區議會選舉的預訂日子,示威者22日集會時紛紛高喊“星期天,去投票”的口號。有人舉牌“一票不投民建聯”,指責親政府的建制派政黨是“修訂逃犯條例”的始作俑者。他們希望選舉能讓民主派在區議會和立法會內都佔多數,才能讓政府回應五大訴求。

一名特地從公司搭巴士過來的示威者對中央社記者表示,他是香港理工大學的校友,對於目前仍有示威者受困其中,感到很心痛,也覺得政府並沒想好好解決問題。他說,這幾個月“香港人應該都醒了”,知道有票在手就要好好把握,因此24日一定會和家人們一起去投票。

參加集會的數百人多數為上班族裝束,他們還以英文高喊“簽署法案,救香港”,希望美國總統特朗普能簽署日前已獲美國參眾兩院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香港“黃雀行動”營救的“六四”人士盼香港學生不再犧牲

“六四”後因香港“黃雀行動”而獲得營救的人在22日發布一份聲明,呼籲港府追究警方在“反送中”運動中的責任、盼香港學生不再犧牲,還稱將整合資源、疏通管道、啟動救援香港人的方案。六四學運領袖之一的吾爾開希22日在個人臉書張貼了該聲明,並有蘇曉康、嚴家其等多位經“黃雀行動”營救而逃離中國的人士署名。據報道:第一批簽署人還有高皋、張伯笠、鄭義、北明、項小吉、封從德、熊焱、呂金花。他們都是經由“黃雀行動”的營救而逃離中國。“黃雀行動”從1989年6月中旬開始,持續約半年之久,總共營救出133名中國的民運人士。

30年後,當年經由香港“黃雀行動”而獲得營救的人士發表聲明表示,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被血腥鎮壓之後,在走投無路之際,香港人捐出鉅款,發起“黃雀行動”,幫助他們脫離險境。30年過去,他們一刻不敢忘記香港的大恩大德。

聲明指出,近幾天警方武力圍攻中文大學、理工大學,逮捕殘害青年學子,和平校園猶如戰場。青年學生捨命抗爭,抵禦中共新極權的擴張。香港青年的悲壯抗爭感動全世界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們。

聲明要求香港特首和政府立即停止進一步鎮壓,並承認錯誤,允許獨立調查,恢復法治。其次,儘快釋放所有被捕學生和市民,追究“惡警”責任,還香港人民一個公道。聲明還呼籲,香港學子不再犧牲,留得青山,以期喚起民眾,做長期抗爭準備。

從“黃雀行動”港人救助六四人士,到香港和平抗爭的今天,30年一線牽,可說是前赴後繼,同樣的理想,同樣的抗爭。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