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第一篇指控官員隱瞞武漢肺炎疫情的揭文微信瘋傳

圖為中國官方媒體刊武漢不明疫情病毒譜圖
圖為中國官方媒體刊武漢不明疫情病毒譜圖 網絡照片

中國微信傳播指責武漢地方官員隱瞞疫情,導致耽誤黃金時間應對肺炎傳染的批評文章,該質疑還提到,武漢肺炎的訊息到2019年12月30日才從網絡傳出,直至今天卻沒有一則重要消息,是由疫情起源地的武漢官方主動所發布,不是“媒體問出來的”,就是“外地的專家披露出來的”。而一些網絡寫手,更吹噓武漢對病毒研究的實力數一數二。沒有消息表明中國官方問責會波及那一層級,早前非典時,中國衛生部長與北京市長遭胡錦濤革職。

廣告

據中央社今天報道說,武漢肺炎擴散,陸民嚴厲質疑當地官方曾企圖隱瞞。中國網友指出,武漢肺炎首例早在12月8日出現,但疫情發源地華南海鮮市場直到12月31日“仍然有很多人去買海鮮”。

武漢肺炎在中國迅速擴散,不少中國民眾重燃對SARS的記憶,更有人質疑武漢肺炎首名病例去年12月8日出現,但直到今年1月19日,武漢才派副市長說明疫情,只“等著外地的專家發布資訊”。

這項質疑還提到,武漢肺炎的訊息到2019年12月30日才從網絡傳出,直至今天卻沒有一則重要消息,是由疫情起源地的武漢官方主動所發布,不是“媒體問出來的”,就是“外地的專家披露出來的”。而一些網絡寫手,更吹噓武漢對病毒研究的實力數一數二。

中央社說,今天上午,一篇題為“我們已知的武漢肺炎的重要消息,都不是武漢官方首發的”的文章,在中國微信群里被許多網友轉發,引起不少迴響,並讓武漢官方感受到極大壓力。

該報道說,出身武漢新聞圈的文章原作者提到,武漢肺炎的消息,最早是2019年12月30日在網絡上被披露,內容是武漢市衛健委並未向社會發布的“關於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的緊急通知”。據原作者說,他在12月31日上午看到這份內部通知後,即轉到自己的家族群里,理由是“這類涉及疫情的文件,不敢有人PS(P圖)胡來”。隨後,中國媒體第一財經就從武漢官方獲得證實,這份文件是真的。他表示,武漢肺炎首例早在12月8日出現,但疫情發源地華南海鮮市場直到12月31日,還能讓武漢的長江日報記者前往採訪,且指“市場秩序井然,仍然有很多人去買海鮮”。第二天今年元旦,武漢官方才關閉了市場,不知採訪的2名長江日報記者,身體是否健康?

據原作者直指,華南海鮮市場距漢口火車站的直線距離只有約1000公尺。因此,病毒傳播路徑與速度如何“不敢想像”。他說,進入今年,武漢官方才被動發布消息,當地疾控中心主任、收治病患的醫院院長紛紛亮相,口徑高度一致強調“可防可控”。

報道引述原作者提到,官方發布消息後,有人便網絡上不斷吹噓“武漢有最牛的P4病毒實驗室”、“武漢在病毒研究方面的實力,在全國都是數一數二的”等語,那種驕傲自豪的口吻至今難忘。但現在回頭看這些言論,“真的是讓人哭笑不得”。他指出,“官方信誓旦旦可防可控,民間無知自大”,結果就是北京、浙江、香港及國外陸續發現病例,而且都是從武漢流入,可見“絕對不是可防可控”。而證實武漢肺炎能“人傳人”,以及武漢10多名醫護人員被感染的,還是外地專家。

該報道稱,原作者說,武漢市和湖北省前陣子都在忙着開“兩個重要的會”(意指“兩會”,人大、政協會議),有些武漢官員的想法,恐怕是覺得“會議期間要穩定,不要製造混亂”。這種想法,從他2002年大學畢業進入武漢的新聞單位就有了。他直指,這些年他們“也一直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乾的:兩會期間不允許報導負面的新聞,要給兩會營造和諧的氛圍”。如今,“如他們所願,他們舒舒服服開完了會,疫情也一步步擴散開了去”。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