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武漢封城,面臨人道災難

音頻 13:45
武漢肺炎疫情中的中國乘務人員資料圖片
武漢肺炎疫情中的中國乘務人員資料圖片 法新社圖片

本月二十三號,武漢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失控,宣布封城,自即日起,強行出城者以刑事罪論處,最高可判七年監禁,公交停運,實際軍官,防化部隊進駐,城內醫療物資短缺,物價暴漲,醫院爆滿,病人投醫無門,在生死線上煎熬,一場人道災難正降臨人口千萬級的城市,但這場被全世界媒體聚焦的國難在封城當天卻沒有上官媒的頭條,當天黨媒頭條仍然是國家領導人在北京參加團拜會,歡聲笑語辭舊迎新,習近平在團拜會上有關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講話,隻字未提武漢!彷彿習主席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並不包括上千萬被病毒圍困的蒼生!面對災難,從地方政府的瞞報不作為到中央的粉飾太平,中國每天都在詮釋習近平的中國治理理念。

廣告

正如微友“征雁寂空”發帖所說:“聊着聊着就沒了,走着走着就散了……在湖北全省多城市封城,全球歷史上罕見的疫情蔓延生死嚴峻又混亂形勢下,湖北省和中央如期舉辦了盛大團拜年會,星辰大海,歌舞昇平,與民同樂。把喪事當喜事辦,七十年來未曾改變。”

媒體人安替發帖說:“這次疫情有些地方官員的表現,已經不像是人類任命的官員,卻很像是病毒任命的官員,約談透露疫情的醫生,關押提醒公眾有疫情的網民,頂風辦萬人宴,處處以本區病毒傳播效果最大化為最高使命。”

如果不是習近平本周對疫情作出了姍姍來遲的批示,恐怕武漢當局披露的“感染病例數字”永遠會停留在兩位數,但事隔兩天,這一官方數字飆升到886例,死亡26例。然而,早已陷入塔希陀陷阱的政府,無論公布什麼數據,民眾已不再相信。鑒於當局不解決問題而先解決提問題的人的一貫作風,民眾更情願在網絡上搜索五花八門的來自疫區的信息,然後根據自己的認知和經驗作出判斷。他們想要的是真相,他們深知,真相從來不會從官方那裡獲得,因為掩蓋真相,維穩政權才是他們的執政理念。

今天,網上流傳着這樣一幅帖文:今天封城,就是二十天前封口的代價!

來自國家疾控中心的一個轉帖這樣寫道:“本來他們是拿到一手好牌的,我的同事們幾個通宵的努力,在不到一周的時間裡:分離了病毒,測完了序列,證實了病原。在不到兩周的時間裡研發了檢測試劑,發放到全國省級疾控中心,並複核了幾十到上百份武漢來的標本,獲得了國際同行和世界衛生組織的一致讚賞和高度肯定,為防控疫情贏得了最寶貴的時間。然並卵,如此好牌還是被打得稀爛,因為有政治第一的明確指示,有保密協議的嚴格要求,不可說不可說,要維穩。於是檢測報告進了保險櫃,只看到武漢方面連續一周發布的無新增病例,密接人群無人感染,無醫務人員感染的消息。都以為是武漢措施得力,把疫情扼殺在搖籃里了,誰知道背後的真相是醫務人員多人感染,人傳人確鑿無疑。最後恐怕是實在壓不住了,只好把鍾老這位大神請出來,揭破部分事實,安定人心,可還是尤抱琵琶半遮面,不肯承認有瞞報 遲報漏報,不承認“超級傳播者”,不承認英國的“疾病模型”是對的,不承認武漢醫院床位不夠,於是,在政治第一、維穩第一的正確指導下,在中國喜慶的節日氣氛里,武漢人民喜迎封城。”

但封城解決問題了嗎?沒有,而是問題的開始,真實情況比想象得更糟糕,據來自武漢協和醫院護士長處的信息披露:武漢醫院全部爆滿,不接受新的病例。內科醫生全部中招,骨科醫生當內科醫生用。目前無藥可醫,只能靠自身免疫力;人挺不過來,就會肺衰竭死亡。全國來看情況遠遠糟於報道;北京發熱門診爆滿。上海估計在一星期內失控。武漢每天拒診上千;當局強行壓制隱瞞消息。值得注意的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武漢全面爆發後,曾有250萬務工和大學生返鄉。

目前的情況總結如下,
1. 武漢及周邊八個城市封城,疫情在城內社區爆發,新發病患無法收治,自生自滅
2. 有發熱病患向周邊城市擴散,尋求救治;這些城市將會被引爆
3. 之前離開的250萬人會引起下一輪的爆發。現在每一個人都處在危險中,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
需要提醒的是,病毒潛伏期14天,期間不發熱也會傳染。

這些信息印證了早前香港大學病毒學專家管軼的判斷,他在接受財新網採訪時曾表示,“武漢肺炎感染規模至少是2003年SARS的“10倍起跳”;目前“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了”,“疫情在武漢已經無法控制”。來自武漢微友們的發帖也佐證了管教授的斷言。

一位網名叫“月兒”的微友發帖說:我親戚今天去醫院照了片子,雙肺感染,之前已經好幾天吃不下東西;現在醫院說這是疑似病例,要自行前往下級醫院確診!醫院沒有隔離,也沒有任何措施,他們不收直接來的病人,必須下級醫院治不好才往他們那裡轉。我親戚他們現在輾轉在大馬路上,因為封城,沒有地鐵沒有公交,都不知道怎麼去下級醫院。現在我們家聯絡不上他們,這就是現狀,不難想象,我們身邊和大馬路上有多少這樣的病人在徘徊,沒有醫院收治,只好在家等死。”

一位武漢微友shika今天發帖說: 說個最難過的事吧,我和妹妹妹夫三徊人只 有18個口罩,封城太突然,基本買不到口罩,食物也不充足,我們又在比較嚴重的江岸區,小區亮燈的住戶很少了,能走的都走了,我們怕影瞥父母決定留在武漢。白天窗外都是救護車的聲音,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足不出戶。每天都在數着食物的敷量,不敢多吃。晚上我們一起看電視,電視上都是全國人民歡慶過年的新聞,沒有提一句武漢疫區人的情況,是啊,明天就過年了,我們終於沒忍住 哭了。”

一位來自醫療系統的微友發帖說:醫生這個群體,向來是最乖的。讓犧牲就犧牲,讓閉嘴就閉嘴 。 正常情況下,物資不足,醫院會首先找主管部門和兄弟單位想辦法。 這次武漢各醫院甩開上級部門,公開向社會求援,並明確聲明現有防護物資無法保證一線醫務人員安全。而且是幾個醫院步調一致的行動,這是毫不顧忌的在公眾面前狂抽武漢政府的臉。 這種做法,幾乎就是兵諫和逼宮,即使在非典時期都沒有過。 這說明武漢醫療界是真的已經傷心透頂,失望透頂,徹底絕望了,忍無可忍 了。”

有網友發帖說:“到現在為止,所有在微博上求助的都是能熟練使用社交媒體,受過教育的年輕人。我不敢想象那些被關閉在城市裡最弱勢的群體一城市貧民、殘疾人、慢性病患者、孤寡老人,如何在這個被切斷了交通和經濟活動的城市裡生存。 一個沒有存款的低保戶,如何能夠在物價上漲、物資匿乏的城市敖過沒有收入的兩周,甚至更長時間?我更不敢想象他們被感染了要怎麼辦。在公共交通已被切斷的武漢,如果沒有智能手機、不能熟練用社交媒體搜索信息,他們甚至找不到去發熱門診的路。他們的受難和死亡會悄無聲息。只能企盼疫情結束後,挨家挨戶探訪的居委會能料理他們的後事, 給他們一個體面的葬禮。”

網友“兩宋遺風”發帖說:“中部戰區已經介入,如果城內生活和醫療資源不能保證充足,封城就是屠城。”
微友趙楚發帖說:“從武漢的疫情發生到擴散,有關當局的種種作為可謂喪心病狂,麻木不仁達到極點。其中可以看到過去十多年來殘酷控制社會和輿論的惡果:當地稍有不合官方口徑的個人言論,迅速被專政,記者採訪被強力阻擋,沒有應有的輿論關注,沒有專業人士的警告建議,更沒有對“疫情初起”有關舉措的批評與檢討。總之,多年來變本加厲的鉗制,無可避免的社會後果出現了:官員肆無忌憚,一切任性,任何危機,自然而然地如火如茶,小事燮大事,大事燮災難。國族之痛,何過於此!”

一名已確診感染病毒的武漢市民發帖說: “在這次危機過去以後,我可能已經離開這片被詛咒的土地了,但還是希望你們能明白人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是不是需要一個真正以保護每一個公民根本利益的政府!這個根本利益不止包括財產,更包括生命!假如我有幸能活下來,我不會再關注什麼狗屁民族偉大復興!我也不會再關注什麼狗屁幾帶幾路!我更不會關注什麼國土大幾寸小幾寸的台灣獨不獨統不統!我只想在危機來臨時能有飯吃,有衣穿,有人照顧和治療我的家人!從今天開始那套宏大敘事的狗屁玩意都給我滾遠點!我首先得是個人,活人!對不起,一個在危機時刻讓我自生自滅的政府和國家,我愛不起!”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