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夏明:習近平邊疆治理缺乏想象力,可能成為中國未來主要矛盾和衝突的根源

音頻 11:04
中國主席習近平
中國主席習近平 網絡

辭舊迎新,回顧過去的2019年,對中國而言,可謂度過了一個不平凡之年。從中共建政70周年、到天安門事件30周年,無一不引發世人關注。從國際上看,中美貿易戰直接影響了經濟的發展;從國內而言,無論是香港街頭的抗爭運動,還是長達數百頁中共內部文件曝光、揭示了新疆地區少數維吾爾族民眾遭遇鎮壓的內幕,均表明了北京政府的處境與憂慮。如何評判2019年的中國?對此,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廣告

法廣:香港反送中的抗爭運動已經持續了大半年的時間,至今勢頭未減,中國政府似乎採取了一種放任的立場;您如何解讀這一做法?

夏明:首先香港的反送中,目前來看也有一些修整。我們知道,香港反送中主體還是年輕人。而年輕人的主體還是在校生、大學生。大學生政治活動的規律是與他們學校校園周期是有關係的。也就是說,當他們放假的時候、或者是剛開學的時候,會比較是運動的高潮。但是遇到過節、過年、或者放假、冬天,恐怕又會有些變動。因此我認為,從今天來看,尤其是面臨學期、過年,以及一些局部的勝利。如:美國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些表明,香港的整個學生運動會進行某些調整,而且許多人也在調整他們的戰略。所以我不認為反送中運動已經結束了。但現在確實是在進入一種調整時期。下面他們將以怎樣的戰略出現,還有待觀察。我想說的另外一點是:中共對香港採取的是什麼樣的一種立場?是不是一種放任的立場?還是以其他方式解決香港問題?

最近正好也時值澳門回歸(30周年),習近平到澳門去了,進行紀念、(發表)講話,習近平的主要思路是:要把今天的香港變成今天的澳門。因為澳門非常聽話,也沒有什麼反叛的(情況),澳門雖然曾有過一、兩次因為退休金、社保等問題引發的小規模的抗議,但是沒有形成全島的抗爭(局勢)。因此不難看出,習近平採取的一切做法,第一是:通過對林鄭月娥的一直的支持,由她來採取強硬的政策處理香港危機。第二是:中央無論在警力、還是軍力上採取的各種滲透的方式來力挺林鄭月娥和香港特區政府,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中共是做好了準備、最壞的準備即:如果它要動用軍隊、如何用軍隊,軍隊要進城的話,恐怕它現在已經像滲沙子一樣地進去了。另外它在整個輿論戰上,不斷地擡澳門模式。它認為它的“一國兩制”並沒有失敗。因為澳門就很成功。所以它會把責任推到香港的一方。由香港民眾來承擔“一國兩制”的失敗。而掩蓋了“一國兩制”失敗主要是因為中共內部、首先放棄了或者往後退縮了,把他們在“一國兩制”、尤其在《中英聯合公報》中許多的承諾逐漸地放棄了,或者說,有些承諾逐漸變得渺茫。比如包括立法會的全部直選、香港特區特首的直選等等。因此可以看到,中共當然在輿論上在做一系列的攻勢。

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輿論上的攻勢,就是在輿論場上不斷地抹黑所有的在反送中、從過去的雨傘革命到反送中湧現出的一批民主運動的領袖人物。中共在這些方面做得非常地多。我們因此可以想象在香港問題上,因為有香港的企業界現在對中國的經濟高度的依賴,這其中當然與國營企業的滲透有關聯,所以香港的經濟界的獨立性也都減弱了。所以中共認為它可以控制住香港。但是我相信,中共對香港的一些舉棋不定、或者投鼠忌器的做法,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香港畢竟還是中國在國際、尤其是世界貿易體系中的一個活口。無論從物的出、還是資本的進,這裡邊中國的各大的寡頭、家族、紅色家族,他們在香港也都有各種的資產、資本的這些利益的控制和布局,因此誰的利益會受到傷害,誰的利益會受到保護?這就在黨內形成自己的內鬥。所以我不認為中共在這個問題上有一種放任的態度,而是在積極地做許多的事情,想控制這個局勢。但是另一方面,它內部的權力衝突迫使它做出一種非常強硬的、像北京八九屠城那樣的作法已經變成不可能。同時今天中國的經濟格局和世界格局緊密相聯。尤其面對貿易戰,因為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沒有把香港牽涉進來。也就是說,中國所有的關稅是只適合於大陸地區,並沒有適合於香港地區。因此對中國來說,正如我剛才所說,香港還是一個活口。如果中國政府做得過分的話、把香港這個活口搞死,對中國的總體的經濟利益會是一個非常大的負面影響。正因如此,中國在許多地方才會表現出小心翼翼。
 

法廣:2019年11月,《紐約時報》披露了中共大量內部文件曝光的消息,確認了新疆勞改營的存在以及少數民族遭鎮壓的內幕。您如何評判北京在新疆推行的政策?

夏明:我想強調兩點。如果我們把新疆和香港連在一起,我們可以看到:北京對新疆、香港、西藏這些對北京來說,畢竟是邊緣地帶,他們的控制要弱一些,而且這些地區也闡發出他們一種新的認同,在新疆當然是族裔認同、宗教認同;在香港,有地方主義、有香港的本土主義;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對北京的民族主義情緒、或者強烈地以漢族為主的愛國主義、愛黨主義對這兩個地方當然有較弱的吸引力。所以這些地方引發的反感就會非常強。我們可以看到中國未來的變化、包括一些突破口、包括中共的統治危機,有可能是從這些邊緣地區、從新疆、西藏或者香港、甚至從台灣海峽這邊產生。這是我們要關注的第一點。

第二個值得關注的是,我11月份在紐約城市大學研究生院召開了一場學術研討會,題為:在中國戰場捍衛民主。其中我們討論了新疆問題。新疆問題中有幾個重要的發現。尤其是“自由之家”的一位研究員Sarah Cook她有一個很重要的發現即:新疆的模式其實是從過去法輪功的鎮壓模式中提煉出了很多的經驗。尤其是教育轉化營。這與鎮壓法輪功十分相像。同時新疆的這些官員所提煉的模式,有的新疆的官員不斷地陞官,不斷地被調離到其它的城市或者省份去擔任政法委、公安、甚至省委書記職務,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新疆模式在全國得到推廣。無論是轉化營的模式、還是面部識別的高技術的監控,包括對新疆人直接的、當街的屠殺、格殺勿論的政策,其實在全國都有一種瀰漫的趨勢。所以新疆對中國的意義,就是習近平,他儘管清除了薄熙來、周永康,但是薄熙來這種毛式的、左傾的這種做法,其實由習近平全盤在接受、在實現。所以有人說,習近平奉行的是一個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主義。

另一方面,在周永康做政法王的時候,打造出的政法模式,尤其在新疆很明顯。因為周永康跟新疆是有關係的。他曾在塔里木油田做過總指揮。所以周永康對新疆關注很多。周永康在四川也做過省委書記。所以他也關注、處理過藏區事務。另外,周永康以央視的這些美女形成了一個可被叫做“共產共妻”的俱樂部。其中的成員中,張春賢作為過去湖南的省委書記被調到新疆做黨委書記。他在貫徹周永康的維穩模式時,是非常賣力的。張春賢在新疆的治理模式其實被陳全國繼續在繼承。所以我們也可以說,從新疆模式可以看到,習近平在執行一個沒有周永康的、是周永康建立的這麼一種維穩模式。因此新疆也反映出了習近平一方面,他對過去政權、尤其是對周永康這種非常暴力的政權的繼承,同時也反映出習近平作為一個如何治理新疆、西藏或者香港,甚至如何解決海峽兩岸的問題,最後實現他所說的、他所想要的“統一”,我覺得都可以說他缺乏想象力。正因如此,中國的矛盾越來越多,但是中共、尤其是習近平解危機決的辦法越來越少,他的想象力越來越貧乏,恐怕這是未來中國會出現的主要的矛盾和衝突的根源所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