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香港

英媒解阿里巴巴為何仍選擇在港上市

香港交易所標圖
香港交易所標圖 網絡照片

英國金融時報今天報道說,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的真正原因可能有兩個,一個是北京希望吸引其科技巨頭回國,另一個是它想表明香港一切正常。

廣告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阿里巴巴為何仍選擇在港上市,真正原因可能有兩個,一個是北京希望吸引其科技巨頭回國,另一個是它想表明香港一切正常。

中國電商集團阿里巴巴(Alibaba)首席執行官張勇(Daniel Zhang)近日向一群顯貴人物表示,阿里巴巴已經“回家”,回香港上市。如果這也能算是回家的話。11月26日,張勇、他在阿里巴巴的副手以及當地政要輪流敲響上市銅鑼,慶祝該公司130億美元的香港首次公開發行(IPO)。與此同時,防暴警察在交易所大樓周圍巡視。在維多利亞港的另一邊,警察和躲藏在一所大學的示威者展開對峙。就在數天前,香港的親民主政治人士在地方選舉中輕鬆獲勝,把親北京的競爭對手趕下來,傳達出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Carrie Lam)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強烈反對。

據該報道說,選舉之前,這個亞洲金融中心爆發了近6個月的反政府抗議活動,導致香港恆生指數(Hang Seng index)今年僅上漲0.8%,同期中國滬深300指數(CSI 300)上漲近28%。香港經濟陷入衰退,反內地情緒極為強烈,以至於一名講普通話的銀行家在香港中央商務區遭到抗議者的毆打。阿里巴巴的香港員工被告知,在動蕩期間,他們可以在家工作。一些經紀人甚至開玩笑說,催淚瓦斯有可能擾亂阿里巴巴的上市儀式。

報道說,那麼,發生了這一切事情,為什麼阿里巴巴仍選擇在香港上市?雖然與最初計畫的200億美元募資額相比,這家電子商務兼在線支付巨頭的確縮減了募資規模。但此次募資仍是今年全球最大的股票發行,超過今年5月優步(Uber) 80億美元的籌資規模。阿里巴巴本可以滿足於在紐約上市,其2014年在紐約的上市交易籌集了250億美元。這家總部設在杭州的公司看起來也並不缺錢,其賬面上已經有300億美元現金。

該報道稱,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的真正原因很可能有兩個。在美中貿易戰的背景下,北京方面希望吸引其科技巨頭回國。但更重要的是,北京方面想表明香港一切正常。畢竟,香港是中國不可或缺的美元取款機。香港是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內唯一一個資本可以自由進出的地方,由穩定的法律體系管理,並由與美元掛鉤的自由兌換貨幣支撐。

據越南富布賴特大學(Fulbright University Vietnam)副教授克里斯托弗•鮑爾丁(Christopher Balding)表示,阿里巴巴IPO讓香港作為一個金融中心“更接近中國的軌道”。據香港經紀商Pearl Bridge Partners董事安德魯•沙利文(Andrew Sullivan)表示:“中國需要香港,因為香港有獲取美元的渠道,還因為企業需要將香港的法律制度用於合同。”他認為,更多在海外上市的中國企業可以效仿阿里巴巴,在香港出售股票。

報道指出,Dealogic的數據顯示,儘管香港存在種種問題,但今年香港的股票銷售達到約350億美元,超過去年的33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來自中國內地的公司。按照這個速度,港交所(HKEx)將超過其主要競爭對手紐約證交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和納斯達克(Nasdaq)。

香港也是中國企業試水美元債券市場的主要渠道。Dealogic的數據顯示,今年中國企業在內地以外發行的2220億美元債券中,大部分是通過香港發行的。中國發展在岸市場的步履維艱增加了香港的吸引力。今年7月份推出的上海科創板(Star Market)被譽為中國的納斯達克,該市場在經歷了最初幾天的狂熱交易後基本陷入平靜。一位長期觀察中國金融市場的人士表示,對科創板而言,“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是致命一擊”。

據報道說,還有其他跡象表明,中國尚未準備好迎接輝煌。近日,指數提供商MSCI加大了對中國的壓力,要求其推進改革,比如提供獲取對衝工具的渠道,解決中國結算周期和假期安排的問題。MSCI表示,在其擔憂的問題得到解決之前,不會考慮將更多中國股票納入其旗艦基準指數。

華盛頓威脅將中國企業從美國的證券交易所摘牌,即使這只是貿易戰中的一個策略,也讓香港看起來成為中國藍籌公司上市的唯一選擇。港交所一直樂於助人,這很有幫助:去年,它放鬆了對雙重股權結構的限制,之前阿里巴巴首先選擇紐約更加自由的上市制度,就是因為紐約沒有這種限制。

據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Charles Li)表示,他歡迎阿里巴巴“在五年後”回家。

金融時報說,有人指出了更深層的含義。通過吸引阿里巴巴回家,北京“向美國傳遞了一條訊息:你可以推進中國企業退市,但它們可以去其他地方上市。”《紅色資本主義:中國非凡崛起的脆弱金融基礎》(Red Capitalism: The Fragile Financial Foundation of China’s Extraordinary Rise)的作者侯偉(Fraser Howie)表示,“即使在動蕩時期,香港也能受益。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