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政治

愛國團體批“警察抓人法官放人”馬道立反駁這是“憲制原則”

資料圖片: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圖片攝於2017年1月9日
資料圖片: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圖片攝於2017年1月9日 REUTERS/Bobby Yip

近年來不少親共團體批評香港法官輕易放過一些他們認為是罪大惡極的“犯人”,例如一些被他們標籤為“港獨分子”人士,但香港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馬道立13日在香港法律年典禮上演說時,不點名回應這些批評指出,除非案件涉及某些特殊情況,例如存在棄保潛逃或干擾證人的風險,否則法庭一般會准予保釋,這做法與無罪推定的原則完全一致。法庭處理案件時並不會假定被告人有罪;恰恰相反,法庭會假定被告人無罪,這是憲制上所規定的原則。

廣告

司法機構在去年 11 月公布,馬道立將於明年,即 2021 年 1 月 11 日年屆65歲時如期退休,而法律年度的開啟禮是在每年 1 月第二個星期一舉行,2021 年的法律年度開啟禮在 1 月 12 日舉行,恰巧是馬道立退休後一天,亦換言之今年將是他最後一次出席法律年度開啟禮。

一如以往慣例,馬道立在出席開啟禮前檢閱警察儀仗隊。他在演辭中表示,有見於過去七個月中,社會就着司法機構提出了不少問題,對法庭的工作作出了不少評論,亦就法官表達了不少意見:“這當中很多都是中肯的,但遺憾的是,有部分是建基於錯誤的觀念和出於誤解,並對法律和法制應有的客觀和恰當概念有所曲解。有些甚至近乎不能接受。”

他指自己曾多次指出,人人均有權就法庭的工作表達意見,法官包括他亦不期望每宗案件的裁決都備受贊同,但他批評當有人純粹因為不滿案件的裁決結果而作出各種抨擊,指法庭並非公正無偏,法律制度並非完善健全,又或針對法官作出極為冒犯的人身攻擊,他有需要向社會大眾闡明法律如何運作,以正視聽。

馬道立指,基本法及得到基本法給予憲制確認的《人權法案》列明香港居民擁有多項權利,包括:言論自由,結社、集會、遊行和示威的自由,“過去七個月,我們看到許多行使這些自由的情況。然而,為使社會上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不會受到不可接受的影響,行使這些權利需要有限制。明白這一點是重要的;我過往稱這為對他人權利的尊重。”

他指法律對市民行使權利有明確限制,舉例在享用或堅持個人權利時,不能成為損害他人人身安全或財產,或使用暴力。馬道立再解釋,認為他人的權利, 甚或整體社會的權利,不及個人權利重要這個想法並不正確。

回應市民行使權利及自由的考慮後,馬道立亦談及公平審訊的重要性。他指日常處理司法工作時有一個關鍵的要素,就是審判必須公平公正。馬道立援引《基本法》及《人權法案》,指被告人有權受法庭公正公開審問,他亦解釋保釋情況,“......如果被告人需等候聆訊,便會出現是否准予保釋的問題。這方面的法例十分明確:除非案件涉及某些特殊情況,例如存在棄保潛逃或干擾證人的風險,否則法庭一般會准予保釋。這做法與無罪推定的原則完全一致。法庭處理案件時並不會假定被告人有罪;恰恰相反,法庭會假定被告人無罪,這是憲制上所規定的原則。”

馬道立進一步解釋,公平審訊包括他認為和刑事法律程序中最相關的四個原素,除了無罪假定外,還包括被告獲給予充分時間及便利準備答辯、有權儘早接受審判,以及被定罪者有權就定罪及刑罰提出上訴;控方亦可提出上訴。

馬道立擔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超過 10 年,他重申司法聆訊和被告人的背景和政治觀點,沒有任何關係,“公正審判的意思並不是指法庭必須因應被告人的個人或政治觀點,作出有罪或無罪的判決:刑事案件的審訊結果取決於審訊時提出的證據,它們是否充分有力,以及控方是否已履行其舉證責任,證明案情達至毫無合理疑點的舉證標準。”

由於反修例運動引發大量刑事案件,馬道立在演辭中亦指司法機構早前已成立專責工作小組,研究法院如何以最佳的方式迅速處理這些案件,當中包括延長開庭時間。馬道立指司法機構將會就建議的措施,諮詢相關持份者,但他強調迅速處理案件雖然有其好處,“我們也會致力於此,但亦必須謹記,公平的審訊是至為重要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