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美貿易戰

為什麼習近平會吞下懲罰性關稅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副總理劉鶴在白宮簽署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副總理劉鶴在白宮簽署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REUTERS/Kevin Lamarque

中美貿易協議一簽,中國國內就有拿劉鶴比晚清重臣李鴻章之議:“喪權辱國!” 習近平對這點應是料到了,要不為什麼不去出席這一在特朗普眼中的“歷史性協議”,在他眼中可能是“城下之盟”,而讓劉鶴去簽,至少顯得特朗普總統屈就。

廣告

這一協議有兩條比較耀眼表面看很矛盾:第一,中方承諾增購兩千億美元貨物。第二,美國繼續維持對36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的關稅。中國有一種不滿的輿論,既然中方答應這麼多條件,購買這麼多貨物,還要承受美國這麼高的懲罰性關稅,而且一直要承受到第二階段談判達成協議為止。更為甚者,特朗普在白宮簽署協議前做了一個小時的講話,其中就有一句明說美國為什麼維持對華關稅,“我不能丟掉手中的牌”,顯然有預防中國變卦的意思。

誰輸誰贏

而且這個長達九十幾頁的文本,有幾十個使用“中國應”如何如何,或者“中國同意”做什麼什麼,“美國應”出現不到5次,另外還有一些“雙方應”。給人感覺美國居高臨下,要求中國如何如何的意思。這麼幾個因素加起來,表面看,似乎說是城下之盟也不為過。

習近平為什麼吞下懲罰性關稅?問題並不那麼簡單。先來看看一些對中美雙方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得失、誰輸誰贏的評論。『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誰贏了,誰輸了?當然是美國贏了。道理很簡單,美國發動貿易戰,就是以加征關稅為手段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促使中國在相關方面做出改變。如果中國拒絕任何改變,美國就輸了。如果中國做出了改變,美國就可以說是贏了。中國小改,美國小贏,中國大改,美國大贏”。在北京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則認為說中國輸了,說美國輸了都不對。“生意總是要做的。協議是絕對必要的。如果中美無貿易,世界將會怎樣?有第一階段,才可能有第二階段。必須前進! 必須堅持中美友好!”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這一協議對中國人民有好處。原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對美國之音表示,美中籤訂協議,實際上是糾正了過去中國對美貿易的不平等。他認為,美國迫使中國結構性改革對中國人民有好處。比如國有企業,在中國國內都不平等,國有企業有免費的土地,有大量貸款,民營企業是沒有的,這些事不平等,美國推着中國政府改革國有企業,不要讓他有那麼多特權,難道不是對中國人民有好處嗎?開放互聯網難道不是對中國人民有好處嗎,結構性改革實際上只是對中國的利益集團不利而已。

中國官媒則是有備而來,協議一出,重點放在強調雙贏上面,新華社報道否認中國為簽署協議做出了重大讓步,強調協議彰顯了中美經貿合作互利共贏的本質,官媒引述專家評論着意強調“雙方”應如何如何,忽略文本中大量出現的“中國應”如何如何。其實,中美貿易戰就是因為美國認為中國不遵守承諾,不遵守世貿協議,不正當競爭而打起來的,在協議中強調中方應遵守知識產權,應該不要強迫性技術轉移等等,也很正常。

習近平在爭取時間

去年五月份中美幾乎快要達成協議了,在最後關頭,習近平悔棋,導致一場更大的貿易戰爆發,那麼,這次,在美國在維持徵收懲罰性關稅問題上拒不鬆口、習近平為什麼還要冒着會在國內被指“喪權辱國”的背景下接受第一階段協議呢?

根據多方的分析,第一階段協議的簽訂美中雙方都有短期性的考慮,在美國,特朗普要度過選舉關,讓他的基本盤喘息;在中國,習近平不能再承受特朗普加稅,中國的經濟寒冬不能再持續下去,還有棘手的香港問題,這也是近日中共高層會議上說要“穩定外部環境” 的意思。由於這一短期性的考慮,特朗普把當初要求中國進行的一些關鍵性改革,諸如網絡盜竊,政府補貼,國企改革等敏感問題放到第二階段去談,在第一階段協議里,原則性地觸及到知識產權與技術轉移等問題,特朗普是要等到選舉結束,騰出手來再來與中方解決更複雜的問題。

另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去年12月,參與美方談判的特朗普女婿庫什納提醒前來摸底的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不要膠着於關稅的問題,要考慮如果達不成協議的話,特朗普就會在12月15日下令對另外156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新關稅。據此,中方清楚了只要不把減免關稅作為先決條件,特朗普現在也不會強逼中方取消補貼和改革國有企業,雖然是城下之盟,但讓中方爭取到了時間。

第二階段談判涉及網絡盜竊,國企補貼,實際是要中共放權,將觸及到中國的經濟制度問題,談判起來將非常艱難,不少分析認為將遙遙無期,有些分析甚至認為第一階段協議就是終局。

有分析指習近平政權的算盤大約就是如此,出點血,多買點美國貨,但是不要動搖我的權力基礎。另外一方面,特朗普有選舉考慮,習沒有這種擔憂,特朗普有任期,習可當終身主席,往後拖,以時間換空間。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後,官媒報道時對於特朗普盼望很快開啟的第二階段談判,連一個字都不提。

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談判漫長難產,第二階段貿易協議至少也會同樣坎坷且前景難料。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