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潘永忠:中國年末加緊絞殺人權與自由

音頻 11:37
正在鍛煉身體的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得力助手-鮑彤
正在鍛煉身體的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得力助手-鮑彤 獨立中文筆會

近年來,中國的人權狀況始終受到國際社會的密切關注和不斷質疑。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中國的人權狀況似乎沒有出現改觀。年底開始流傳的一份中國人權律師團的新年獻辭,格外引人注目。這份新年獻辭形容中國2019年的人權狀況時使用了“大潰爛”、“大倒退”的字眼。如何評判中國目前的人權局勢?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向我們表述了他的看法。

廣告

法廣:您認為,在過去的一年,中國人權局勢是否有所改善?

潘永忠:中國的人權狀況,沒有最壞只有更壞。有這樣幾個依據:

1、近年來,中國政府在外交、經濟合作中,與「反中」捆綁,比如:批評與指責中國人權狀況,評論香港「反修例運動」、台灣主權問題、維吾爾人權問題、西藏宗教文化問題、南蒙古獨立運動等,都屬於「反中」行為,必將遭遇中國經濟制裁的報復,比如:2010年挪威頒發給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中國政府立即中止了兩國正在進行的漁業合作談判,及各領域交流活動,政治領域的會面被全部取消。經過挪威政府不斷努力,一直到2016年,中挪關係才恢復正常。

這樣的例子太多了,藉助於國與國的經濟外交合作,禁止各國對中國的批評,結果是,眼下敢於站出來批評中國政府的國家,幾乎寥寥無幾,造成國際壓力減輕了減弱了,中國政府對異議人士、民主人士、宗教人士等的鎮壓,更加肆無忌憚。

2、中國政府對異議人士的鎮壓加劇了。獨立中文筆會年末整理了一份因思想、言論和宗教等原因,被判刑入獄的政治犯資料,他們是:筆會會員:呂耿松、陳樹慶、秦永敏、胡石根、劉飛躍、黃曉敏、徐琳、周遠志、桂民海、劉艷麗(女)、王怡、張寶成。

筆會榮譽會員:陸建華、海萊特•尼亞孜、劉賢斌、陳衛、李鐵、買買提江•阿布都拉、陳西、李必豐、姚文田、伊力哈木•土赫提、王炳章、貢卻才培、董如彬、王默、吳淦、趙海通、王全璋、張海濤、盧昱宇、王喻平、吾買爾江·艾山、古麗米拉·艾明(女)、余文生、紮西文色。

還有同樣是文字獄的囚徒:黃琦、陳家鴻、洛桑嘉央、阿不都卡德爾·加拉里丁、阿卜拉江·阿吾提·阿玉甫、烏麥爾江·哈桑·波孜克爾、牙里坤·肉孜、阿不都熱合曼·艾白、齊曼古麗·阿吾提(女)、熱依拉·達吾提(女)、阿卜杜拉迪爾·賈拉拉丁。

3、前些天,高瑜女士透露:年前以來中國政府針對大陸的民主人士、異議人士進行了封網,阻止他們上網與外界聯絡。比如:因「六四事件」獲罪的中共高官、曾任中共中央委員,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先生,曾「因泄露國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現長期遭遇監禁生活,去年12月20日以來,鮑彤等一些知名人士家裡的網絡均遭遇了全面禁封。

再比如:2019年12月26日晚,丁家喜律師等四位民主人士,被山東警方非法抓捕,警方在執法過程中未出具任何法律文件。

法廣:您如何看待中國各地遍布監視器和攝像頭與“維穩”之間的關係?

潘永忠:中國各地遍布「監視器」和「攝像頭」。我也聽到一些回國的朋友議論,有說好的:街上小偷少了,犯罪少了,市場執法的惡警也少了。也有人更擔憂了:對異議人士、民主人士的監控與管制更為嚴酷了。此外中國的大數據、人工智能在社會上廣泛應用,每個人都有一張社會保障卡,記錄了個人的興趣愛好、教育健康、學歷資歷、經濟狀況、飲食消費習慣、交友乃至閱讀嗜好都在管轄者的視野之中,每個人都成了一張塑料「卡片」,成了透明人。

我們怎麼看這些現代科技、大數據庫、人工智能呢?其實問題不在「監視器」、「攝像頭」和社會保障卡上,我的思考是:現代文明不能拒絕與放棄現代科技,一個國家的文明與安全,關鍵是建立在國家民主制度上,及落實在執行憲政制度上,一黨獨裁與集權統治下,言論、寫作、出版等沒有自由,動輒被污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甚至說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而現代科技成為統治者鎮壓與打壓反對派的有力工具,換句話說,等於是現代科技提高了中共政府「維穩」的手段。2019年,人權律師繼續成為各地司法當局和律師協會重點打壓和監控的對象,這也恰恰證明了中國人權倒退的原因所在。

法廣:中國家庭教會牧師王怡在2019年年底被判9年監禁,王怡究竟做了什麼引發北京不滿?此一判決為何引發強烈反響?

潘永忠:12月30日,四川成都中級人民法院在網站公布了對王怡的宣判,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非法經營罪數罪併罰,判處王怡有期徒刑9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5萬元。消息傳出,舉世震驚與憤怒!

王怡是一介書生,是虔誠的基督徒,是加爾文派中國家庭教會成都秋雨之福教會的長老和牧師,是獨立中文筆會會員,曾任筆會的理事,是自由撰稿人、法律界人士、憲政論衡網站主編,曾被《南方周刊》評為最有影響力的公共知識分子。

2016年以,中國修訂宗教事務條例,對於教會加上一條條桎梏,牧師的佈道稿須接受審查,神職人員要由黨任命,限制與海外機構聯絡,以教會不能「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全國千家教堂的十字架被拆除。王怡勇敢地站出來大聲批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走向威權主義,反抗這樣的限制,同時他公開在「六四」這天,為國家祈禱,成為政府嚴厲打擊基督教運動的焦點人物。

我們的態度是:近年來王怡堅定地信仰基督教,向世人宣傳福音,這些與國家顛覆有何相干?因何而形成勢力?對他冠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非法經營罪」,豈不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們強烈譴責與抗議中國政府再一次的犯罪行徑。

法廣:北京往往將宗教信仰與顛覆國家政權聯繫在一起,您如何解讀此種做法?

潘永忠:宗教信仰與顛覆國家政權掛鉤,可謂是中國特色。自習近平執政以來,中共政府在鎮壓異議人士、民主人士等的手段上、宣傳策略上,發生了根本變化,即與國際反恐戰略銜接,中共也以反恐為名,打擊三股勢力,即:國家顛覆勢力、民族分裂勢力與宗教極端勢力。國家顛覆勢力是指政治反對派、民運人士等。民族分裂勢力是指台灣、香港、西藏、維吾爾、蒙古族等自由民主獨立運動等。宗教極端勢力是指「在宗教名義掩蓋下、傳播極端主義思想主張、從事恐怖活動或分裂活動的社會政治勢力」。

我們不僅不能接受這樣的宣教與政策,還要揭露這一行徑,讓世人認清中共陰謀。美國、德國等一些民主國家,態度鮮明,決不會承認中國式的反恐政策與方針。

法廣:新的一年開始之際,您對中國人權狀況近期內得到改觀是否抱有希望?

潘永忠:中國與現代文明接軌,成為現代民主國家,是中國人百年一夢,要經歷艱難旅途,我相信許多人還在堅持,還在努力。

我還是認為,這種改觀需要有個過程,比如說:世界人權宣言是1948年12月10日在巴黎召開的大會上通過的。而中國的「人權」入憲,一直到2004年第十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通過了憲法修正案,首次將「人權」概念引入憲法,明確規定「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可見中國人對「人權」的認知與認可,遲了整整半個世紀。問題是這只是徒有虛名的第一步,關鍵是全國人民應該督促政府,真正落實與實施「尊重和保障人權」法案。

台灣是榜樣。台灣與中國,同宗同族同文化,台灣也經歷了極權、一黨專政的國家,台灣能夠和平完成憲政轉型,這是整個中華民族的動力與目標,台灣走過的路,我們也要堅持不懈地再走一次。

追求自由民主人權,在中國是華麗奢侈之夢,但我們依然會堅持不屈的信念,去迎接殘酷漫長的現實。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