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專欄

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拯救香港於危亡之際

音頻 04:16
一名舞動着美英國旗的香港示威者 2019年12月1日
一名舞動着美英國旗的香港示威者 2019年12月1日 REUTERS/Leah Millis

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分別無異議和僅有一票反對的壓倒性多數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11月2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這項法案,法案生效成為美國法律。對法案的評論紛至沓來,普遍給予正面評價。但人們看到有一則評論很不靠譜,就是彭博社引述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曾銳生說,法案是“我們所知香港之死的開端”。

廣告

香港的確瀕臨死亡,但開端不是因為美國國會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香港的死亡是從22年前的97回歸便開始。回歸後第六年,中共扶植的第一任特首董建華便奉命折騰香港,提出就《基本法》23條立法,以顛覆、分裂國家的罪名管制港人,引發了2003年7月1日50萬港人上街示威,成為回歸六年來爆發的三次抗議示威中人數最多的一次。回歸22年間,中共不斷的侵入和控制香港各個領域,媒體收縮言論尺度、自我審查,2015年竟發生中共國安越境綁架銅鑼灣書店老闆和員工的事件。這次的港人反送中抗爭,是第四任特首林鄭月娥要實現中共將香港的“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的圖謀,修訂《逃犯條例》,直接破壞香港“一國兩制”的最後一道防線司法獨立,終於在6月9日和12日引發100萬和200萬港人的上街抗議示威。香港反送中抗爭爆發後,中共宣布不承認1984年中國總理和英國首相簽訂的提交聯合國備案的雙方承諾香港97後高度自治的《中英聯合聲明》,林鄭月娥不顧200萬港人示威表達的民意,強行修訂《逃犯條例》,並指稱民眾阻止修例為“暴動”,民眾是“暴徒”;港警向抗爭的民眾釋放催淚彈,對市民施行暴力,以致開槍射殺。中國全國人大直接干預香港最高法院對港府《禁止蒙面法》的判決;11月12日香港警察攻打中文大學,17日圍攻理工大學。11月14日,習近平發表“止暴制亂”的講話。一個繁榮興旺生機勃勃的香港,就這樣被世界上最邪惡的勢力摧殘至瀕臨死亡。怎麼會說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香港之死的開端”呢?

美國歷來堅定的支持香港的“一國兩制”,在香港97回歸前的1992年,國會通過了《香港政策法》,給予香港區別於中國內地城市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但是當中共執意要把香港變成他們直接管轄的內地城市,剝奪港人享有的自由與法治,港共政府的每一個舉動都違背了《香港政策法》給予香港“獨立關稅區”待遇的前提,並且導致香港外資逃離、經濟下滑,那麼美國就不能不制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阻止將香港推進死亡的深淵。

如今,唯有《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能夠使中共當局想一想,若香港失掉“獨立關稅區”地位會帶來的嚴重後果。尤其《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有一特別條款,要求香港明年實現“雙普選”,這就使香港有可能繼續維持“一國兩制”,讓經過22年摧殘的“東方明珠”,重新綻放光彩。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