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社會/政治

香港民主黨副主席:區議會結果太突然 尚未看到北京善意

香港市民12月1日參加反修例示威活動資料圖片
香港市民12月1日參加反修例示威活動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經過了在過去近半年來,反修例風波洗禮的香港在11月24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中,泛民派獲得壓倒性大勝,贏得了452個選舉議席中的389席,建制派則一改往年優勢僅獲得58個席位。這一結果也使得香港泛民派主力,民主黨成為了當下區議會最大政黨和立法會第二大政黨。大勝過後,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在近日接受香港01採訪時,表達了他對這一結果的意外等觀點和分析。

廣告

在區議會選舉結果中,香港非建制派各大政黨成為本次區議會選舉大贏家,其中派出99人參選的香港民主黨,取得91席,成為區議會第一大黨。派出36人參選的另一個非建制派政黨公民黨取得32席。而原本是區議會第一大黨的建制派民建聯議席數由117席銳減至18席,但仍是建制最大黨,另外工聯會只得四席,而新民黨更全軍覆沒,所有候選人均落選而回。對於這樣的結果,羅健熙也直言大感意外,並稱“這個結果比我預想得要誇張得多”,“太突然了”。同時他也坦言,“過去五個多月香港人用了很多辦法,和平的,不太和平的,都做了,為的是讓政府改變。香港人很憤怒,也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區議會來了,那就抓住它,最後結果就是這樣子。”此前,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在結果出爐後會見傳媒時即提出,今次選舉成績不屬民主黨,是運動抗爭的結果,屬於香港市民。他強調,“雖然民主派壓倒性勝利,但與建制選票仍維持在六四比。”這表示,“社會撕裂嚴重,無論政府與民主派都要理解。”

與此同時,記者提到在面對今次的選舉結果,很多人會擔憂,因為民主派固然可以藉由“情緒選票”和政治口號來贏得議席,但具體到社區工作卻又是很實在的。在未來,如若泛民繼續高喊“自由民主”等空頭口號,忽視地區民生工作,無法用同等注意力推動社會改革,恐怕會浪費今次強調的民意授權。對此,羅健熙則回應稱,“還沒做好萬全準備”,但他也同時承諾“希望能與建制派做的不同,也做的更好。”另就這次選舉對於明年立法會選舉以及2022年特首選舉可能造成的影響,羅健熙則承認自己對立法會選舉沒有寄予太大希望。他解釋稱,“因為立法會選舉是比例代表,這次區選民主派和建制派的得票比例是六比四,跟過去並沒有很大的差別。”當談到特首選舉時,羅健熙則笑言“這對北京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挫敗”,因為商界的票變得至關重要,“中央政府就需要跟香港的商界做一些妥協,去威脅他們也好,籠絡他們也罷,過去中央可能不需要過於倚重商界,就能輕鬆拿到過半票,可現在整個形勢不同了。”

依照規定,香港特首選舉委員會的1200個委員中有117個經由民選區議員相互選出而產生。這一次泛民派在區議會選舉中獲得過半議席,他們對選舉委員會的控制會增加117個席位。加上香港地方商界大佬們也在委員會中佔有不少的議席,如果地方大佬與泛民組建聯盟,建制派會失去對特首選舉委員會的絕對控制。語畢,羅健熙還特意提到了李嘉誠,尤其是這位香港首富在反修例問題上遭遇的質疑,以及遭受的來自北京的批評和指責。除了談及區議會選舉問題,報導指當談到香港已經持續了五個多月的反修例運動時,羅健熙的語氣變得急促,措辭也更加犀利。反覆出現的高頻詞是,“不要搞香港”、“別管香港”。他認為,因為現在北京派來管香港的機構和部門,“根本就不了解香港,對香港也沒有感情。”為了證實這一點論斷,羅健熙反覆提到了2003年“二十三條立法”,提到了中聯辦,還提到了時任中聯辦研究部部長曹二寶於2008年發表的文章中,提到的在特區建立第二支管治團隊。

而當記者追問,這些在港人看來“搞香港”的做法,其實正是“一國兩制”的內涵,因為在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之外,還有北京的全面管制權,“兩制”的前提是“一國”,今天香港鬧成這樣,也正是過去“井水不犯河水”的過於放任造成的“果”。難道不該反思嗎?難道還要繼續“別管香港”?羅健熙則反問稱:“你覺得香港有什麼地方不尊重‘一國’?我覺得香港人對‘一國’最大的尊重,就是我們不談。”他在訪談中還指出,在他看來有示威者在抗議中高舉美國和英國的國旗,7月1日“衝擊立法會”當天,有人甚至將港英旗幟鋪在了立法會主席台上,不是針對主權的問題,他說,“年輕人只是想說明,港英政府的年代立法會是尊重民意的地方,現在不是這樣了。”當記者追問“為什麼會覺得港英時期比較尊重民意”時,羅健熙則採取了“切割法”回答稱,“具體來說,就是將港英後期切割為兩個階段,六七十年代談不上尊重民意,但八九十年代的民主化卻是很尊重民意的”。

此外,當記者提問隨着泛民派取得區議會多數席位,北京接下來究竟該如何與泛民打交道?面對這一問題,羅健熙直言“北京應該先想清楚,如何與香港人打交道。”他同時補充道,“這是一個信任的問題,香港跟北京沒有信任,香港政府與中央政府沒有信任。”而就如何打破目前的隔閡,羅健熙說,“這就是北京最大的問題,放不下自己的身段。”他還特彆強調,“現在看不到中央政府打破隔閡的誠意和善意”,並給予了一些包括“多數港人都反對林鄭月娥特首的時候,北京高層和各機構還在一如既往地‘堅定支持’等論據”。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