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一個病毒, 習近平的新考驗

音頻 07:42
封城後的武漢機場門可羅雀。2020年1月23號
封城後的武漢機場門可羅雀。2020年1月23號 Leo RAMIREZ / AFP

中國傳統節日春節即將到來之際,歡樂氣氛被武漢肺炎的蔓延給蒙上一層可怕的陰影,湖北剁成甚至再現《鼠疫》封城恐慌,全球警戒程度也非比尋常。而對這場旋風式公共健康危機的處理也被認為是對中國政府,尤其是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新考驗。

廣告

武漢黃岡等市封城 現《鼠疫》2.0版

中國官媒最新報道的感染人數為634人,死亡人士依然是17人,與前一天相比沒有繼續上升。但是,有關武漢肺炎感染人數實際比官方報道多得多的消息在網上不斷發酵,甚至傳出武漢實際感染人數上萬,各大醫院發燒門診人滿為患,許多醫生被感染的無法得到證實的說法。

面對幾乎失控的疫情,武漢官方也在災難性的信息透明度受到譴責後,採取了極端的措施,宣布對1千1百萬居民下了“封城”禁令,自周四上午10時開始,全市城市公車、地鐵、渡輪及長途客運全面停駛,市民無特殊原因不得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等離漢管道暫時封閉,恢復時間另行通告。再現法國著名作家加繆名作《鼠疫》中描述的可怕情景。

這次武漢肺炎不僅再次暴露出中國人沒有汲取2003點非典疫情的教訓,繼續獵殺饕餮攜帶致命病毒,禁止販賣的野生動物的惡習,而同時也將中國有關部門在流行疾病的信息透明度和緊急應對措施上也依然毫無改進的制度弊病展示到世人面前。

據最新報道,武漢採取封城措施後,黃岡市,鄂州市和赤壁市都已經採取了同樣的措施,側面反映出此次冠狀病毒疫情之嚴重程度。

習近平最高指示姍姍來遲

有報道稱,這次武漢肺炎最初與12月8號爆發,而直到12月31日起,網上流傳一份武漢衛生機構頭日“關於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的緊急通知”文件,披露後,當局才最終出面證實,才開始向社會通報病例,並指正在查清是何種肺炎。

但時間上的延誤,信息不透明,都導致民眾和醫療機構的警戒和防範意識薄弱,看不見的病毒就這樣在短時間內悄悄地經歷了動物間傳染,傳染給人類,進而進化為人傳人,隨着離開武漢的人群傳播到全國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過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月19發出了相關最高指示,要求“維護社會大局穩定”。要求做好防疫工作,防止疫情擴散蔓延。外界分析認為,習近平的講話是對新冠狀病毒蔓延局勢嚴重的證實。指示下達之後,官方的疾病信息和統計數據才一一出台,武漢政府也隨即做出了“封城”禁令。然而,這一切都是在首例病例出現一個多月之後。

重創消費對經濟造成影響

法新社分析指出,中國共產黨政權剛剛被已經持續了7個月的香港反修例抗議浪潮,國際社會對新疆少數民族政策的批評和譴責,以及中國貿易戰搞得疲憊不堪,在年關之際,從武漢飛出來的這隻“黑天鵝”對習近平來說無疑是個新的考驗。

除了對人生命的威脅這樣的重大醫療挑戰外,中國經濟還能傷得起嗎?中國經濟支柱之一出口,已經受到特朗普對總過產品加征高稅的破壞,面對2018年的經濟增長率為三十年來最低點,北京及希望於國內的消費來刺激經濟發展,但新的病毒的出現很可能讓中國的經濟增長心臟受到重創,首當其衝的就是旅遊業。

但法新社也指出,2002-2003年導致全球774人死亡的薩斯風暴導致中國經濟增速短期放緩,影響面也有限。2003年藉助出口恢復帶來的宏利,經濟增速獲得10%的亮麗成績。但17年後的今天,中國已經從世界工廠華麗轉身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習近平領導的政權不僅向全世界展示其雄厚的實力,也顯示出面對難以揣測的特朗普政權而展示出負責人的經濟大國的野心。但正因如此,中國經濟目前局勢面臨著更大的挑戰,是否能與當年薩斯風暴一樣,能順利度過難關成為關注的焦點之一?

政府能繼續扮演“拯救者”?

法新社報道指出,雖然姍姍來遲,但在習近平的最高指示下達以後,中國的衛生和宣傳部門都立即動員了起來,採取措施,讓政府扮演起對內是“拯救者”,在國際上是一個負責人能夠控制局面的國家的角色。而如果在習近平具有決定意義的干預之後,病毒傳染可以在短期內得到控制的話,他的可信度也就會相應增加。

據中國外交部官網,習近平在22日分別應約與默克爾和馬克龍通電話,兩國領導人對武漢肺炎疫情表達了關切。

報道稱,默克爾對中方及時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保持公開透明,並積極開展國際合作予以讚賞。法德兩國均表示,願和中方加強衛生合作。

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全民甚至全世界都進入應對新冠狀病毒戰役之際,1月23號的官媒《人民日報》頭版突出的是中央領導看望老同志,以及習近平與法德領導人同電話的報道。氣氛一片祥和。與此對應的是,當天的《紐約時報》卻將武漢肺炎報道放到了頭版中心位置。孰重孰輕,一目瞭然。

有網友就此憤慨的說:讓我們記住這個恥辱的日子。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