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北京學者:習近平能在接班人問題上規避毛那樣的結局嗎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REUTERS

中共接班人問題因『求是』近日公布習近平有關“國家領導層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再度浮出水面,在北京的中國獨立學者榮劍在『紐約時報』發表題為“中共的阿喀琉斯之踵:接班人怪圈”。自習近平修憲後,中共又面臨獨夫體制挑戰,誰能做衣缽傳人?文章質疑,毛最終敗於他一手製造出來的接班人困局,習能規避毛那樣的結局嗎?

廣告

作者回顧了中共建證以後長達幾十年的接班人危機,曾經高度重視接班人的毛,他的接班人梯隊都被他本人和黨內鬥爭廢黜了,林彪的接班人地位甚至寫入黨章,最終還是遭遇毛本人的挑戰,林彪逃走,墜機摔死在蒙古,林彪事件表明,接班人問題成為中共權力更替的最大死穴。

毛臨死前把權力交給華國鋒,但華徹底葬送了毛的“革命事業”,他欽定的接班人成為他自己的政治掘墓人。華國鋒以“黨內武力解決”方式粉碎“四人幫”,而鄧小平以“黨內和平解決”方式讓華國鋒交出權力。

作者分析,華國鋒之後的兩人總書記胡耀邦和趙紫陽的非正常下台,可視為是鄧小平的“接班人”困局,胡趙名義上佔著黨和國家的最高權力位置,實際上一直處在接班人位置,鄧欽定的 胡趙接班人團隊最終徹底毀於黨內鬥爭。從華國鋒1976粉碎四人幫到1989六四事件爆發,中共在13年時間換了三位最高領導人,表明中共實際上一直處於接班人危機,危機的根源在於黨的實際最高領導人和名義最高領導人處在分化。

鄧小平因為兩次提名總書記人選的失敗而喪失了絕對的決定權,鄧小平和陳雲博弈的結果,實現了最高領導人任期制;隔代指定接班人;建立儲君制即接班人制度。鄧小平和陳雲認識到,黨的最高權力在黨的權力架構中必須有所約束,在任期上必須有所限制,在權力更替上必須提前有序安排,以避免八十年代那樣的政治動蕩。至此,中國最高領導人的權利受到了制度約束,與毛時代最高權力的失序狀態比起來無疑是一個進步。

隨後的江澤民和胡錦濤應該說各自執行了“隔代指定”和“儲君制”,但最大的問題,江胡執政20年,從任期制走向了分贓制。作者分析這與最高領導人執政時間只有10年,而且10年的前兩三年必須應對前任最高領導人確定的人事安排,10年的後兩三年必須考慮交權之後的人事安排。執政有效時間只有一半。作者指出,在“儲君制”約束下,中共最高權力結構實際上存在着三個權力中心,前任最高領導人,現在最高領導人和侯任最高領導人。致使中共最高權力在這一階段一直處在分化和弱化之中,貪腐盛行,胡錦濤時期更是“九龍治水”,最高權力分化、過渡和互相牽制、勾兌,形成黨內權力分贓制。

作者認為,要解決中共任期制隔代指定製和儲君制的問題,以憲政民主方式來建構領導制度應是不二選擇。但習近平新時代卻反向而行之,重新退回毛時代,建立起一個加強黨權,擴大黨權,進而形成黨國制度,形成了以黨代政,以黨代軍,以黨代法的黨治系統,而所有黨權又集中於定於一尊的黨權主義權力架構,已經超過了毛時代。

鄧小平開創,江胡實行20年的最高領導人任期制,被習近平徹底廢止。中共目前又重新進入毛時代以來的一個權力怪圈,形成定於一尊的個人獨裁,但無法有效解決黨權主義面臨的終極權力困境,就是因為無法最終解決接班人問題而導致權力控制系統早晚崩潰。

作者問到:毛澤東敗於自己一手製造出來的接班人困局,現在的領導人能規避毛那樣的結局嗎?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