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民主國家合力終結中國的人質外交

音頻 04:38
中共四中全會10月31日通過被視為“中國之治”的『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乾重大問題的決定』
中共四中全會10月31日通過被視為“中國之治”的『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乾重大問題的決定』 網絡照片

2020年1月20日,孟晚舟引渡案在加拿大卑斯省高院開庭,此前一個月加拿大國會成立了加中關係特別委員會,任務之一是促成中國釋放兩名被拘押超過一年的加拿大人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丹麥國際問題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盧克·帕蒂(Luke Patey)認為“加拿大不能單獨對中國施加太大壓力,但集全球民主國家之力可以終結中國的人質外交”。

廣告

盧克·帕蒂一月初在加拿大《環球郵報》撰文指“今年加拿大國會新的委員會將嚴格審查與中國的關係,並就確保釋放兩名加拿大人提出方案。但更重要的是,必須認識到僅憑加拿大的力量是有限的。現在渥太華應該注重‘群體實力’(strength in numbers),聯合同樣面臨中國人質外交和貿易限制的歐亞夥伴,建立國際聯盟來對抗北京的干預”。

文章說“在兩名加拿大人被拘押周年之際,加拿大和國際媒體一遍又一遍地告訴北京,監禁加拿大人只會加深西方和亞洲對中國崛起的焦慮,並會使美國要求其他國家對北京採取更強硬政策的要求更顯合理。儘管我們希望北京領導人從善,但實際情況是北京希望世界看見它對加拿大的強硬報復並感到害怕。釋放他們或放寬對加拿大的出口限制,會被北京視為在與美國進行的新的戰略競爭中退縮,是對中國國家利益的背叛。繼續把他們關押在中國監獄,為的是警告其他國家踩中國紅線的後果”。

盧克·帕蒂相信“加拿大政府在過去一年堅守法治,但卻忽略了對咄咄逼人的中國採取更強立場的呼籲。儘管加拿大前駐華大使和其他專家建議對中國採取反制措施,例如對中國產品設置合法的貿易限制,並考慮從北京領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撤資。在遭自由黨少數政府反對的情況下,加拿大國會在12月通過了保守黨議案,成立加拿大與中國關係特別委員會,國會開始掌握主動。但即使國會新委員會能促成採取更有力的應對措施,加拿大也不能單獨對中國施加太大壓力。而特朗普領導的美國也不是個可靠的盟友。因此,加拿大外交部長商鵬飛應重新展開努力,爭取國際支持,以終結中國的人質外交”。

盧克·帕蒂文中提到的受害者除加拿大的康明凱和斯帕弗外,還有澳大利亞的楊恆均和瑞典的桂民海。他強調“加拿大過去從其歐亞夥伴那裡得到了口頭支持,現在必須看到行動。北京可能拒絕加拿大從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撤資,或無視加拿大根據《馬格尼茨基法案》對中國人權侵犯者的懲罰,但如果其他國家同步行動,份量將大到無法被忽視,況且中國並非只對加拿大感到憤怒”。

盧克·帕蒂列舉的“中國憤怒”包括“去年十一月中國駐瑞典大使揚言要禁止瑞典文化部長訪華,原因是瑞典頒獎給出版商桂民海。儘管瑞典尚未像加拿大那樣面臨貿易限制,但中國威脅要取消商務代表團和限制中國公民前往斯堪的納維亞國家旅遊。最近兩名澳大利亞國會議員被禁止進入中國,北京宣稱他們必須‘真誠悔改’對中國人權記錄的批評。澳大利亞作家楊恆軍在中國被判入獄,並面臨間諜罪起訴。在兩國關係持續緊張的背景下,中國禁止進口澳大利亞煤炭”。

盧克·帕蒂沒有來得及提及的是在他的文章發表後,中國爆發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1月28日丹麥《日德蘭郵報》刊登漫畫,把中國國旗上的五星換成了五枚冠狀病毒圖案,再次引發北京憤怒,中國大使館當天就指責丹麥人的舉動“侮辱中國”、“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盧克·帕蒂在文中預言“為了建立反對中國人質外交的聯盟,我們必須認識到世界民主國家絕非無助。比通常理解的更甚,中國更容易受外界壓力影響,中國領導人經常在戰略和經濟利益上優先考慮外國政府的政治要求”。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