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對中國越來越不安的國際安全論壇

音頻 04:50
香港,駐港解放軍。
香港,駐港解放軍。 路透社

今年的哈利法克斯國際安全論壇籠罩着對中國的不安,11月22日至24日以中國為題的討論會就有5個,中國因素還滲透在其他研討中。《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希·羅金(Josh Rogin)指“哈利法克斯論壇最初創建就是為了討論如何對待中國,儘管華盛頓已達成共識要與中國競爭,但尚不清楚如何配置資源、如何取捨及如何合作,本屆論壇將努力填補這些空白”。

廣告

早在2009年,哈利法克斯國際安全論壇首次舉辦就在全體會議上聚焦《中國製造,挑戰和機遇》,當時論壇還僅是美國的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內部活動,因受渥太華資助而移步加拿大軍港哈利法克斯舉辦。2011年論壇正式成為獨立機構,由美國外交關係協會屬下的《外交》雜誌作為媒體合作夥伴,加拿大國防部等成為創始成員,當年的全體會議曾設立以中文為題的討論會《問題是經濟,笨蛋》,在探討阿拉伯之春時也談及中國。從2012到2018年,論壇每年都設立以中國為題的研討,如12年全體會議中的《惡作劇或錯誤?中國與混亂主義的興起》,13年小組會議里的《巔峰的中國:收縮的崛起》,14年小組會議里的《亞洲進步:中國韜光養晦的使命》和《中國香港,一座城市兩種前景》,15年全體會議中的《破碎的中國,小心與對》和小組會議里的《中國的底線:點心》、《歐亞未來:中俄軸心》、《掌控浪潮:中國夢想成真》,16年全體會議中的《偉大的大陸,偉大的責任:尋找中國的角色》,17年小組會議里的《印度與巴基斯坦及中國的關係》,18年全體會議中的《北京的渴望,克里姆林宮的小精靈:自由的敵人》和小組會議里的《搖擺於維吾爾,堅定於緬甸:少數民族穆斯林》。

經過十年實踐,這一有90多個國家或地區的300多名政治活動家、國防專家、知名智庫和國際媒體參加的論壇逐漸享有“國際安全問題上的達沃斯會議”的美譽,而它也像達沃斯會議一樣,面對越來越沉重的中國挑戰。2019年,論壇全體會議設置了《價值觀交易:我們的還是華為的》(Values Trade: Our Way or the Huawei),小組會議設置了《中國世紀即將到來:習近平如是說》(The Chinese Century is Coming: That’s What Xi Said)、《香港之夏,中國之秋》(Hong Kong’s Summer, China’s Fall)、《我們的盟友:共同面對中國挑戰》(Our Allies: Our China Challenge)和《俄中在非洲:新的爭奪戰》(Russia and China in Africa: The New Scramble)。

論壇主席彼得·範普拉格(Peter Van Praagh)在22日下午的開幕式中指“民主正處危險之中,俄羅斯和中國試圖破壞基於國際規則的秩序”,第一次全體會議以《我們時代的革命:沒有美國的自由》為題,認為“在世界各地,隨着專制政權的發展,民主正在退縮。從香港到委內瑞拉,從智利到黎巴嫩,抗議者都在為自由和民主而戰”,第二次全體會議《價值觀交易:我們的還是華為的》指“世界正處於一場新的冷戰之中,與前蘇聯的挑戰不同,中國不僅在意識形態上威脅西方,還與西方數十年來在全球建立的政治和經濟影響相抗衡。一黨專制的中國以嚴格控制的外交、信息、軍事和經濟手段,壯大自己顛覆民主國家,從廉價商品、5G技術到華為手機,現在是警醒的時候了”。23日上午,與會的香港民主黨外事委員會主席劉慧卿和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副召集人陳皓桓代表香港示威者接受了約翰·麥凱恩公共服務領導獎,第三次全體會議《民主國家建立同盟的重要性》指“美國應該發出值得信賴的信息”,否則“誰能責怪有國家轉向中國呢”?第四次全體會議《制度演變:國際法與全球秩序》討論“隨着中國崛起和美國消退,戰後機構如何在2019年保持相關性”;第六次全體會議《地球的盡頭:北極》指“在中國夢想建立極地絲綢之路,俄羅斯建造破冰船時,加拿大必須成為北極地區的領導者,與美國、歐盟和土著人民一起共同努力,建立北極安全區”。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