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武漢肺炎

武漢封城首日 有人逃亡有人恐慌

武漢從23日當地時間10時起正式“封城”,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能離開武漢。
武漢從23日當地時間10時起正式“封城”,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能離開武漢。 AFP

為阻止病毒擴散,湖北首府武漢採取極端措施,周四起,停運全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恢復時間另行通知。人員只進不出,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能離開武漢,武漢採取的這一措施是罕見的,嚴厲的,難免引起恐慌。著名病毒專家封城前夕返港後自稱“逃兵”,並稱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他這次感到害怕了。

廣告

多少人逃出武漢

在經過四十天的支支吾吾之後,當局終於正面迎戰,於周三夜間宣布封城,這一極端措施幾乎是在毫無準備的狀況下實施的,在周三至周四正式封城之際,由於缺乏必要的解釋,不少人甚至認為是等死,下決心逃走。財新報道,“雖然是凌晨兩點發出通告,但到上午十點封城起始期還有八個小時窗口時間,部分市民和滯留武漢的外地遊客選擇連夜出城。”

一位名叫姚廣孝的網友手機發信說,官方消息大部分情況下,每日疫情彙總等消息都會在凌晨兩點之前發布,結果“沒想到昨天這則重大的封城消息竟然拖到了半夜兩點多”。他在封城前離開了武漢。但他說:“這次雖然在封城前一天離開,但也就只有一絲絲慶幸。家裡有不少親戚還在武漢,有的就住在漢口後湖等地,離疫情最初爆發的地方沒有都遠……”

問題可能遠遠在上游。微信傳出的需要查實的消息稱,根據民航大數據統計,在發現新型冠狀病毒的22天里,武漢飛往全國各地的人,往海南7.56萬多人,其中海口4.3萬,三亞2.7萬,博鰲0.56萬。往北京5.9萬,上海7萬,廣東8.6萬,其中廣州4.9萬,深圳3.7萬,成都4.7萬,重慶2.2萬人,這其中是否有帶病毒者?又有多少帶病毒者。

如何看逃離者

一位在武漢的台灣女性,在發現感染武漢肺炎後返回台灣引起爭議;一位武漢籍女子因全身發燒,吃藥緊急降溫後順利入境法國,結果在法國華人社會引起緊張,好在中國大使館後來找到了這位女士,勸其向法國衛生部門報告。在中國武漢及周邊數座城市宣布封城後,有不少人逃離了出來,有的人在網上告訴了自己逃離的情形,更多的則沉默不言。

有位署名思文的在推特表示,他和家人是通過嚴格檢測和沒有異常癥狀才落地外省,並主動和家人一起在郊區隔離兩周,防止意外出現。針對外人的批評,他表示:“我認為為了年邁的親人不被感染,逃離和隔離這是人性且負責任的公民做法。我不高尚也不猥瑣”。網民李鳴濤則表示:因為政府防疫失敗,所以,健康的武漢人有權利出逃;因為在當地不能得到恰當的救治,即便得病的人出逃,從人性的角度設身處地地想,也是可以理解 ;外地懼怕武漢人逃離,也是可以理解的,全部的錯都在政府”。

還有人認為,非自願的隔離可能導致更多人隱瞞疫情,從而導致疫情進一步擴散。

急需醫療資源

在中國外交部新聞會上,有外國記者提出前往武漢採訪的問題,發言人的回答顯得模稜兩可。財新記者則發出了“前線記者求援”:稱“堅守武漢的三位財新同事目前防護服、醫用酒精、消費水嚴重不足(快遞幾乎處於停頓狀態) ,有認識在武漢市擁有相關物資、可以捐獻部分(九套防護服)的組織或個人請及時聯繫,萬分感謝。”另外,紅星三名記者沒有防護服,只有口罩,中國青年報三名在武漢記者,亦無防護服。身在武漢的記者都找不到防護用品,可想一般市民日子更不好過。

武漢封城之後的狀況如何呢?財新稱,武漢感染人達6000人。根據武漢的常務副主編高昱提供的信息評估:封城將至少半個月到4-8星期;發現諸多疑點,走到這一步,地方官員,中央專家組,都有相當責任。當局重蹈2003年非典疫情覆轍;感染人數最高可至一萬人,剩下的人也處於危險中;他分析危機原因:缺乏透明度、公民不能監督、維穩思維、長官意志和黑箱操作等。

Youtube上流傳着據指是武漢協和醫院護士長的語音,她表示醫院已經無法接收、硬收了也無藥可治,只能靠個人免疫力硬抗。

拒收者增多擴散風險加大

從微信、微博及網絡視頻可以看到,有許多發燒的人去醫院求診時被拒之門外。一位名叫赫蓮娜的女士在微博說,“家父元月8日開始高熱、用藥無效,武漢協和發熱門診治療無效,10日我們要求住院治療被告之無床回家等待,後續轉至武漢新華醫院,檢查告之打針觀察3天,病情無改善更嚴重,每天拖着沉重的70歲身體去醫院打針吸氧,直至昨晚上已經12天了還是發熱着,已經出現呼吸苦難卻無醫院可以收治,也無病毒排查,無隔離,任其發展,生命危急和可能的擴散無時不在,懇請有關部門關注和給予妥善解決。”還有一位武漢市民近日發帖說,武漢現在發熱門診醫生嚴重不足,初診極其困難,以他去的光谷同濟醫院為例,只有一個發熱門診,僅一名醫生看診。他去該醫院,第一天排了六個小時隊,沒排上,晚上九點只好回去了,第二天早去,排到下午一點。“我想說的是,中間我看到幾十個病人,他們排不到,然後回去了,這才是重點……”

這有可能是因為當地醫院容納不了或者其他原因。這些問題應該由政府出面解決,有分析指出,政府如不及時解決,這些患者就會加劇家庭、社區病毒的擴散。武漢本地醫院不收治患者,勢必鼓勵更多患者自行尋求外地治療。如此,則會造成更嚴重的病毒擴散。

另外,從網上傳出的武漢大學人民醫院以及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發出的接受社會捐贈公告顯示,合乎國家衛生標準的N95口罩,外科口罩,一次性醫用口罩,醫用帽、防護服、防衝擊眼罩,防護面罩、手術衣等資源,都懇請社會伸出援手。

醫護人員情緒不穩

醫護人員處在搶救第一線,危險也最高,推特上網民曾錚轉發了她的朋友的老同學,現在是武漢協和醫院一名護士的信,信中說:“我們科室已經有人感染了,他們回家隔離了,我被抽籤去那裡支援,哎,簡直是拿命上班,現在醫院不讓我們辭職,不讓外出武漢,把我們軟禁了,很多醫務人員感染,不給確診,全部只能疑似,因為一旦確診,就是免費治療,要上報國家。”之前,官方公布了14名醫護人員感染武漢肺炎的消息,第一次證實了武漢肺炎可以人傳人的事實。

專家恐慌

香港著名病毒學專家曾軼,17年前廣東薩斯爆發期間,率領團隊率先分離鑒定出薩斯冠狀病毒並證明果子狸等市場野生動物是薩斯的直接來源。22日從武漢返港後自稱:“連我都選擇做了逃兵”,他表示,身經百戰,這次感到極其無力。他表示,1月21日-22日,他和團隊來到武漢,希望可以幫助找到動物源和對防疫工作的合作,但“有心無力,很悲憤。”財新記者問他如何看待武漢封城一事,他表示,時間點已經錯過黃金防控期,對效果不表樂觀。他覺着當地政府不作為,連個隔離指引也沒有。他認為武漢肺炎根本無法與SARS相比較,SARS傳播鏈清晰,但武漢肺炎已經擴散出去。他表示,“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