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悲觀籠罩的達沃斯論壇 樂觀的特朗普和任正非

音頻 05:00
1月21日達沃斯論壇上的特朗普
1月21日達沃斯論壇上的特朗普 路透社Denis Balibouse供圖

第50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在2020年1月21日開幕,為期4天,主題是“凝聚全球力量,實現可持續發展”。

廣告

這一世界政治經濟精英聚會在今年看點多多,首先是處在彈劾案風口浪尖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他於1月21日乘坐“海軍陸戰隊一號”轉機抵達瑞士滑雪站腳下,參會人員已經把大會中心擠得水泄不通,等待特朗普的重要講話。這是特朗普第二次參加達沃斯論壇了。2018年,他對企業優渥的稅務政策頗受歡迎,人們還沒有對他的保護主義,反自貿傾向提高警惕。而這次,特朗普將在達沃斯論壇框架下,和伊拉克總統,歐委會主席,巴基斯坦總理等人舉行雙邊會談。就在此時,華盛頓的參議員們將在今天決定特朗普彈劾案的具體流程。雖然本次達沃斯論壇的重點是氣候,但國內政治紛擾上頭的特朗普在啟程前往瑞士之際,在推特上發的信息是要讓美國經濟成為“全宇宙第一”。他在推特上表示,“啟程前往達沃斯,與各國首腦和商業領袖見面,並且把上千億美元帶回美國”!

“鼓吹不幸的預言”,這是特朗普對氣候變化的定調。把美國撤出2015年巴黎氣候協議的商人總統呼籲“拒絕永恆的鼓吹不幸和災難的預言”。在會場,他表示,“這不是一個悲觀主義的時代,人們應該樂觀。環保人士曾經預言60年代出現人口爆炸危機,70年代出現大範圍饑荒,80年代出現石油的末日。他們總是想要主宰,掌控和改變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我們永遠不會讓這種極端社會主義摧毀我們的經濟和國家,壓迫我們的自由”。他也強調,“我對於環境有很多信念,我想要最純凈的水,和最乾淨的空氣”。他宣布,美國將加入達沃斯論壇栽種一萬億棵樹的計畫。

就在特朗普和他的“美國第一”還未抵達達沃斯之際,環保鬥士格蕾塔已經開始譴責世界“對於氣候,還什麼都沒做”。氣候問題是本次達沃斯論壇的重點,企業爭相對外界放出保證,政府代表紛紛向世界發出預警。然而瑞典少女在上周五面對已經到場的企業負責人與政治家們,表示“氣候和環境是當今重點話題,然而實際上世界什麼都沒執行”。她苦澀地表示,這並非是因為缺乏媒體關注,事實上,人們一直都在傾聽她的呼聲,她也承認這一點。這位17歲的年輕環保鬥士已經是第二次受邀參加達沃斯論壇了。她將在特朗普的致辭之後發表演講,主題是“避免氣候災難”,但這些預警信號能有多少落到實處,有待觀察。根據普華永道的一份最近調查,受訪的約1600位企業家對2020年世界經濟的威脅做了統計排名,而氣候變化甚至並不在前10位,只排在第11位。

與會的非政府組織也並未展現樂觀情緒。世界自然基金會秘書長蘭博蒂尼強調,“企業家群體對於氣候嚴峻性的意識已經大大提高,但在大型連鎖企業當中如何落實下去,這還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根據綠色和平組織1月21日發布的一份調查,達沃斯論壇的10家常客銀行在2015年到2018年之間在化石能源領域投資額高達一萬億美元。事實上,達沃斯論壇本身也經常被冠以“氣候偽善者”的諷刺名號,領導人們乘坐的噴氣飛機和豪車常常在照片發布後受到譴責。今年的論壇希望展現一個更加環境友好的形象,例如會場上禁止一次性物品的使用,準備沒有肉類的食品供給,希望平衡參會者們出行工具造成的碳排放和其負面公眾影響。然而就像全球最大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主席伊恩-布萊曼指出的那樣,“達沃斯論壇成立至今已經有50年,而50年當中,參會者們發出的都是強有力的信號,卻並未見其中多少得到兌現和執行”。布萊曼認為,“這部分是因為中國的競爭,導致達沃斯的聲音分量減弱;另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資本主義和自由民主正在失去它們的合理性”。當然,無論是中國的強有力競爭,還是資本主義與自由民主的黯然失色,都不是本次達沃斯的論題。

法國對本次達沃斯論壇也格外關注。經濟部長勒梅爾在論壇開幕當天表示,希望能在今年年底之前找到一個對世界數碼巨頭徵稅的國際共識。目前美國和法國已經就延長相關談判達成了一致意見。勒梅爾表示,雙方領導人一致認為,需要避免美國和法國之間有關數碼徵稅的任何衝突劇烈化。22日,勒梅爾和美國財長姆努欽將在達沃斯見面。法國方面表示,“談判將會是艱難的,魔鬼藏在細節里,必須解決眾多細節問題,但相信大方向是正確的”。法國從2019年1月1日開始,對大型數碼企業徵收營業額3%的稅,同時等待國際稅務領域達成共識。一年前,美國重啟經合組織當中有關數碼徵稅的協商,這一磋商由於美方的阻撓多年間無法前進。去年12月,美國提出的條件被法國拒絕。之後特朗普曾經威脅對法國產品徵收高昂關稅,最高可達24億美元。法方21日宣布,在馬克龍與特朗普通電話後,法國決定維持對大型數碼企業的原定稅務徵收,但有可能暫緩執行今年4月和11月的分期部分支付,給經合組織內部談判留出空間。

全球經濟增長不確定性加劇,國際政治與社會變化前景模糊,氣候變化不可預測,技術發展產生的震蕩,不平等的增加,負利率的出現,人口老齡化…與會的企業家代表對2020年持悲觀態度。同樣是出自普華永道的年度報告,企業家對各自公司發展的信心跌至2009年以來最低。受訪的來自83個國家的約1600名企業家當中,只有27%表示對其公司未來12個月的狀況“非常有信心”。法國企業家當中,僅有18%“非常有信心”。(但法國企業家認為“足夠有信心”的比例是62%,高於全球平均水平45%)。另外53%的受訪企業家認為經濟增長將進一步放緩,去年這一數字僅有29%;認為將出現好轉的比例今年是22%,去年為42%。

論壇第一天的樂觀情緒除了來自特朗普對美國經濟的信心(“懷疑主義終結了,企業紛紛迴流到美國...美國夢重返,比以前更強大”),也來自華為。任正非1月21日在論壇上表示,今年美國有可能強化針對華為,但對華為業務的影響不會太大:“美國實體清單去年打擊我們,沒起到多大作用,因為我們認為我們基本上能抵抗得過來,我們過去就已經做了一些準備…今年技術打擊我們,我們有去年第一輪打擊我們的經驗和隊伍的鍛煉,所以應對今年的打擊,我們更胸有成竹,不會出現這個問題”。有關人工智能和無人/自主武器的探討,任正非表示“原子彈爆炸可能會傷害人類,人工智能的發展不會有這麼大對人類的傷害...不同的人掌握不一樣,解決的方式就不一樣,人的主觀能動性應該是存在的,不像病毒”。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