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武漢肺炎

管軼:武漢肺炎病者至少是沙士的10倍 武漢醫生料感染人數逾6000人

中國武漢一個關閉的海鮮市場 2020年1月10日
中國武漢一個關閉的海鮮市場 2020年1月10日 REUTERS/Stringer/File Photo CHINA OUT

武漢封城前夕離城的病毒學專家管軼回港後表示,封城的黃金時間已過,實際效果存疑,因為不少人已離城回鄉過年,保守估計,武漢肺炎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是會是沙士(SARS中國內地稱非典型肺炎)的10倍起跳」。

廣告

另外,多名武漢重要醫院的醫生向中國內地傳媒表示,根據省政府要求醫院安排的病床數量推斷,估計今次疫情的感染人數可能超過6000人。其次,亦有化名「許平」的前線醫生認為,肺炎大爆發期將隨着春節後「返程高峰期」的27日(年初三)於一線城市出現,並持續至今年5月。

曾於2003年沙士肆虐時率先分離鑒定出沙士冠狀病毒的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暨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接受財新網訪問時說,武漢這次疫情根本沒法跟沙士相比,因為當年SARS的傳播途徑清晰,而六至七成的感染者都是來自個別超級傳播者,傳播鏈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幾個人的接觸者便可以。但這次的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流行病學調查亦難以展開,他預料,除了控製成本會以幾何級數上升之外,感染規模亦會大很多,「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會是SARS的10倍起跳。」他為此感到害怕,因為情況可能難以控制。

他又批評當地政府在黃金防控期過後才封城,以致效果成疑。他解釋,春運大潮快要結束,城內人員已洶湧出城,黃金防控期已過,這些沒有防疫意識和指引的離城人士「可能都是移動的病毒」,而“武漢通九省”,故此「爆發是肯定的……加之錯過黃金防控期、以及春運大潮,有些人不作為」,這次感染規模會比沙士大。

上層只顧形象工程 散播疫情不嚴重信息

管軼在21至22日在武漢,認為當地的防護措施和意識不足。他指出,儘管北京政府已經發話兩天,但當地衛生防護根本沒有升級,市民如常上街購置年貨,街市擁擠,「完全對疫情無感啊」!而機場負責安檢的職員接觸旅客人數眾多,但拿盒的女孩只戴了一次性口罩,他認為不足,查問下才知道,口罩是女孩自己準備的,實質上,「上面擔心影響形象不讓戴」。

不許戴口罩的「面子工程」在國家衛健委22日的記者會上亦有上演,當天有戴上口罩的記者被職員要求除下口罩。另外,香港主要官員即使有咳嗽,舉行疫情記者會時也不戴口罩,還說沒有病徵的人毋須戴口罩。不少市民致電電台叩應節目時均不滿官員散播疫情不嚴重的信息,「董生(前特首董建華)沙士時都不時叫人洗手、洗手啦」,是把政治考慮凌駕市民安全之上,只顧政治正確,跟着北京的中央政府走。

武漢對疫情數據分享亦不熱衷,管軼與自己的團隊抵達當地協助找尋病毒的動物源頭和建立防疫工作合作,但願意與他合作的科研機構不多,「我吃了不少閉門羹」,而更關鍵的是,當局把爆出新型肺炎的華南海鮮市場封掉並洗地,難以追溯動物源,因為不能找到一個帶有病毒的動物便把它歸咎是元兇,需要規模和體系等科學分析。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