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共產黨是造成這場病毒災難的主要責任者

音頻 05:17
法國報紙摘要
法國報紙摘要 RFI

周二2月4日面世的法國日報持續關注新冠肺炎疫情,十字架報還在今天推出《壓力下的中國》專題,指出新冠肺炎病毒不斷擴散,無論在國內還是海外,批評中國政府的聲浪都日益高漲!

廣告

該報Dorian Malovic署名文章指出,冠狀病毒挑戰習近平!這場流行病造成的沉重代價揭示了以全能的中國總統為中心的體制的缺陷。中國的保密文化和對透露真相的恐懼推遲了衛生措施的實施。人民在社交媒體表示憤怒,而政權官員則擔心其在國際上的形象受到影響。

儘管健康挑戰仍未解決。但是,中國當局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政治。隨着新型冠狀病毒的流行遍及中國和全球24個國家,造成的受害者(至少360人)。因此除防疫工作外,政治挑戰對於中共和習近平的信譽至關重要,而中共和習近平已經令人驚訝地隱藏了好幾天。

共產黨是造成這場病毒災難的主要責任者

害怕受到懲罰會促使人們隱藏事實!此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公開揭示疫情的嚴重性後,才使中國機器展開重大努力。中國最高權力機構的目的主要是向該國宣揚公眾輿論,即國家之父正在處理事情。這種干預還表明,今次流行病的情況極為嚴重。

武漢市及其附近地區(6000萬居民)已經隔離了十多天,2月3日星期一,第一個能夠容納1,000名患者的現場醫院在緊急情況下開業。當城市中的所有醫院不堪重負時,軍事方面的幫助,應會在一周內開始第一步。換言之日後“當中國領導人宣布戰勝該病毒時,人們將感謝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人習近平。”

然而,加利福尼亞的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的漢學家裴敏欣分析說,事實恰恰相反:共產黨是造成這場病毒災難的主要責任者。

二十年來,中國的流行病成倍增長的情況下,官方宣傳堅持認為科學而不是民主將拯救國家。但是許多人對中國二十多年來的流行病備感疑惑:1990年代的河南艾滋病,2003年的SARS,2006年的禽流感H5N1或最近幾個月的非洲豬瘟。

就此,在四川省有良好聯繫的中國記者連虎(化名)說:“每天我看到這些災難殺死了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我哭泣!” 他接著說:“中國的整個政治制度從上到下都是腐爛的,這是一個M政權,它只接受習近平的思想。

文章續稱,對於漢學家裴敏欣來說,毫無疑問地“冠狀病毒是中國獨裁統治的一種疾病”。也就是說,有機地基於其人口的保密性,不透明性,審查制度和社會控制的一黨製造成了所有這些災難。

另一位中國博主在其網站上勇敢地寫道,政府從未照顧過我們。他再次想知道:“我們長期的政治冷漠還要讓我們繼續承受什麼?”;“中國的形象在國外繼續惡化,如果在國內,宣傳機器要設法管理習近平的形象並保證共產黨的合法性,那麼在國際層面,挑戰就變得更加複雜。冠狀病毒似乎是中國系統缺陷的新證據。”

文章再提到,之前在為期八個月與美國的霸權戰爭中,中國受到了各方的攻擊。幾無異議,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是習近平皇帝。人們越來越有理由將他與毛澤東作比較。從1949年到1976年間,毛澤東的政策已造成至少6000萬中國人死​​亡。上周,美國國務卿龐培奧指出,他認為“當今世界最大的危險是中國共產黨”,並補充說“習近平主席領導的中國共產黨的目標與‘西方’價值觀不一致。”

面對冠狀病毒,限制中國公民入境的美國,剛剛被中國指責為“製造和散布恐慌”。這篇文章稱,這又是一種針對外國敵人並使中國人的注意力從國家責任轉移的方法。但對於記者連虎來說,“習近平將不會擔心,反之我們將不得不等待新一代的領導人,來看到局勢朝着中國人民正確的方向發展。”

冠狀病毒衝擊全球化力道

十字架報的社評同時說,長期以來,我們一直想知道什麼會讓通常被稱為“全球化”的遠距經濟交流的力道減緩下來? 迄今為止,在貪婪、自由貿易的意識形態和技術革命(IT和集裝箱運輸)的推動下,似乎沒有什麼能夠遏制這一歷史性運動。 當然,在過去的十年中,從美國總統開始,貿易保護主義又得到了強而有力的支持。 但這還沒有太大的不同。

這篇社評續稱,因此,現在當我們審視新冠病毒的流行所引發的衝擊與相關反省的速度,有多麼令人震驚。許多國家提議從中國遣返其公民。目前,沒有任何外國人像2003年SARS流行期間的法國時任總理讓-皮埃爾·拉法林那樣堅持聲援中國人。香港周一宣布幾乎關閉了與中國大陸的所有陸路過境點...

但也不難想象出,我們很快就會觀察到反向運動。當流行病消退時,商業活動將或多或少恢復。但是人們的思想已然發生了變化。這種流行病使我們更加意識到國際工業生產體系對中國的依賴,而同時中國則擁有世界工廠的地位。冠狀病毒只是全球化經濟齒輪中的一顆沙粒,但它卻顯示出其脆弱性。在押注中國一切之前,未來投資者可能會考慮得更多。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