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俄羅斯/中國

大國修憲尋終身制 習近平與普京遭指抱團挑戰西式民主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資料圖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俄羅斯總統普京本周提出修改憲法,把現在由總統掌握的任命總理的權力轉移到議會。這被認為是普京企圖在總統任期結束後依然可以大權在握,此舉被部分批評人士認為,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8年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舉動相呼應。評論指普京與習近平聯合挑戰西方世界。

廣告

據美國之音報道說,普京習近平修憲尋求終身制,挑戰西方世界。報道引述美聯社星期五(1月17日)消息,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過去數年來將自己確立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威權領導人。如今兩人先後修改憲法,試圖無限期延續領導地位。

俄羅斯總統普京本周三(1月15日)提出修改憲法,把現在由總統掌握的任命總理的權力轉移到議會。這被認為是普京企圖在總統任期結束後依然可以大權在握,此舉被部分批評人士認為,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8年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舉動相呼應。

據該報道,在同一天,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及內閣集體辭職,梅德韋傑夫解釋說:“總統決定要對俄羅斯憲法進行根本性修改,這將改變行政、立法和司法之間的權力平衡”。

報道引述法國世界報稱,分析普京1月15日的年度講話,他仍然迷戀權力,至少沉迷控制。同一天法新社也發問:普京新的出發,是不是為了更好的留下?

中俄先後兩次修憲事件可能使習近平和普京能更久的擔任這兩個主要大國的掌舵人,但兩國也在經濟間諜活動和外交政策到民主與人權等問題上與華盛頓和西方分道揚鑣。

據該報道說,在國際影響力方面,俄羅斯和中國都處在同一水平:中國通過其經濟實力和不斷增長的軍事力量、俄羅斯通過插手敘利亞衝突等,試圖影響海外選舉或通過錯誤信息和網絡攻擊“挑撥離間”。

倫敦國王學院歐洲與國際研究系的拉蒙·帕切科·帕多(Ramon Pacheco Pardo)說:“普京相信俄羅斯今天比冷戰結束時更加強大,包括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因此,現在是繼續掌權並使用這種權力的好時機。”

報道引述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系名譽教授崔大偉(David Zweig)認為,很少有專制領導人放棄權力,他們總是相信只有自己才能拯救國家,想要證明了他們對權力的渴望在道德上是“正確的”。崔大偉還指出,普京和習近平都反映出威權領導人有一種傾向,即儘可能長時間地掌權,然後“死得其所”。

中國執政的共產黨人粉碎了所有反對勢力,並加強了對經濟和公民社會的控制,所有的這一切都向外界展示了圍繞習近平團結一致的形象。俄羅斯至少保留了一些多黨民主的形式,但國家安全和經濟部門仍然由普京做主。

據前克里姆林宮演講稿撰寫人、現為政治分析人士的阿巴斯·加里亞莫夫(Abbas Gallyamov)對俄羅斯Vedomosti報說:“這就是為什麼他現在試圖同時解決兩項任務,第一個是向社會證明不僅沒有停滯,相反有改革;第二就是確保自己的政治未來。”

據美國之音說,普京將他的修憲提議作為加強議會和支持民主的一種方式。克里姆林宮的批評人士稱,擬議中的改革是普京為了保住自己的統治。當習近平在2018年3月取消任期限制時,幾乎沒有人表示異議。官方的解釋是“"黨的總書記、黨的中央軍委主席、國家中央軍委主席、國家主席的任職規定保持一致”,其他的解釋也沒有被討論,甚至有共產黨背景的學者也說這個問題是一個禁忌話題。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